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千零一YK法则

上高中的时候我就给自己起了个小名叫愉快,无论世道流行内裤外酷忧郁派,我一直不惜代价矢志不渝地要YK。然而生活就象堵了的下水道,若干的不愉快象污水一样汩汩地流出来。即便再辛勤地擦拭,也留下一串串难堪的印子。越多努力越难让自己快乐起来,想真正YK,唯一的办法就是疏通下水道。一千零一YK法则之 不谨慎

X同学动不动就说:诸葛一生唯谨慎呀——生怕自己说了不妥的话,做了不妥的事。慎重地选择和什么人说什么样的话,避免让大家难堪。做人千万要低调,私事尽量不与人分享。难过固然不愿给人看,高兴也不能太忘形。一时志得意满,改天自高处掉下来,多少人要围上来看笑话的,众目睽睽之下爬起来,分外窘迫。除非能一辈子站在颠峰——啥人能做保?光有信心可是不够的。

然而这样的处心积虑,最后又能让我们去到哪里呢?除出一个漂亮的姿势,什么也没有。幸福的时候也不忘铺一条后路,太过小心翼翼,快乐极也有限。

太自爱是不行滴,别人若要看笑话就看吧。就算我做到无懈可击,他们想笑还是要笑的。以后不喜欢的人,尽可以装做不认识:阁下是谁?这世上并非每一个人都是不可得罪的,有些人,厌恶他简直得要他知道。

有时还辛辛苦苦地替人搬梯子找台阶下。“你这不是不给我面子吗——”对了,面子本就是自己给的。就不理你,吹咩?

一千零一YK法则》上有2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