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就想跟你们聊聊政*/&治$正确这件事了

⚠️警告:本文可能引起心理不适。

Brother East明尼苏达事件,从去年8月事发,到去年12月官宣不予起诉,再到今年4月底双方哐哐哐互砸视频,这个历时大半年的法制天地连续剧,就算剧情反转出十八弯,我也没什么兴趣追。

为什么?

因为没有真相可追。

整件事究竟是强jian还是仙人跳?Brother East和Sister Milk Tea到底是真爱还是互相利用?夫妻俩是不是已经离婚?

重要吗?这件事究竟谁是谁非,可能连明尼苏达州的检察官也没法真正弄清楚。在我看来,这件事唯一显示出的确凿真相就是:Brother East蠢。

身为几百亿美元市值上市公司的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Brother East是举足轻重的公众人物。一个人拥有了这种财富、社会地位和责任后,会觉得意气风发志得意满发出I am king of the world的呼喊吗?

不会的。人生走到这种地步,他能够得到的越来越少,而可能失去的却数不胜数负担不起。这种压力下他应该每天越发感觉殚精竭虑如履薄冰,很难完全相信别人,瞧谁都像是要害自己的。

这种情况下,别说主动喝醉酒去强jian别人了,就是现在把他绑起来弄个裸体女人按在他身上,都得以死相搏奋力挣扎以证清白。真想纵欲,也得在熟悉的地头,可控的渠道。

所以出了这种事,无论有没有阴谋、女方自愿的还是被迫的、有罪还是无罪….男主都应该回家找个没人的地方,扇自己一万四千多个大嘴巴。

可能是因为男主太蠢了,事件发生之后,嘲笑他的人居多。但是视频爆出来之后,同情女主的也少了。很多人的说法是:这个女的挺骚啊,那么亲热地挽着人胳膊进房间,怎么可能是受害者。

这种说法有逻辑问题。从法律上讲,“主动进人房间”,“双方有自愿肢体接触”,不代表不会发生性侵。

女权主义支持者听到这个言论格外愤怒,豆瓣上都有话题在讨论“进你房间,就等于要和你上床吗?”

当然不….全是。

跟你回房间,可能是一种放下戒备的性暗示。也可能只是想喝杯茶、看看装修、一起看个电影、打游戏。出去旅行住一个房间,可能是为了省酒店钱。

出于什么目的住一个房间,要看当事人双方的关系,也要看当时的情境。

我有一个女朋友,跟男性好友去马尔代夫这种地方度假,也鸡贼地住一个房间。单身男和单身女,什么都没有发生。

因为真的就是去潜水的啊,每天回来累得要死,然后大家这么熟的朋友,并没有任何罗曼蒂克的气氛。虽然共处一个房间,既没有音乐蜡烛暧昧渲染,也没有突然停电耗子毒蛇,忽然就无缘无故地扑上去了,也是有点过于饥渴吧?

但是如果双方没有这种朋友间的默契,而是初相识、暧昧期、互相试探有可能性的男女呢?答应住在一起,对方难免浮想联翩。当然这也不代表对方可以用强。别说住在一个屋子里,就算是躺到一张床上去了,你也是可以随时叫停的。但你还要求人家心里一点想法也没有,那就不现实了。

“我可以骚,你不能扰” Vs 自我保护

这让我想起前一阵微博上那个“我可以骚,不许你扰”的主张。起因是因为一起强jian案。事后分析案情的时候,发现受害人是个活泼奔放性感热情的少女,抽烟喝酒泡酒吧,遇害当天穿着热裤背心。有些网友嘴贱说:“这不是活该吗?穿成这样,不强jian你强jian谁?”

这么欠的毕竟是少数,大多数人其实在感叹:“女孩子为了保护自己,出门还是别穿得太性感。”

这个话呢,其实我觉得是好话。但是激进的女权主义者仍然会生气:这个社会可笑不可笑?出了这种事,居然要我们女孩子去反省自己。穿得性感是我们的错吗?穿吊带背心小短裙是我们的权利!

是是是,当然是你们的权利。别说你只是穿着清凉,未伤风化,就算是你光着身体出门,也不代表别人可以侵犯你。单单因为女孩子穿着性感、热情奔放就认为她们轻浮、可欺侮是错误的,但是现在的社会,确实有些人是这么想的,尤其是一些坏人。

在改变社会观念之前,首先要学会保护自己。趋利避害,难道不应该是人类的本能吗?对女孩子提出这样一个建议,又有什么不对呢?

她们又说了,翻出那些被侵犯的受害者照片,有些根本不漂亮,大多数衣着非常保守,看吧跟穿成什么样一点关系也没有,犯罪分子一样下手。

犯罪分子作案可能多种动机,有新手有老手,有预谋已久,也有临时起意。有清醒的坏人,也有疯狂的变态。魔爪可能伸向任何人,奔放性感看了让人动心,朴素羞怯的也许让他觉得好控制。没错,运气不好,可以是任何人。保护自己,当然也包括变得坚强、机警甚至彪悍。但是降低危险系数,是最简单的方法,我觉得没毛病。

比如去参加时尚party,去高尚餐厅,穿着性感小礼服完全没问题。独自下夜班路过治安不良街区,还非要穿得清凉诱惑,你是在试炼人性呢?还是在做犯罪心理学测试?如果碰到坏人侵犯, 你当然还是百分百占理,但生活不是《奇葩说》节目现场,你光靠讲理就能让对方辩友哭出来,遇上不肯讲理的人,吃亏的是自己。

但是这话还是不能说。因为这么说,涉嫌歧视妇女,政*/&治$不正确。

现在正处于史无前例的互联网文**化**大**革**命**时期,网友被群殴,最大罪状就是“政*/&治$不正确”。

“政*/治$正确”正确吗?

政*/&治$正确,是指态度公正,避免使用一些冒犯及歧视社会上的弱势群体的用词,或施行歧视弱势群体的政*/&治$正确措施。理念由来已久,运动兴旺于北美。

以前上学的时候,来自加拿大的老师给我们介绍了这个概念,范围非常宽泛,涉及种族、性别、性取向、身心障碍、宗教。我记得老师说,彼时加拿大被这个事搞得人人自危,发明了一系列委婉用语,以免开口误伤人。

比如老人那不能叫Old people,得叫Senior Citizen (长者。哎?);

所有后缀带-man的职业称呼,都要改成-person,以示男女平等,空姐(stewardess)空少(steward)都不能叫了,要改成Flight attendant (空乘);

绝对不可以说人家残废 (handicapped),一切残疾都是physically challenged(体能受限);

低能儿(imbecile)不可以,他们是intellectually challenged (智力受限);

侏儒不是dwarf,是vertically-challenged people;

黑人不是black people (那个喊nigga的你给我面壁去),是亲爱的非裔大熊弟(African American);

连恐怖分子都不能叫terrorist,人家叫极端主义者(extremist);

加拿大人为了力证自己是个多元文化的国家,连Chrismax都不敢过了,12月见面都亲切地问一句Happy Holiday (不知道您家过的什么节)。

我们那时候觉得已经矫枉过正,没想到还能发展到今天这种局面。

种族、性别、性取向,是政*/&治$正确白色恐怖泛滥的三个重灾区。稍有不慎言论就被喷得狗血淋头。

目前社会,少数族裔、女性、同性恋(以至变性人/性别流动)这些弱势群体,确实还被另眼相看,得不到应有的尊重和平等的权利。我们这些局外人,能做啥?

支持平权、做到事实上不歧视、心里不怀有恶意,对别人的生活方式和选择,即便不理解也不干涉。

做到这样也就很可以了。但这难道不是我们对待任何人的行事准则吗?你以为只有弱势群体会遭遇冷眼,这世界上的歧视链无处不在。苏南的人都瞧不起苏北的,前几年武汉一个单位招工,告示上明令写着:不招天蝎座,不招处女座。

即便地球是个村,你们村里也分三六九等。去过恒河畔,再去坐坐日内瓦湖边,你就知道,这世界上根本没有生而平等这回事。人心之间更是隔着很多座山,尽量怀着善意生活,尊重别人,已经是非常非常难的事。弱势群体需要的,不过是有朝一日能被当做普通人平等对待。而政*/&治$正确呢?它不过是另外一种高高在上的另眼相看。

因为本身心里存着偏见,并没有把对方当做正常人。所以才格外陪着小心,言谈话语之间故意显示自己的公允或支持,以得到自己心理上的满足感。这种姿态其实非常讨厌了。被特殊对待的群体会觉得舒适吗?黑人和同性恋我不清楚,身为女性,我表示相当不待见女性专列、安检通道、三八节当街拦住送我一朵花这种骚操作了。

“*政*/&治*正确“ vs “Common Sense”

美剧《24小时》第六季里有一个情节:恐怖袭击发生后,CTU(反恐办)空降一位刚愎自用态度恶劣的混球。这时候CTU发现内奸,混球建议从穆斯林小姑娘查起,这下可犯了美国人的大忌,大家群起痛斥他种族歧视。该混球说:“外面阿拉伯恐怖份子正在爆核弹,我们办公室出现内奸,先查穆斯林同事这不是Racist,这叫Common Sense。”

这是一个非常冷静、理智、干练以及政*/&治$不正确的做法。

如果你是恐怖分子,无论从价值观、宗教认知、归属感还是语言沟通上,你最可能找谁做内线?

危急时刻,不从穆斯林查起,难道公平、公正、公允地抓阄,轮到谁是谁,等着第二颗核弹爆炸吗?

美剧《硅谷》里有另外一个好笑的情节:创业公司出了一个小问题,被发现有一位外国员工没有合法工作签证。大家想都没想就认为是巴基斯坦裔的Dinesh,实际上却是加拿大程序员Gilfoyle。

这又是个“政*/&治$不正确”的笑话,看,你一副南亚面孔,没签证的一定是你啦。但这种情形之下,谁会猜到打黑工的是看上去跟美国人没啥区别,说英语也没口音的Gilfoyle呢?大家甚至都不知道他是加拿大人。

《生活大爆炸》里则有个同类型的反面笑话,就更讽刺了。一个办事人员彬彬有礼地问犹太裔的Howard和印度裔的Raj:“您二位谁是rajesh koothrappali?”Howard一脸匪夷所思地看着他:“你真的看不出我们俩谁是koothrappali?” 办事人员羞涩地说:“哎呀我觉得还是问一句合适。”

美国的电视剧里已经很多嘲笑“政*/&治$不正确”的梗了,我们刚学会这个词,特别热衷于在网上BATTLE。

成天喊政*/&治$正确,可你们知不知道Common Sense是什么东西?

Wiki上的解释:

Common sense is sound practical judgment concerning everyday matters, or a basic ability to perceive, understand, and judge that is shared by (“common to”) nearly all people.

常识是关于日常事务的合理的实践判断,或者是几乎所有人共享(“共同”)所共有的感知,理解和判断的基本能力。

划重点:合乎情理,以及大多数人。这就叫做“人之常情”。人之常情不仅应该被谅解,而且就是在法律的判定上,也经常可以成为考虑因素之一。

而我们在社交网络上,为了政*/&治$正确,是可以把人之常情一棒子打死的。

就拿黑人歧视这个事来说吧。我们中国人,穷一辈子精神致力改变西方人对我们的刻板印象还来不及呢,还要跟着美国掺和黑人白人之间的文化冲突。

美国人祖上干了不少欺负黑人的坏事,所以现在心虚地很,又是拍电影反思,又是喊各种高调。拍得屎一样的《黑豹》,就因为是史上第一部黑人超英片,吹彩虹屁还不够,强行给两个奥斯卡。(这个我就不想再吐槽了,可以翻我以前写的《黑豹:政*/&治$正确还是刻板印象》

而我们作为中国网友呢,不许觉得《黑豹》不好看。你说黑豹没意思,就说明你歧视黑人。你摸着良心说说我们歧视黑人吗?我们都连着拍三季《中国有嘻哈》了,梳脏辫儿的小朋友比锡纸烫都多,连重庆人见面都用黑人口音英语打招呼了我们还歧视黑人?

有个美剧叫做《西部世界》,里面有个黑人饰演的西部世界妓院老鸨Maeve。这个角色非常吃重。在剧中,这个任务的设定神秘、美丽、聪明。迷人。但是说实话,从典型亚洲审美的角度来看,演员Thandie Newton的颜值真是不太讨好。我们就很难理解,这样的长相,怎么就颠倒众生了呢?

而剧中另一个女主角Dolores,金发蓝眼白皮肤,瓷娃娃一样精致,当之无愧成为宅男最爱。但是你到微博上去大声说一句Dolores好看Maeve不好看试试。准保有人大骂你恶臭的审美,Maeve多么迷人就因为歧视黑人才觉得Maeve不好看。

我也觉得Maeve这个觉醒的机器人很酷啊!但我真的就是这种浅薄亚洲大众审美,因为我是普通亚洲大众一员啊,我连觉得谁好看的权利都不配有吗?你这么说,是不是有点歧视我们亚洲人。

没必要,您真没必要这样。

政*/&治$正确是个规矩套子,特别容易理解,甚至有词汇表供你学习,对我们考过托福、磕过雅思的中国人来说,掌握它不费吹灰之力。

然而Common Sense是一种能力,需要对社会有足够的接触,消化思考和整体判断,才能理解这个世界运作的规律,产生共情。

祸从口出,在全民拥有Common Sense之前,咱们在社交媒体上,还是能少说一句,就少说一句吧。

我是一个没有感情的前亚马逊员工

即便在业内,“亚马逊关闭中国境内电商业务”也并不算一个震撼性的新闻。

作为一个前亚马逊员工,我的朋友圈里不免有人议论这个事。但声量其实并不算大。还没有亚马逊股价超过苹果的时候刷屏多。员工的归属感和情怀还是跟经济利益更挂钩——对于手里多少有点股票的员工来说,股价飙升,就是钱包鼓胀。

发声的大多是离职员工。现任员工可能被下了封口令,都比较沉默。何况亚马逊这次只是关闭部分业务,跟我相熟的同事都不受影响,也不方便说什么。

至于跟亚马逊没关系的普通人,关注这件事就更少了。毕竟亚马逊中国在中国电商市场只占0.6%。有的人根本不知道亚马逊是什么,有的人不关心,有的人要经提醒才能恍然大悟:你是说卓越吗?

即便是这样,舆论还是打算把这件事包装成一个时代的终结。亚马逊一个劲儿地解释我们没退出中国,我们还有跨境购还有Kindle还有AWS呢。不管,谁让你们是中国境内最后一个外资电商,谁让你们是中国境内硕果仅存的几个互联网外企。

有人说,对电商这种接地气的行业,外企终究水土不服;有人说,中国互联网这种野蛮生长的恶劣环境,循规蹈矩不作恶的外国公司怎么可能存活。

人们总是容易感念情怀,但理智地分析下来,可能就不是那么回事了。

任何公司的死因,都是经营不当,其他因素通通不致命。就好比一个人心情不好,只是活得没那么愉快,但不会死。

中国市场之复杂、特殊、不按常理出牌,哪个行业不是呢?一个公司进入中国15年,还说水土不服就有点呵呵了。

外企真的不作恶吗?

跟多数中国本土公司相比,跨国公司的制度规则和道德底线普遍要高一些。但是你说外企就没有贪污受贿么?也有吧。大到为机械工程贿赂政府官员,小到给客户送礼送卡送大姑娘,都没少抓出外国公司;

外企真的都那么人性化吗?未必。规则本身就更不近人情。有些外企冗长复杂的报销流程,能把低级员工搞得临时性破产。中国员工早上6点爬起来开电话会,也不过是为了让外国同事不耽误回家跟老婆孩子共进晚餐。

开公司做生意,谁不得糊弄糊弄消费者,剥削剥削员工?但是外企在干这些事的时候,好歹都要披着一块遮羞布。公司原则是一套成熟完整的价值观,长时间潜移默化让员工不知不觉产生归属感;制度和流程让一切有据可依,彬彬有礼、盗亦有道,哪怕想占你便宜,也不能让你得了理。

举两个特别明显的例子。

外企最令人津津乐道的,是没有这总那总,一人起个英文名,汤姆杰瑞的乱叫。但是你不会真以为互相直呼姓名就不分高低贵贱了吧?你也一百多斤的人了能不能成熟点。

该有的等级之差,一样也不会少。出差、补助、办公条件,规定得滴水不漏,秘书直呼老板名字,还不是一样毕恭毕敬端茶倒水接电话订会议室。但是人家就是喜欢平易近人这一套,开工送个小礼物,迎面碰上跟你点个头,就让你美一天。

我们以前有个美国老板,中文流利得能当网红了。平时也变着花样让人给他准备午饭和饮料。可有的时候偏喜欢自己端着杯子去茶水间,对保洁工人微微一笑:怎么样小李?春节回家看你妈了吗?激动得保洁小工满脸通红抹布差点攥不住。

公司跟人一样,成熟、圆滑,有教养,是进化表现。即便虚伪,也让人舒服。

再说最近特别热的加班话题。

在BAT等国内IT大公司没有崛起之前,试问哪一个在本土公司工作的人有在外企加班多呢?就算是互联网鼎盛时期的程序员,也没有超过广告公司的美工、咨询公司的会计师、快消公司的品牌经理吧。

是的你们周六还要上班。而我们外企是轻易不会让你周末到公司开会的,因为你们除了员工,首先是人,你们有自己的生活。更因为,劳动法规定周末加班要付给员工双倍工钱,节假日X3。

所以你们周末不要来,抱着笔记本回家就好了。什么996,不存在的。众神之父奥丁说:阿斯加德不是地方,是人民。外企说:工作也不是办公室…有网线的地方就有工作。

这让我想起一个有趣的现象。笔记本电脑还卖老贵的时候,在本土公司大家一般都使用台式机,只有老总才有个笔记本电脑。而我们外企就洋气了,同学们都羡慕我们,刚进公司就发一个笔记本。然而你知道为什么吗?加班方便。我们这儿只有老总屋里才摆着大显示器的台式机。

这让我想起一个有趣的现象。笔记本电脑还卖老贵的时候,在本土公司大家一般都使用台式机,只有老总才有个笔记本电脑。而我们外企就洋气了,同学们都羡慕我们,刚进公司就发一个笔记本。然而你知道为什么吗?加班方便。我们这儿只有老总屋里才摆着大显示器的台式机。

即便是出差到外地开会,也一定要在周五晚上结束会议,周五夜里的候机大厅,挤满了往返北京上海通勤的外企白领。如果你怕辛苦改成周六上午的航班,那是你自己的选择。多花的一天酒店钱我就不跟你计较了。

如果实在有展会/培训/调研/路演不得不占用周末的时间,按劳动法规定你原则上可以倒休。你得选一天没有会、没有重大任务的日子去倒休。倒休干什么呢?在家里写报告赶死线。

你们不要整天喊加班了。要知道外企经理级以上的员工是没有“加班”这个概念的。管理职位是“责任工作制”和“弹性工作制”。

责任工作制意味着你需要把所有职责内的工作完成,干几个小时请随意,并没有加班费。

弹性工作制的意思是上班必须9点到,至于下班….几点干完几点走呗。把会议安排在放工之后是要被人谴责的,一天8个小时不都是给你开会用的吗?下班以后是我们回邮件写PPT的时间,不要随便打扰。当然如果会议5点半开始是可以的,开到晚上10点并非我本意。

刚上班的时候职位低,还领过传说中的加班费,不过领到手也真是不容易。

每天要填加班申请单,每周要填加班费申请单。老板签字后,单子先过人事部,才到财务部。按劳动法规定,员工每天加班不得超过3小时。一旦超过这个数,人事部就把单子打回来,或者找领导谈话:你这个下属怎么天天加班?是不是工作安排不合理?老板为了证明自己没问题,就来找你谈话:是不是你工作效率有问题(难道是我虐待你了吗昂)?

你当然不想承认自己工作方式有问题,所以只好按劳动法规定改单子。违法的事情公司不能干,所以超过3小时的加班不能付钱。

所以你们这些公司搞996,在我们看来就像是拳王泰森有名有利的找谁上床人家不答应非得去搞强奸。

亚马逊为什么“败走”中国

在一个地方待长了,尤其是外国大企业这种擅长用完整价值观体系影响人的地方,总会有点感情。当年UBER中国被滴滴收购的时候,离职员工写的抒情文可以集结成好几本书。亚马逊人低调惯了,我看到的怀念文不多,但也都充满了虽败犹荣一路走好的感情。

凡是在亚马逊工作过的人,对亚马逊今天的雨打风吹去都难免有点感慨。离职员工看待这件事心情复杂。一方面觉得可惜,毕竟再过几年简历上的这段工作经历都不太好跟人解释了;另一方面又都不吃惊,今天的凋零早有端倪,身在公司内部,职位再低也不可能看不到问题。

理解他们。而我呢,我是一个没有感情的亚马逊员工。

我不是不喜欢亚马逊。一个我不喜欢的公司,我最多待3个月就走了,干嘛还待4年,我是变态吗?

有一个电影叫“CIVIL ACTION”,尊屈伏塔演一个专打人身伤害官司的律师,我特别赞成他在剧中说的一句话,“说我对被告没有同情心?我不需要同情心,同情心影响判断力。有同情心的律师就象晕血的大夫一样,应当被吊销执照。”

我是这种论调的拥护者,我喜欢一份工作,认同一个公司,但不会对它生出多少感情。

我喜欢我曾经工作过的团队,认同公司的一些原则和价值观,尤为欣赏亚马逊独特科学的识人招聘流程。但是实话实说,亚马逊这十几年在中国这盘棋真是下得烂透了。

不肯作恶?算是吧。任何内部人都能摸着良心告诉你,亚马逊网站上没刷过一条评论。有个部门专门监管这件事,不许刷好评,不许删差评。这在国内没几家电商能做得到吧。对生意有没有影响?有。但是干不过京东天猫是因为这个吗?

水土不服?中国市场需要什么,亚马逊人心里有数。中国人明白,各种各样的报告累计写得比《冰与火之歌》还长,一遍一遍跟总部汇报,于是外国人也都知道了。晚上不睡觉,那是不困;有病不肯治,那就是不想好。

亚马逊中国能不能做好,从来都是贝索斯一个人的决定。

败原因之一: 从来没有在中国取胜的决心

是否足够了解一个公司,不取决于你在公司待了多少年,而取决于你的职位。我跟贝索斯之间隔着那么多层,当然没法知道他心里到底想什么。在亚马逊工作的那几年,我最想不明白的就是,贝索斯究竟是想不想在中国做生意。

按理说中国这个大市场,是跨国公司必争之地。但是对比苹果、奔驰那些公司,你真的看不出亚马逊对中国有多上心。这里说的还不止是资金的投入。所有中国用户觉得亚马逊别扭的地方,亚马逊员工也觉得别扭。但是大到一个付款流程,小到一个用户界面,都要美国总部才能改。而美国总部没人帮你改。

总部的工程师像是跨国包工队,为哪个国家做项目要看销量说话。一碗水端平,谁也别搞特殊。大家都有的功能,中国都要排到最后才上线,更别提那些定制功能了。对比苹果、奔驰这些公司,你就能知道,亚马逊对中国是有多么不上心。

也许你会说,可是人家奔驰中国的销量也在全球排第一啊。那在这之前的许多年呢?如今在中国赚得巨大利益的跨国公司,谁不是赔了20年的钱才打出了这片江山。你就是想让孩子将来考常青藤,也得先出钱给他上学而思啊!

所以我老是觉得,中国市场前期投入这么大,贝索斯满心不舍得,但是这个前瞻性市场,真撤出去也是输不起。只好这么拉着弓箭步纠结着。

失败原因之二:水土不服,是真的“不服”

前面说过,外企的洗脑功力一流。在这公司工作时间长了,多少都被它的价值观影响。亚马逊中国虽然不牛,但是亚马逊美国牛啊。员工们在中国做业务处处掣肘,烦躁心灰之际,到美国开会交流,赫然觉得精神一震,我工作的怕不是个假亚马逊?

这个不服,不是不适应;是“瞅啥瞅,不服啊”那种傲慢。

看到美国这边的新技术新手段,业务蒸蒸日上,还不时开辟新疆土。苹果和谷歌拍马都追不上的云服务、智能音箱ECHO,无人超市…科技版时不时有亚马逊的新闻,咱们听着也与有荣焉,不由得生出一种“这公司还有救”的信心。

明明知道竞争对手们都是怎么做的,但觉得他们土、没道德,野蛮,不代表先进的用户使用习惯。反正改起来也挺困难,要不就别改了吧….说不定有一天用户能回头是岸,终于体会出我们的好儿来。

你以为这是虐恋小说么!用户的需求你不理,自然有人变着法儿地100倍地满足他们。

贝索斯提倡的“用户至上”,在亚马逊有时候变成了一种傲慢主观想当然的用户至上。

举个例子,亚马逊某个APP更新非常慢,而且没有提示。用户几个月不用,想更新一下,都找不到入口。跟总部提,国内的APP都恨不能俩星期出一个新版本,除了推出新功能,目的还在于刺激用户的活跃度。我们能不能快点更新,更新的时候推送一下。

对方回答:我们故意的不给用户推送,是为了他们有舒适的体验,不给他们造成困扰。

贝索斯为之骄傲了一辈子的专利“一键下单”功能,在中国做调研的时候发现,引起了用户的极度不舒适。用户说我点两下怎么了,我是下单了,但付款前也要让我再确认一下吧不然心里不踏实。这个发现让大家哭笑不得,有一种“有好东西你不要”的委屈。

我在快速消费品行业的经验教给我两件事:

  1. 用户可能有一些奇怪的想法,他们要的可能不是最好的,而是最适合他们的。没有对,没有错,你要做的是满足他们;
  2. 能知道用户想什么已经很不错了,不到万不得已,不要企图教育他们。当然宝洁公司会不停在广告中暗示你每次刷牙挤出超出实际需要两倍的牙膏,奥利奥教你掰开饼干后扭一扭蘸点牛奶再吃。

但他们毕竟没有说不蘸牛奶不许吃。而且你算过这种潜移默化的消费者教育累计需要多少广告费么?恕我直言,你教育不起。

说到傲慢和自以为是,还有一个更好的例子:亚马逊你能不能告诉我,Kindle和Prime的中文是什么?

也许现在中国人洋气到了小卖部售货员都每人起个英文名字,但是外国产品在中国连个中文商标都没有,那就是不想干的态度。

失败原因之三:对中方的极度不信任

每个外企机构都不简单,比亚马逊官僚的公司多的是。有时候恶性公关事件还得越洋请示,外国人该休假休假,该下班下班,把一件小事活活拖成了灾难。

但是亚马逊人真的很努力,总部同事跟中国同事一样忙,邮件、IM一般都回复及时,各种电话会议更是每天不断,沟通不可谓不顺畅,只是沟通得再顺畅也没有用,许多业务部门在中国没有技术团队,沟通得再清楚也没人给你干。

中央统一管理可以理解,毕竟又安全又节省成本。但你现在是要在中国做生意,该雇人就雇人,该找合作伙伴就找合作伙伴,远程遥控就想得天下可真是有点托大了。

逆袭?还是分步撤退

事实告诉贝索斯,在接近饱和的市场和残酷的竞争下,没有巨大的投入就不可能有回报。所以现在放弃了跟传统电商的竞争,留下了三块最具亚马逊特色的业务专注发展。是现阶段能做出的最正确的决定了。

亚马逊说对这三块业务会持续并且加大投入。会增加多大投入呢?让我们看看这三块业务的前景:

跨境购:依托国外亚马逊的渠道,真实货源,比其他电商的海外购更有权威性——但就不知道消费者买不买账。用户当然想要真货,但是流畅简单的购买流程也很重要。毕竟代购也挺方便的。从历史数据看,这可并不是亚马逊的风格。

Kindle:这个没有中文名字的阅读器在小众市场有一批忠实拥趸,且在中国市场没有直接竞争对手。但阅读器从来都不是一个硬件生意,而中国数字阅读的重头市场是网络文学,这又是一个亚马逊不擅长的领域;

云服务:这个业务在中国的落地难度就不用说了…..我就请问你听说过AWS吗?

这三个业务板块,比起传统电商,确实具有更多的竞争优势,但也更需要本土的开发。这一点以亚马逊现在的架构,不是能不能支持的问题,是它想不想支持的问题。

别忘了还有传统电商业务关闭后,余下这三块业务(尤其是跨境购和Kindle)急剧增加的运营成本。

关闭传统电商业务,对亚马逊来说不是一个保守的决策,实际上是一个更加大胆的决策,如果没有强大决心、大刀阔斧的改革和投入,那这一步棋,最后也就沦为全面撤退前的一个步骤了。

已经离开了亚马逊,我就更不知道贝索斯是怎么想的了…我只知道顺其自然是没戏的。毛主席说了,扫帚不到,灰尘不会自行跑掉。

祝福吧

你们为什么把爸爸骂上热搜

甚嚣尘上的“程序员996”之争,在马云发表“向奋斗者致敬说”之后达到了高潮。

印象中这可能是马云首次公关滑铁卢。

作为BAT里唯一一个非技术出身的CEO,马云的情商比什么ROBIN啦, PONY啊都要强多了。

跟那两个一帆风顺的程序员不同,马云看过不少世态炎凉,早年又有过因长相丑被肯德基拒绝等坎坷经历,加上英语老师的背景,口才好,英文好,公众场合几乎没捅过什么篓子。

尤其是当上全国人民的爸爸以后,每年互联网大会上流出的语录都在江湖上流传,一场达沃斯论坛的慷慨发言更是“比你们那些留学美国的程序员都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唯一被吐槽的大概也就是“我后悔做了阿里巴巴”,“我对钱没兴趣”那个采访了。

但即便是被做成了表情包,也是令我们这种穷人艳羡膜拜的一段佳话。人家说的是大实话啊是贫穷限制了我们的想象力。

以往无论什么问题,轮到马云发言,不是一针见血,就是风趣幽默。怎么全国人民的精神导师稍微给年轻人励个志,就被骂上热搜了呢?

看来你就算是全国人民的爸爸,也有些底线是不能碰触的。

去年,马云卸下了阿里巴巴管理者的身份,从马爸爸变回马老师(马云的微博名是@乡村教师代言人-马云),主业从做生意,转为做公益,做导师了。

老师肯定是比CEO话多。做导师以来,马云说的话比过去十几年都多。当然也许马老师以前话就多,不过只对阿里巴巴员工说,咱们平时听不到。

越是地位高,越得谨言慎行。但是精神领袖这个事儿容易上瘾。你要是一呼百应,你也上瘾。马老师现在微博都当社论那么写。再说通篇看下来也没毛病啊?爸爸一定觉得很委屈。

题目都点明了:不为996辩护。你哪只眼睛

马云犯了两个致命大错误:

第一 ,这些话其实也没什么问题,但是说话人的身份有问题。

老实说,996这个词我们也听了有一年了,当初谁也没当回事。一提996总有人说:多新鲜哪,我们还997呢。我们007,我们24-7。就跟谁没加过班儿似的。

996挺不错了,好歹还有个固定下班儿时间呢。我外甥一个大四没念完的实习生都不知道在CBD的玻璃窗前看过几次日出了。

这些话我们人人都能说,唯独马云不能说。你是老板,你是资本家,你是996的始作俑者。你这篇就等同于举着小鞭子对广大谢顶程序员说:别废话,想不想干?想干干, 不想干滚!

阿里巴巴实行996上班制,本身就已经暗示员工想干干不干滚了。你还红口白牙地说出来,打人不打脸啊。

很多人说马云坏,坏在身为企业管理者而如此傲慢霸凌;坏在身为拥有话语权者偷换概念。996这种剥削者手段和幸福生活可不是一码事,996和努力工作也不是一码事,996甚至和加班都不是一码事。

马云以及这些中国企业管理者,都不是坏的问题了,是蠢。

一手创办了中国最有钱企业的马云能蠢吗?是的他蠢。人一傲慢起来,就会做蠢事。

他犯的第二个错误,是不该对996发表任何言论。

看见我说996合理合法了?

我只不过是举我自己的正面例子,告诉你一条残酷而真实的职场准则:世上没有舒坦的捷径好走,只有奋斗才会成功。今天你能够996,是一种福报。

我说得难道不对吗?BAT发明的996,你不想进BAT吗?能去阿里巴巴工作不是难得的福气吗?有人想996还没机会哩。

写完了反刍一下,觉得这锅鸡汤比咪蒙还浓,一定能再创经典,跟“你见过凌晨5点的洛杉矶吗”一样风靡江湖。

这件事无论说什么都是错的。事实上,推行996上班制就是错的,这还有什么可争论的,它违法。

从我第一次听到996,我就觉得它傻逼。

究竟是哪个傻逼想出来的?不给加班费让员工合理合法加班有那么难么?加工作量不就完了。看看人家外企多年来都是怎么干的。

我在一个卖汽水的美国公司工作时,每天写报告写到晚上10点连晚饭都还没来得及吃。老板每天下午5点30准时给我留作业第二天早上9点交。下班你走啊谁拦着你啦?


我在一个卖巧克力的美国公司工作时,有时一天内往返北京上海开会,累得耳鸣。请一周年假装修房子,上司批条子时大方地说:休休休,只要你手机和电脑24小时开着你尽管休好了;

我在一个法国时尚传媒集团工作时,夜里三点老板给发邮件,租了三天酒店会展厅开秀,只要搭建带彩排两天内完成,想几点睡就几点睡啊。

只要你保证把三个人的活儿一个人都干完,咱们就是亲如家人的好同事,咱们就是以人为本的好公司。

夜里起来上个厕所顺便回个邮件也是常事;周末晚上9点在电影院也曾掏出电脑查看过广告是否准时上线。也从来没为这个愤而辞职过。你自己选的工作,职责和工作量都一早签好的,有事通宵,没事回家。

但是后来我去一家国内创业公司,受不了了。

公司每天下班后召集员工开会Brainstorming,漫无目的,毫无产出。干不干活儿无所谓,你得在这儿陪着我玩儿。周五没聊完,周六来。

最恶心的是他跟你说:我们这算什么,人家BAT每周六都上班你知道吗?

这是什么露脸的事儿啊还得意地说。

有时候为了消耗掉这些时光,员工叫了海底捞在办公室吃,每天在园区楼下一圈一圈地溜。

还有的公司更奇葩呢,每周六上班,实行手机位置签到。员工出尽百宝应付,周末雇个闪送把手机带去公司?要不然弄个备用手机放楼下小卖部阿姨那儿,让她每周给签两次道? 干脆还是自己去公司吧,早上拿手机签个道,再去附近看电影做瑜伽。

500强的外企公司,对中国的法律法规怕得要死,绞尽脑汁想怎么在不违法的情况下剥削人的剩余价值。而我国的大公司是:进我屋就是我的人,我让干啥,你就得干啥。

也许归根到底这不是蠢,还是坏。人民日报说得还是轻了,什么企业管理者的傲慢。这就是豪强地主耍流氓:because I can


你存在,在我的硬盘里

有一天,我思想活跃与时俱进双商在线的婆婆有一天问我:“你说现在的明星怎么一个一个都那么红啊?我们年轻那会儿也迷电影明星啊,可也没这么疯狂啊。现在的小孩儿都是怎么了?”

婆婆一发问,我不由得就严肃思考了一下。首先的首先,我们得澄清,现在的追星群体可真不只是小朋友,年龄跨度可大了。最小的迷妹是从小学培养的,而中老年妇女组团全国现场应援费玉清的也是浩浩一股大军。

环顾我的四周,已婚未婚的大姐们岁数也都不算小了,一个钱包里十几年如一日把高司令的生活小照供奉在钱包的男朋友专属位;一个奔驰车后座上放着粉色的杨洋抱枕;有个博爱型,从欧美圈到本地小鲜肉一个都不撒手,老公十几个,江湖人称“迷万人”。这些都是小意思,论追星,我只服清流资本王梦秋。这位骨灰级粉丝,可不是当初玉米大款买买货捧李宇春那么小儿科,她除了利用自己和老公的资源为偶像鹿晗拉拢合作品牌,还在今年与新希望集团一起,和鹿晗成立了清晗基金,正所谓“真正的鹿晗粉,上不了你家户口本也可以上你营业执照和股东名册”。

事态远远比我婆婆想象的更严重。那么我们回到婆婆的问题:事情又是如何发展到这一步的呢?

首先,当然是大家生活变好了,吃饱穿暖,攒下的钱虽然也不够买房子,但总有余钱余力去干这追星的事了。要知道,接机探班买周边都是要钱的。我一朋友听了清晗基金成立的消息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蹦起来,在外企工作了十余年已经进入瓶颈期的她说:本来我以为我这就该开始混吃等死了呢。现在可找到动力了,我就为了让陈信宏每礼拜跟我开会我也得好好为事业拼搏啊!

其次是工作生活的压力太大了吧,每个人都需要发泄自己放飞自我。再没有什么比对着一个遥远的明星可劲儿意淫更安全的发泄方式了,只要你别让自己失控的杨丽娟那个地步。可几十年才出一个杨丽娟呢?一样是变态,每天去机场堵明星的“虹桥一姐”都名声大噪流量变现了,这也不失为一种收获吧。

然后,也是最最最重要的是,移动互联时代,娱乐产品的到达大众的触点大大的增多了。我们婆婆那辈儿不用说了,最疯狂的粉丝看了电视,也不过是给偶像写一封石沉大海的信。收齐了他所有照片都凑不够一副扑克牌,现在的明星无处不在。电视、综艺、广告、公益……前年胡歌最红的时候,据说一口气接了两个亿的广告。他为产品代言,广告商也在花大价钱在替他砸流量,你不被这个品牌reach到,就被那个品牌reach到。你不去苏宁买索尼照相机不去野兽派花店买花你还不吃个必胜客么?生生是逼得我连琅琊榜都没看过就认识了胡歌。

便利的时代可不仅仅是增加了明星作为一个产品触达受众的频次,更重要的是让互动成为了可能。以前的明星只能看,现在的可以摸;以前的明星挂在画儿上,现在的明星演两出戏能变成200多个视频500多个gif。你去网上看看就会发出跟我婆婆一样的感叹,不止是爱到要死要活,而且是个人就能爱到要死要活。活在硬盘里的明星可真不光苍井空和小泽玛利亚。

粉丝们为了表达纯情的深情的疯狂的变态的爱,可以为心爱的明星画像、PS、剪CUT、做MV、写文……承载这些内容的有多种平台,在美国,最著名的tumblr.com, 人称汤不热;在中国,叫https://www.bilibili.com/ (B站)。你以为自己是端庄贤淑不动声色的正经人,泡过这两个网站你才知道世界有多大,群众们力量大。李碧华说,导演可以通过镜头爱抚或掌掴演员。饭制海报和MV全都带着深深的爱以及……滤镜。只看一部电影,你至多对这个演员有点兴趣。然而看过十个不同角度的饭制MV,你会发现连导演都发现不了的魅力。B站尤为可怕,你本来只是图方便去看个cut,结果看到数百人同时在线痛哭流涕地惊叹:啊!好美!嫁我!XXX盛世美颜……听的多了你就不由得相信,这么多人舔屏一定是有道理的,原来这家伙真的很帅呢我以前怎么没发现!这可比经纪公司的主动宣传管用多了,这不就是Earned media (赢得媒体) > Paid Media 和Owned media 活生生的实例吗。

现阶段的UGC我相信绝大多数还都是自发的,经纪公司的智商暂时还只到勾结百度贴吧吧主的水平,怎么用付费媒体放大赢得媒体效应,是他们下一步要考虑的。总不能光指着粉丝财大气粗打广告给鹿晗庆生吧。

然而经纪公司也并不是吃干饭的,作为“产品经理”,他们至少学会了组CP和玩人设。人设这个东西赋予了明星人格魅力和热腾腾的烟火气儿,成了明星硬实力的最好补充。有的明星有性格有演技,那么人设就跟着角色走,相辅相成。如果明星没有实力,那么至少让大家觉得——他还挺努力的是个好人吧!即便是没实力、不好看、整过容、还没文化….然而只要有真性情,黑着黑着也就萌了起来。大幂幂不就是靠自黑成长起来的新一代带货巨星么!

只不过我们的明星人设玩儿的还是有点保守,除了贤妻就是女汉子、萌萌二货什么的,一排坐十几个老干部,闷得要死。你们知道什么叫老干部吗?一年在微博上发24个节气就行啦?付铭老人那才是真格的老干部呢。

可能是朝阳群众看管的太严了,谁也不敢有什么行差踏错,以致于稍微有一个缺心眼愣头青的大张伟,就从内心里百般珍惜地保护了起来,连抄袭都不想再追究下去了。又或者是因为明星本职业务能力太锉,只能靠德育项目加分。没法像Jonny Depp一样毁了公共财产揍了媳妇一样能担纲加勒比海盗,也没法跟霉霉一样换了二十几个男友还能出一张碟大卖一张。

微博上有一个帖子,叫“说一说你对哪个明星黑转粉”,怀着印证的心去看了看,果然85%的答案是黄子韬。今天留两个作业:

1. 选一个路人明星,不特别喜欢也不特别讨厌的,去B站搜一搜他的饭制视频,看完有没有觉得他更可爱了?

2. 选一个你讨厌的明星,也去B站捏着鼻子看一看他的饭制视频,一直看,测试一下多久能做到不讨厌。 

不要嫌我无聊,要记住这是为了印证Earned Media传播UGC的有效性。你要是非拿张杰来挑战自己,这就不是一个端正的学术态度了啊。

论马甲的必要性

今天等电梯的时候,我前面有个人欢腾地左摇右晃,几次撞到旁边人,手里还拿着一罐打开的可乐,分分钟有泼到人白衬衫上的危险。看上去也是衣冠楚楚一条汉子,没好当众喝斥他,但是忍不住板起正义嫌弃脸谴责地瞪了他几眼。上了电梯,经过二十几层的漫长里程……什么?他跟我在同一层下了电梯?走进了同一家公司?天啊我多么希望他是来找人或者送快递的。

忽然发现这种素质低人品差的极品是你的现任同事,除了惭愧、尴尬之外还有会感到惊悚。还好他不是跟我一个部门,还好他的职位没我高,否则将来在公司围着一张办公桌开会时会有多尴尬!

我的朋友也有过跟我类似的遭遇:他刚换了一份工作还没有正式去报道,有天走人行横道过路口,一脸宝马违规地从行人中挤过去,车上戴大墨镜的卷发女人还嚣张地打开车窗骂人,朋友实在气不过向她竖起了一个中指。事后突然觉得后怕:她是谁?会不会是我未来公司的同事?会不会是将来跟我坐在一个谈判桌上的客户?你千万别觉得我们杞人忧天,这种逆天的宿命是经常发生在我们身上的。

那个拿着公文包随地吐痰的可能是你的客户;那个从奥迪A6的车窗里扔出一把纸屑的人也许会成为你的同事;那个在电影院坐你旁边说了50分钟单口相声的人没准会调来当你的上司……一想到这些可能性,那些住在我们身体里的超级英雄和维护治安小战士就全都熄火儿了。谁对谁错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得罪得起他吗?现在仿佛瞬间明白了蝙蝠侠蜘蛛侠什么的出来执勤的时候都戴面具和眼罩,因为布鲁斯韦恩和彼得帕克在现实生活中还要混哪!

对于我们这种孱弱的普通人来说,未避免在职场上狭路相逢造成尴尬,最好还是低调忍耐少树敌。遇到坏人坏事,除了拦路抢劫的和抢钱包的(一般来说这些人成为你同事的机率较低),还是忍着点别替天行道,把那些不道德行为留给警察城管和老天爷吧。

喂,那位出门从不惹事,只爱在网上闲聊拍砖的朋友,也别怪我不提醒你,互联网只有比生活中更危险。“没有人知道你是一只狗”的时代早就过去,社交网络中你一定会留下电子的脚印儿,即便没有认证信息,也不难从共同的朋友圈里追溯到你姓甚名谁。你想没想过有一天,你脱发的老板忽然发现,原来你在微博上也经常嘲笑人秃头啊……于是无缘无故就被穿了小鞋,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所以如果可能,请尽量别让老板同事知道你的私人微博,如果他非要关注你:给他个马甲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