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与我之:汪大夫的大手印

头疼给人的感觉很不好。胃疼到最厉害,给人的幻觉也不过是肠穿肚烂,而每次头疼长达一定时间,我就会怀疑自己生脑癌,或者影响智商,慌死止痛之后还有后遗症。

其实我的头痛不关脑的事,虽然我自1999年后就没有在一点之前睡过觉,这多早晚三叉神经弄不好都快断掉了。我的头痛是因为从肩膀到脖子的一条大筋出了问题,由于常年缺乏运动,以及不良坐姿,导致我这条大筋极端僵硬,并和其他几条筋搅成一团。所以连吃止痛药都不会管用,只能采取理疗手段,或者通过推拿把这条特别轴的大筋给疏通开,或者做水中健身操自己活动开。

在国内犯病的时候我针灸按摩都试过。但是我对加拿大的中医历来都没什么信心。治不好病不要紧,手法不对再给我捏成残废。咱们家番薯同学说,他家有祖传的酒精疗法,二话不说就把他喝剩的半杯剑南春泼到了我脖子上。我对这种蒙古大夫还有什么话好说?我应该庆幸他没有含一口酒直接喷在我脖子上。番薯同学说,那还需要一张黄纸——对对,再执一柄桃木剑,即时开始作法。天灵灵,地灵灵,附在我身上的男妖精快显形。

周末见到汪大夫,人家轻描淡写地说:啊,我给你揉两下。说完摞胳膊挽袖子把我按在小板凳上就开始推拿。这练家子就是不一样,别看小胳膊挺细,力道又大,认穴又准,那根大筋在她手底下格楞格楞响,又酸又痛,我光天化日下就在他们家院子里杀猪似的哀号,惊得汪大夫她老公四处看,唯恐邻居多事打911。

我问汪大夫:“我是不是特别怂,一点痛都忍不得?”

汪大夫冷笑道:“别说你,按到了穴位上,谁都扛不住。我在这穴位上按得再狠一点儿,你还晕过去了呢。”

我第一次感觉我跟武林高手离得这么近啊,于是马上忘了疼,既兴奋又惶恐地说:“那您不会点我的死穴吧……我的笑穴呢,昏睡穴?”

医生与我之:汪大夫的大手印》上有26条评论

  1. 我自己不爱运动,但肩颈一酸痛,就热衷去”被人运动”.
    推背,按摩,刮痧,拔罐…..能试的中医疗法都试过了.每次也似杀猪般的嚎叫,惨烈程度不亚于满清十大酷刑!纯属花钱买罪受.但坚持几次,效果还是有的,真的按松了很多.
    头疼这毛病我妈也有,她老人家去医院照了一堆片子回来的结论是,颈椎增生压迫血管造成的.有阵子要天天跑去医院套个绳子”吊颈”理疗.
    病向浅中医啊,我现在也特怕常期伏案作业不运动,早晚都会得颈椎增生.

  2. 颈椎病是非常痛苦地…气血在颈椎淤塞供不到脑子,能不影响智商么. 这事没什么捷径, 必须坚持若干懒得做的运动, 因为总不能天天找大夫被运动吧, 又花钱又受罪.

  3. 小克同学,不好意思,我真的憋了很久了,我一直想问你来着:请问你是杭州的吗?是男性吧?

    YK大人,请原谅我又在你的一亩三分地上种草啦。。。。

  4. 每每被蹂躏都会得到警告:你颈椎不好。越推越发地厉害。上一轮毒手后,最近,一仰脖就感觉要死了。幸好每天唯一的好执著——晨练瑜伽。瑜舒服了就去推,推坏了接着瑜。

  5. 得过一阵叫“肌筋膜炎”的毛病。就是YK文里讲到的那个位置。
    最严重的情况是连续开会出差三周之后在家晕倒两次,其中一次还是一边跟我妈说话一边就倒了,把老太太吓得。
    现在我一般都座两小时就起来转一圈。
    ————————————————
    说到点穴,《鲁豫有约》有期是请汪涵,他小时候生生把自己点到吐血。
    强啊。

  6. 偏头痛和神经性头痛一样吗?
    我经常痛的睁不开眼,从右眉毛一直痛到脑后。。。。真愁人啊,只好依靠谷维素来缓解。

    可怕的是怀孕后不能服用药物,可是头痛依然会有。。。。惨啊。。

  7. 这……根据我这个非大夫的搜索结果,偏头痛和神经性头痛没有可比性。偏头痛可能是神经性的,也可能是别的性的。只听他们说这个领域的问题一直没有完全搞清楚。

  8. (以下为第一次留言,兴奋地我直蹦跶啊)
    我闺密跟我抱怨现在一周得吊脖子好几次才行,我妈在旁边插话:晚上睡觉的时候把老公的胳膊往脖颈下一塞,枕着睡,又对颈椎好又有利于夫妻夜间关系!我二人都被这偏方震住了……

  9. 我也被24楼震住了……令尊真是楷模级别的人物!

    《老友记》有一集就是罗斯向钱德勒传授经验,如何在半夜悄悄的将胳膊从令堂这类型的女伴脖子底下取出来,极具教学意义。

  10. 神秘的穴位啊!

    冒似還是要適當運動,不過不宜劇烈,每天做一會,10分鐘開始,30分鐘為限。慢慢來。反正沒啥是不用付出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