五阿哥能当导演吗

我为什么要去看《嫌疑人X的献身》,和苏有朋为什么会去当导演,同样是一个谜。

近年来随着国内电影市场的蓬勃发展,拍电影的门槛越来越低了。导演这个专业,像心理学和市场营销一样,同样是技术活,但普遍不如医生律师技术员一样受到大家的尊重。以前有个挤兑导演的笑话:“摄像、灯光、剪辑什么的咱就不说了,制片人会找钱,演员没有演技还会个不要脸呢,你们导演会什么?” 很形象地说明了大家对这个职业的误会。

连我们老百姓的认为什么人都能当导演,在这个圈子里耳濡目染的就更觉着自己神州行了。什么苏有朋郭敬明,我觉得大幂幂当导演的那天也不远了,胡歌要稍微快一点了,不要被她抢在了前面。

万幸我没看过苏导的《左耳》。《嫌疑人X的献身》老实讲还真不算一个太烂的电影,如果你就当它是一个普通破案片。有强大的故事撑着,苏导还特别小心翼翼地尊重了原著(尊重到了连人名都取了日本名的谐音,以至于我们觉得觉得神探伽利略别是个唐山人吧)。所以这个电影……它看上去简直就像是一个电影。这对近年来乱七八糟的国内片来说已经是个很不错的评价了。

但是同样让我不明白的,东野圭吾都签字了,连很多对白都只是做了本土化的一个改编电影,为什么就能做到灵魂尽失呢?

作为东野圭吾的巅峰之作,《嫌疑人X的献身》有诡异独特的故事、无懈可击的推理和炉火纯青的写作技巧。震撼读者的,不光是匪夷所思的故事架构,还有主人公那种岛国A型血的极端性格,以及数学的极致美感。在苏版《嫌疑人X的献身》中,后两者尽数消失了。然而没有了性格的骨髓,故事本身也就没有那种不三个动声色的惨烈了。

失败的原因我认为有三个,咱们从不重要的往重要的说吧:

第一:选角和演技

演的不像,有时候不完全是演员的错。有可能剧本对角色的塑造有问题,跟有可能演员形象完全不适合这个角色。“整容式的演技”并不是没有,但是太难了,而且对一个电影来说,为什么要冒这样的风险呢?

具体到这个电影来说,完全赖王凯。

怎么看王凯,也难以想象他是一个智商很高的人,与原著里描述的淡定优雅、略有点刻薄的汤川学完全不是一个人。不知道导演是怎么给说的戏,他从头到尾都在专注挺着小身板嘚瑟。在洗手间捋头发的时候,简直GAY出天际。有个重要情节是张鲁一说:你还是那么年轻啊。我要是张鲁一,我可能会说:你丫是不是GAY啊……

张鲁一扮演的石泓,和原著中的石神哲哉从形象和性格都相去甚远。这其实是比王凯更大的问题。原著中的石神,粗壮苍老,大概像个工人阶级。虽然实际上是个一心扑在数学上,有一定性格缺陷的人,但表面上看起来应该很像个正常人吧。说话、做事冷静而有条理,爱慕邻居是因为她好看,而且虽然还不敢去追求,但也会有正常恋爱男人的强烈嫉妒心。张鲁一诠释的角色一看就有严重的人格障碍,被生活给了无数大嘴巴的文艺青年(事实上也是,都急得要上吊了,所以他的献身实际上是报恩)。这个角色没有说服力,100%赖苏有朋。

第二:导演的理解力和价值观

可能苏有朋就是这么理解石神这个角色的,就是这么理解《嫌疑人X》这本书的。他想描绘美好的女性照亮孤独人的生命,这种恩情无以为报,唯有献身。而原著中,汤川学是石神真正的知己,反复说:他会选择最有效的方法,就像他在寻找最优雅的解题方法一样。无论这个方法需要做什么,他都不在乎。石神除了像人一样恋爱了,他身上几乎没有人性的东西,人类的规则感,只有严谨的逻辑。所以他的选择才会那么匪夷所思,近乎冷血而又在情理之中。原著里的女主也不是温柔的苦情妈妈,她对着有可能性的男人会情不自禁地打开自己,找回做女人的感觉;对邻居男人无私的帮助会有负累的感觉,又想得到他的照顾,又不想还他这个情。故事的惨烈,就来自于人性的残酷。而我们的乖乖虎呢,要么是没有看懂,要么是无法接受,他让主人公们说着完全一样的对白,却导出了完全不同的价值观。

第三:日本文化的独特性

无论是东野圭吾,还是村上春树,还有伊坂幸太郎。他们小说里最让人动容的是每个小人物的性格。不管年龄大小,长相如何,也许过着算的上无聊的生活,普通得一塌糊涂,但都有一点儿与众不同,好也罢坏也罢都坚持着,就像跟这个冷漠混沌的世界赌气似的,借此才能保留一点做人的尊严。而这些人设都是通过琐碎的生活细节来描述的。不用说这些东西在苏导这里也不存在了。

我并不觉得拍日本作家的作品就一定要有日本文化的原汁原味。但你抽掉了人家的脊髓,你至少得换上自己的,不能光剩下包子皮儿啊。对于一个导演,能不能有自己的风格、传世的作品,最终也要看他有没有理解和渗透文化的能力。显然我们不应该拿这个去要求苏有朋。

总的来说,《嫌疑人X的献身》是一部完全没有价值的电影,没法给观众带来任何的快感。它存在的最大意义就是,借助一个好故事,投机取巧地证明了苏有朋可以做一个合格的导演。让他继续拍下去吧,只是请他不要再拍东野圭吾系列了。

莎士比亚是这么说我的:最大的无聊,就是为了无聊费尽辛劳。

 

你存在,在我的硬盘里

有一天,我思想活跃与时俱进双商在线的婆婆有一天问我:“你说现在的明星怎么一个一个都那么红啊?我们年轻那会儿也迷电影明星啊,可也没这么疯狂啊。现在的小孩儿都是怎么了?”

婆婆一发问,我不由得就严肃思考了一下。首先的首先,我们得澄清,现在的追星群体可真不只是小朋友,年龄跨度可大了。最小的迷妹是从小学培养的,而中老年妇女组团全国现场应援费玉清的也是浩浩一股大军。

环顾我的四周,已婚未婚的大姐们岁数也都不算小了,一个钱包里十几年如一日把高司令的生活小照供奉在钱包的男朋友专属位;一个奔驰车后座上放着粉色的杨洋抱枕;有个博爱型,从欧美圈到本地小鲜肉一个都不撒手,老公十几个,江湖人称“迷万人”。这些都是小意思,论追星,我只服清流资本王梦秋。这位骨灰级粉丝,可不是当初玉米大款买买货捧李宇春那么小儿科,她除了利用自己和老公的资源为偶像鹿晗拉拢合作品牌,还在今年与新希望集团一起,和鹿晗成立了清晗基金,正所谓“真正的鹿晗粉,上不了你家户口本也可以上你营业执照和股东名册”。

事态远远比我婆婆想象的更严重。那么我们回到婆婆的问题:事情又是如何发展到这一步的呢?

首先,当然是大家生活变好了,吃饱穿暖,攒下的钱虽然也不够买房子,但总有余钱余力去干这追星的事了。要知道,接机探班买周边都是要钱的。我一朋友听了清晗基金成立的消息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蹦起来,在外企工作了十余年已经进入瓶颈期的她说:本来我以为我这就该开始混吃等死了呢。现在可找到动力了,我就为了让陈信宏每礼拜跟我开会我也得好好为事业拼搏啊!

其次是工作生活的压力太大了吧,每个人都需要发泄自己放飞自我。再没有什么比对着一个遥远的明星可劲儿意淫更安全的发泄方式了,只要你别让自己失控的杨丽娟那个地步。可几十年才出一个杨丽娟呢?一样是变态,每天去机场堵明星的“虹桥一姐”都名声大噪流量变现了,这也不失为一种收获吧。

然后,也是最最最重要的是,移动互联时代,娱乐产品的到达大众的触点大大的增多了。我们婆婆那辈儿不用说了,最疯狂的粉丝看了电视,也不过是给偶像写一封石沉大海的信。收齐了他所有照片都凑不够一副扑克牌,现在的明星无处不在。电视、综艺、广告、公益……前年胡歌最红的时候,据说一口气接了两个亿的广告。他为产品代言,广告商也在花大价钱在替他砸流量,你不被这个品牌reach到,就被那个品牌reach到。你不去苏宁买索尼照相机不去野兽派花店买花你还不吃个必胜客么?生生是逼得我连琅琊榜都没看过就认识了胡歌。

便利的时代可不仅仅是增加了明星作为一个产品触达受众的频次,更重要的是让互动成为了可能。以前的明星只能看,现在的可以摸;以前的明星挂在画儿上,现在的明星演两出戏能变成200多个视频500多个gif。你去网上看看就会发出跟我婆婆一样的感叹,不止是爱到要死要活,而且是个人就能爱到要死要活。活在硬盘里的明星可真不光苍井空和小泽玛利亚。

粉丝们为了表达纯情的深情的疯狂的变态的爱,可以为心爱的明星画像、PS、剪CUT、做MV、写文……承载这些内容的有多种平台,在美国,最著名的tumblr.com, 人称汤不热;在中国,叫https://www.bilibili.com/ (B站)。你以为自己是端庄贤淑不动声色的正经人,泡过这两个网站你才知道世界有多大,群众们力量大。李碧华说,导演可以通过镜头爱抚或掌掴演员。饭制海报和MV全都带着深深的爱以及……滤镜。只看一部电影,你至多对这个演员有点兴趣。然而看过十个不同角度的饭制MV,你会发现连导演都发现不了的魅力。B站尤为可怕,你本来只是图方便去看个cut,结果看到数百人同时在线痛哭流涕地惊叹:啊!好美!嫁我!XXX盛世美颜……听的多了你就不由得相信,这么多人舔屏一定是有道理的,原来这家伙真的很帅呢我以前怎么没发现!这可比经纪公司的主动宣传管用多了,这不就是Earned media (赢得媒体) > Paid Media 和Owned media 活生生的实例吗。

现阶段的UGC我相信绝大多数还都是自发的,经纪公司的智商暂时还只到勾结百度贴吧吧主的水平,怎么用付费媒体放大赢得媒体效应,是他们下一步要考虑的。总不能光指着粉丝财大气粗打广告给鹿晗庆生吧。

然而经纪公司也并不是吃干饭的,作为“产品经理”,他们至少学会了组CP和玩人设。人设这个东西赋予了明星人格魅力和热腾腾的烟火气儿,成了明星硬实力的最好补充。有的明星有性格有演技,那么人设就跟着角色走,相辅相成。如果明星没有实力,那么至少让大家觉得——他还挺努力的是个好人吧!即便是没实力、不好看、整过容、还没文化….然而只要有真性情,黑着黑着也就萌了起来。大幂幂不就是靠自黑成长起来的新一代带货巨星么!

只不过我们的明星人设玩儿的还是有点保守,除了贤妻就是女汉子、萌萌二货什么的,一排坐十几个老干部,闷得要死。你们知道什么叫老干部吗?一年在微博上发24个节气就行啦?付铭老人那才是真格的老干部呢。

可能是朝阳群众看管的太严了,谁也不敢有什么行差踏错,以致于稍微有一个缺心眼愣头青的大张伟,就从内心里百般珍惜地保护了起来,连抄袭都不想再追究下去了。又或者是因为明星本职业务能力太锉,只能靠德育项目加分。没法像Jonny Depp一样毁了公共财产揍了媳妇一样能担纲加勒比海盗,也没法跟霉霉一样换了二十几个男友还能出一张碟大卖一张。

微博上有一个帖子,叫“说一说你对哪个明星黑转粉”,怀着印证的心去看了看,果然85%的答案是黄子韬。今天留两个作业:

1. 选一个路人明星,不特别喜欢也不特别讨厌的,去B站搜一搜他的饭制视频,看完有没有觉得他更可爱了?

2. 选一个你讨厌的明星,也去B站捏着鼻子看一看他的饭制视频,一直看,测试一下多久能做到不讨厌。 

不要嫌我无聊,要记住这是为了印证Earned Media传播UGC的有效性。你要是非拿张杰来挑战自己,这就不是一个端正的学术态度了啊。

这个悲伤的三月….想炸电影院

即将过去的三月是个悲伤的月份。这个月我看了史上最丧的超级英雄电影《金刚狼3 · 冚家铲》,史上最令人失望国产电影《夜色撩人 · 什么鬼》,还不小心在电影院看到了史上最烂电影《欢乐喜剧人 · 尴尬癌》的预告片。幸亏中间还有《乐高蝙蝠侠 · 他和他的男朋友》,不然这个月的电影档期就比倒春寒还要冷。

下半月比较令人脐带的、而看后又不会让人骂街的电影严格说来只有两部:《金刚 · 骷髅岛》和 《八月》。

《金刚 · 骷髅岛》,我前男友担当第一人类男主角的首部动作片、景甜演艺生涯评分最高的电影作品,烂番茄新鲜度 79%,IMDB 7.1分。对我们来说,这部戏有三个看点:
第一:作为一个翻拍次数很多的IP电影,它是否能拍出以前的高度?

虽然严格意义上说,《骷髅岛》并不承袭2005年彼得杰克逊的《金刚》,但是大家还是忍不住拿来和它比较。处于一个技术翻篇儿的时代,好莱坞的制作跟10年前没有可比性。《骷髅岛》的特效做的是绝壁的好,影片第一男主角大猩猩帅爆啦。而且文艺范儿的导演还安排了默然转身而去、走向落日余晖等凸显荒岛霸道总裁高冷气质和倒三角身材的镜头。作为一个怪兽电影,人家不光特效好,而且给的比德云社还多:第二男主角大蜥蜴,水生饕餮、巨型草泥马、长腿版阿拉戈克、章鱼刺身等群演都尽心尽力。看到金刚吃章鱼的时候我都饿了。至于大家一致诟病的金刚和女主角之间的互动很生硬,我觉得那不赖导演,布里拉森的演技也没问题,主要是她的颜值实在比不上2005年的娜奥米薇姿。

第二:没有大量肌肉群的英伦文艺网红抖森是否能担纲动作片?

作为抖森的前女朋友粉,我其实很不理解他这种非要当硬汉的执念,想磨炼演技的话他演个变态杀人狂不是挺合适的么?要知道一个视觉上如此瘦长的人,打起架来会让人担心折断的啊。我猜他只是为了职业发展才努力参与大制作。大制作除了超级英雄电影就是动作片了。这个意义上说他算找到了一个好工作吧 ,这一系列至少有三部片子呢(金刚、哥斯拉、金刚大战哥斯拉)。一种男朋友终于找到工作不用我养的感觉有没有!

而且我觉得抖森很聪明(或者运气)地选择了《金刚》这种怪兽片,这种片子其实谁演男主角都无所谓的,就算是巨石强森也没有金刚壮。就抖森的表现来说,我觉得是“松了一口气”吧,虽然他长得还是太过精致了点儿,脸比女一号还小,眼睛虽然不像《战马》里那样楚楚可怜谁都想给他五块钱的样子,还是水汪汪带着层泪膜。动作戏还算合格吧。他虽然不壮,但还算健美,剧中我们也是看到了他小规模的胸和二头肌。他真正破功的地方是台词,怎么说我也觉得一个探险家不应该说一口受过高等教育的RP口音,这么一张嘴就是留络腮胡子也不羁不起来了。

第三:神秘的东方力量大甜甜将如何毁灭这部电影?

呵呵呵,片方已良心地把大甜甜的伤害度减至最低。大甜甜的镜头和台词都不多,且没有关键作用,虽然由于违和的妆容打扮和尴尬的英语,每一帧都是跳戏的,但索性很快都被怪兽给岔过去了,只有在彩蛋的时候才令人细思极恐,雾草看里样子第二部甜甜戏份要加重啊!

作为一部怪兽片,至此基本上就算合格了吧,一般人大概也不会要求有什么完美的剧情了。可是导演偏偏还有追求,不仅在格调上追求复古,还企图从反战的角度来谈人与大自然的关系。诚意可嘉,但是篇幅有限,我希望怪兽片导演还是先兢兢业业处理好人与动物之间的关系。

好了。说完金刚,要说最让人伤心的事了。

事关我三月初在颐堤港消费了800块钱,然后鸡贼地兑换了一张3月底到期的电影券。在三月份还剩一个星期的时候,我掏出电影排期表一看,差点咕咚一声昏古七。《金刚》都看完了,这特么让我看什么看什么!我特么总不能等到最后一天再用吧!3月的最后一天只剩《嫌疑人X的献身 · 苏有朋导演/王凯的粉丝都捏着鼻子看》,以及《绑架者 · 写大字就挺文艺的拍特么什么电影》两部毒片上映了。

考虑再三我选择了《八月》。看之前我并不了解这个片子的内容,由于不关注金马这个奖项,也并不知道它获了奖。没想到还真的值回了票价。

《八月》以一个孩子的视角,讲述了一个90年代西北小城一个暑假发生的故事。节奏缓慢平稳,与其说是故事,不如说是一种生活状态吧。平凡人的生活琐碎平淡,以至于国企改革、工人下岗这样颠覆人生的大事都被压在了炒菜做饭浇花洗脚这种日常中。90年代feel还原得非常用心,摄影、剪辑、音效都相当不错,这种沉得住气的散文式作品有点像日本电影,姥姥家的群戏让人想起《步履不停》,无论时代怎么变化,人怎么变化,生活它自己都像一条河一样,自顾自地朝前流过去。

片子开始,对面阳台的小姐姐、胡同里的小流氓,还有脖子上的双截棍,让我想起《阳光灿烂的日子》,以为是写男孩的成长,看到后面才发现,完全是在用孩子的眼睛来拍成人的故事(所以小姐姐也就消失了)。《八月》是导演的第一部电影长片。处女作总是这样的,不是不懂得取舍,是有太多想说的东西一股脑地想端上来。导演张大磊出生于中国内蒙古自治区呼和浩特市,成长于内蒙古电影制片厂大院,其父亲为内蒙古电影制片厂知名剪辑师。电影基本上是他自己的故事。

以前我总是看不起自传体的文艺作品,认为有卖家底儿之嫌,不是真正的创作。后来发现,古今中外不管大师小师,真正能触动人的伟大作品,往往是带有自传性质的。因为只有自己亲身经历的,才能有最深刻的理解。世界上是没有感同身受这件事的。不过希望导演也别像王小帅那样拍一辈子的三线下放故事吧!

最后,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明天这个悲伤的三月就过去了。在春暖开花的四月,电影档期也迎来了春天,最起码我们有《攻壳特工队》和《素鸡巴》(速激8)了。不要说我武断,我告诉你,只要有光头和车,《速度与激情》这种电影就没有完全崩坏的可能性。

祝大家扫墓节愉快。

这些年我是如何失败的

又到新年了,预计可见很多New Year’s resolution。每到年历翻篇儿的时候,难免会有一种“过去糟心种种暂时清零、人生可以阶段性重来”的错觉。其实并不会。而对没有意志力的人来说,new year’s resolution也不过是让自己在年底掏出来惭愧一下的废纸(还能掏出来就算不错了)。 

我好像从来也没给自己写过新年规划,顶多是跟自己说:嗯,王愉快,今年真的要愉快啊。这可真不是个好目标,不具体、不好衡量、达不到。而且你知道,如果真能做到,我也就不穷凶极恶地管自己叫王愉快了。值此辞旧迎新之际,我倒是想说说,在我过去的人生中,都经历了哪些失败。 

首先,我觉得我有可能选错了人生道路。我说的不是小时候我爸不让我去练体操的事儿。他做的对。体校来挑了我五回都被他拒绝了,当然也有不舍得我吃苦的因素,但最主要的是“你不能光看那些当世界冠军的,你得看那些从高低杠上摔下来的。”我倒不是让高低杠吓退的,我当时参观了一下专业运动员的宿舍,发现那些小朋友每周只上几次文化课,文化生活贫瘠,面露无知之色,墙上贴着四大天王的海报。从小学就开始听达明一派和枪花的我立刻觉得啊哟我可不要变得那么庸俗,于是练了几天就退出了体校。

我后来的错误在于我没有选择去当一个摇滚歌星。

我不是说笑,真的。小时候我是标准文艺青年体质,面色苍白身体瘦削长发飘飘脸像刀条儿,天马行空我行我素藐视规则爱摆臭脸。除了不会唱歌之外,简直就是一个摇滚歌星,其实经常被人邀请加入乐队。可是光会写歌词的摇滚歌星未免也太可笑了吧。我妈说你去考电影学院也可以啊,说哭就哭说笑就笑的,按现在的话说挡上脸就是电影明星。我觉得不行,我已经都这么不着调了,我再由着自己的性子走,那不是就失控了吗?我认为人应该努力锻炼自己不足的一面,比如说,要培养自己的逻辑思维和分析能力,尽量成为一个理性的人。于是我选择了学习市场营销、工商管理,还故意让自己爱好上了法律,花了大约十年时间,成功地把自己变成了一个强迫症患者。 

然而我得到了什么呢?我并不是说我现在过得不好。但即便作为一个任何时候都不会丧失理性的人,我现在也一样间歇性地酗酒、花所有业余时间看电影、在数字之间抬起头来永恒地觉得人生扯淡。我付出的这些努力当然没有白费,但是如果用一半在文艺的道路上,是不是就会比现在跑得更远呢?是不是当一个摇滚歌星飞车醉酒嗑药死于华年才是我应该有的归宿啊。

不知道。但我觉得在和灵魂共舞这件事儿上我算失败的。

第二件事,就是写作。不管从小有多少人劝我当作家,我都觉得这是一个不体面的职业,甚至耻于承认自己发表过东西。以致于刚认识饭总的时候,他一度以为我认识不了几个中国字。博客刚刚开始流行的时候他不屑地说:我倒是可以给你弄一个博客,你也得会写啊?后来渐渐重新找到写东西的乐趣,然而总也不愿意多付出一点时间精力,总是说工作忙,我总不能为了写东西连正经事儿都不干了吧!后来有一年,有人发给我一篇小说,说你帮着看看,这是我朋友写的。他从小喜欢写作,为了能不耽误写作,大学毕业以后就没找过一份正经职业,就是靠打零工将将养活自己和妻儿,三十多岁了,从未获得过一次发表,还是坚持写写写。我打开一读,眼泪差点掉了下来。他写的真是惨不忍睹,完全没有一点天赋。他也是失败的吧。但我呢?我没耽误吃喝玩乐打工挣钱的情况下写了专栏出了本书,可我每件事都没使全力,结果两头儿都够不着。我是更大的失败。 

第三件事就是我的怂。我也是搞不懂我自己,明明并没有想从任何人那里得到些什么好处,但总是不由自主地陪着小心,真不知道自己究竟忌惮着什么。极不高兴,也就是转身就走了。认为跟人解释是非常猥琐的行为,争执更是不堪。把这种事叫做“姿势难看”,殊不知世上其实是没有“姿势”这件事的,至少对于不成功的人来说,没有。这种性格和价值观让我吃了不少哑巴亏。但凡我会拍桌子,到这个岁数小公司的总经理也该当当了。憋出了一身内伤,后遗症是严重的社交障碍和人格分裂。平时斯文客气,一言不合就跟各级客服投诉。什么移动、联通、国航、酒店、豆瓣电影、滴滴打车….投诉得对方差点没哭出来。就像是那种白天文质彬彬晚上眼镜一摘就出去行凶的变态杀人犯一样。感谢互联网,我终于可以尽量少出门少跟人说话了。这也不知道这是救了我还是毁了我,等人工智能时代到来了我一定得弄个轮椅歪着嘴当霍金去。 

最大的失败,是我一直缺乏执行力。其实我生活中所有的问题,都可以通过两种途径来解决。1. 赚到足够的钱;2. 练会武术。第一条是光靠执行力是不成的,还得有运气。可练武术就不是了。为什么不报名学去呢?举例来说,对于电影院里有人说话这件事,我在博客里微博里微信公众号里嚷嚷了十几年,可是真坐在电影院里,也不过就是瞪人一眼。自己觉得自己那眼神能杀死人了,其实人家根本没看见吧。花几千块钱报名学个跆拳道,很难吗?别说十年了,五年坚持下来,跟流氓群殴不敢说,抽几个看电影聊天的完全没问题吧。 

已经到了今天这一步,想从头再来是难了。但是有毛病,到死之前都能改吧。所以新年我想跟自己说的话是: 

一。摇滚歌星是肯定当不成了,再说现在朝阳区也挺危险的。高兴了可以买个皮背心什么的穿穿,尽量瘦一点,穿上短靴子,也就能像个摇滚歌星了。至于强迫症,我觉得还是保守治疗吧,非逼着自己不遵守秩序,那也是一种强迫症。 

二。每次想到要写点儿什么,赶紧去写。别光掏出手机在备忘录里记下题目。现存的那十几个都忘了是什么东西了。还有,想写小说的话,别怕别人误会你写的是自传体。除非你写冰与火之歌,细节肯定都是来源于各种各样的生活,但不代表你就影射谁了。就影射了又怎么样吧,还有人告你咋地。 

三。社交障碍其实已经好多了,我上周在电梯里跟一个送外卖的聊天,聊到他都忘了下电梯了,差点跟我回家。拍桌子撕逼什么的就算了,现在开始撕,也难撕出个未来。但是鉴于自己年纪大了,真的要多顾及自己的感受,而不是其他人的。无论做什么决定,都要无条件地支持自己。因为别人有他们自己在照顾呢。 

四。有钱就去赚,闲了练武术。钦此。

沉默是金?沉默现在就是个屁吧

一位某外企高管跳槽去国内土豪公司,几个月后水土不服离开。回到原公司后,他洋洋洒洒写了几千字吐槽长文在网上疯转——也是看不太懂群众的G点,这样的故事不是十几年前就开始上演了吗?这么多年来累积的失败案例也没少在江湖上流传呀,还得用多少人的嘴来告诉你:民企的钱不是好挣的。难道真需要准备一个100页的PPT才能给你说明白么

这位高管说离开的主要原因是无法接受公私不分的企业文化。性本高洁,恕难响应公司号召,在微信朋友圈替公司歌功颂德、或者打鸡血表衷心。说实话,现在民营公司的工作环境已经很不错了,才轮得到大家吐槽这些细枝末节。十几年前,第一批先富起来的酒业公司、饮料公司,开始从外企高薪挖人,心笙摇动的中层经理们为了现金和TITLE毅然下水,又有哪个熬过一年了。那时的民企组织混乱、分工不明、连市场和销售都没分家。员工福利不完整,一星期上六天班,年假只有5天,要歇还得看人脸色。老板一人独大,堂堂总监,连50块钱的报销单都得呈给他老人家加签。私营公司的老板都是精神领袖,标语和格言贴了一天一地,员工都需背诵。比在朋友圈戏彩斑衣更尴尬的事多了,试问在刚成立的当当公司,有哪个下属没见过李国庆和俞渝互相扔东西?看微信还可以撇嘴,面对活报剧你的眼睛可瞧哪儿好。

这些事情,我不相信只有我一个人听说过。但是在巨大的金钱利益下,永远会有人不信这个邪。不管有多少前车之鉴,总觉得是别人太脆弱,换了是英明神武的他自己,一定能够屹立于潮头。就像那些自信满满的姑娘,总觉得浪子单单会为她改变,所以才毫不犹豫地冲向渣男的怀抱。

凭良心说,现在的民营大公司,尤其是互联网巨头,其实管理上已经很上轨道了。而所谓外企,也早不是20年前的外企。这一条土洋之间的界限,其实并没有那么分明。这么说吧,新光天地的售货员都别着Llinda/Teresa的名卡了,而外企里连个英文邮件都写不利索的也大有人在。你受不了某互联网公司每个员工都用网名工作,人家还受不了你连互联网都不会使呢。信不信由你,我就有同事曾经在开会的时候严正地跟我说:你们在页面上放的这个产品图,一定得是可以点的啊,点完了能去到一个页面介绍这个产品——不然呢?你以为我们是拉洋片的吗?

说到底,只不过是文化的差异。尺有所短,寸有所长,用不着居高临下地喷别人。这么多年也有猎头为民企的高职位找我,我的回答一直都是:做不来。猎头当然要游说:“民企管理是乱一点,但是……”我马上正色说:不要误会,民企的管理层都很有魄力,是我自己在跨国公司待惯了,恐怕不够能力适应。是不是真心话都好,我们北京人讲究个客气。既然不打算去,没必要唱衰人家。想去赚钱,看在钱的份子上,更不应该嫌弃对方。否则跟嫁了有钱老男人,一边用人家钱买车买楼,一边嫌弃人家肚子大头发少的拜金太太有什么区别呢?

再说了,人家真的衰吗?一无是处是怎么搞出那么大市值的?现在也有很多外企人在民企混得风生水起啊?真要是让明白人问到脸上来,也就很尴尬了。外企那么规范稳定高大上,假若不是真碰到了玻璃天花板,或者做夹心饼干做得走投无路,谁又会静极思动跑去民企捞一把呢。你可别说是下凡去支援人家的。

举凡一个人离开一个公司,或者是外面有了更好的机会,或者是在原有位置干得不爽。郭德纲说:离职的没有说原单位好的。外企不成文的规则是:咬碎银牙也不能说前东家的坏话,否则会令人看轻。若是真有一肚子委屈,跟朋友吃饭喝酒的时候发两句牢骚就好了,还真没必要满世界贴大字报。你又不是曹云金,公司又没克扣你工资,好离好散的倒不好?

前几天发生了更有趣的事情。坊间传出消息,高管的外企东家,即将被他的民企东家收购。大家震惊之下,不由得就想起,如果传言是真的,那这位网红高管情何以堪啊。即便事后辟了谣,每个煞有介事分析此事的公号都在说:民营企业炒作此新闻的原因之一,恐怕就是为了报复这位高管的檄文。

——这个分析恐怕也是扯淡,退一万步就算那公司没气量到这个地步吧。你以为你是陈圆圆呢,值得人家冲冠一怒,想多了。但读着这样的新闻,确不知道坐在外企的高管,又会被同事怎么看呢?

出来混,闭上尊嘴少说话,挽起袖子多做事。卑职腆为所谓职场专栏作家近10年,书也出了几本,援引事例无数,除了史蒂夫乔布斯之外,从未对任何一个公司或个人指名道姓,也不是不敢,觉得那么做姿势太难看。

不过也许,这就是我一直成不了网红的原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