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存在,在我的硬盘里

有一天,我思想活跃与时俱进双商在线的婆婆有一天问我:“你说现在的明星怎么一个一个都那么红啊?我们年轻那会儿也迷电影明星啊,可也没这么疯狂啊。现在的小孩儿都是怎么了?”

婆婆一发问,我不由得就严肃思考了一下。首先的首先,我们得澄清,现在的追星群体可真不只是小朋友,年龄跨度可大了。最小的迷妹是从小学培养的,而中老年妇女组团全国现场应援费玉清的也是浩浩一股大军。

环顾我的四周,已婚未婚的大姐们岁数也都不算小了,一个钱包里十几年如一日把高司令的生活小照供奉在钱包的男朋友专属位;一个奔驰车后座上放着粉色的杨洋抱枕;有个博爱型,从欧美圈到本地小鲜肉一个都不撒手,老公十几个,江湖人称“迷万人”。这些都是小意思,论追星,我只服清流资本王梦秋。这位骨灰级粉丝,可不是当初玉米大款买买货捧李宇春那么小儿科,她除了利用自己和老公的资源为偶像鹿晗拉拢合作品牌,还在今年与新希望集团一起,和鹿晗成立了清晗基金,正所谓“真正的鹿晗粉,上不了你家户口本也可以上你营业执照和股东名册”。

事态远远比我婆婆想象的更严重。那么我们回到婆婆的问题:事情又是如何发展到这一步的呢?

首先,当然是大家生活变好了,吃饱穿暖,攒下的钱虽然也不够买房子,但总有余钱余力去干这追星的事了。要知道,接机探班买周边都是要钱的。我一朋友听了清晗基金成立的消息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蹦起来,在外企工作了十余年已经进入瓶颈期的她说:本来我以为我这就该开始混吃等死了呢。现在可找到动力了,我就为了让陈信宏每礼拜跟我开会我也得好好为事业拼搏啊!

其次是工作生活的压力太大了吧,每个人都需要发泄自己放飞自我。再没有什么比对着一个遥远的明星可劲儿意淫更安全的发泄方式了,只要你别让自己失控的杨丽娟那个地步。可几十年才出一个杨丽娟呢?一样是变态,每天去机场堵明星的“虹桥一姐”都名声大噪流量变现了,这也不失为一种收获吧。

然后,也是最最最重要的是,移动互联时代,娱乐产品的到达大众的触点大大的增多了。我们婆婆那辈儿不用说了,最疯狂的粉丝看了电视,也不过是给偶像写一封石沉大海的信。收齐了他所有照片都凑不够一副扑克牌,现在的明星无处不在。电视、综艺、广告、公益……前年胡歌最红的时候,据说一口气接了两个亿的广告。他为产品代言,广告商也在花大价钱在替他砸流量,你不被这个品牌reach到,就被那个品牌reach到。你不去苏宁买索尼照相机不去野兽派花店买花你还不吃个必胜客么?生生是逼得我连琅琊榜都没看过就认识了胡歌。

便利的时代可不仅仅是增加了明星作为一个产品触达受众的频次,更重要的是让互动成为了可能。以前的明星只能看,现在的可以摸;以前的明星挂在画儿上,现在的明星演两出戏能变成200多个视频500多个gif。你去网上看看就会发出跟我婆婆一样的感叹,不止是爱到要死要活,而且是个人就能爱到要死要活。活在硬盘里的明星可真不光苍井空和小泽玛利亚。

粉丝们为了表达纯情的深情的疯狂的变态的爱,可以为心爱的明星画像、PS、剪CUT、做MV、写文……承载这些内容的有多种平台,在美国,最著名的tumblr.com, 人称汤不热;在中国,叫https://www.bilibili.com/ (B站)。你以为自己是端庄贤淑不动声色的正经人,泡过这两个网站你才知道世界有多大,群众们力量大。李碧华说,导演可以通过镜头爱抚或掌掴演员。饭制海报和MV全都带着深深的爱以及……滤镜。只看一部电影,你至多对这个演员有点兴趣。然而看过十个不同角度的饭制MV,你会发现连导演都发现不了的魅力。B站尤为可怕,你本来只是图方便去看个cut,结果看到数百人同时在线痛哭流涕地惊叹:啊!好美!嫁我!XXX盛世美颜……听的多了你就不由得相信,这么多人舔屏一定是有道理的,原来这家伙真的很帅呢我以前怎么没发现!这可比经纪公司的主动宣传管用多了,这不就是Earned media (赢得媒体) > Paid Media 和Owned media 活生生的实例吗。

现阶段的UGC我相信绝大多数还都是自发的,经纪公司的智商暂时还只到勾结百度贴吧吧主的水平,怎么用付费媒体放大赢得媒体效应,是他们下一步要考虑的。总不能光指着粉丝财大气粗打广告给鹿晗庆生吧。

然而经纪公司也并不是吃干饭的,作为“产品经理”,他们至少学会了组CP和玩人设。人设这个东西赋予了明星人格魅力和热腾腾的烟火气儿,成了明星硬实力的最好补充。有的明星有性格有演技,那么人设就跟着角色走,相辅相成。如果明星没有实力,那么至少让大家觉得——他还挺努力的是个好人吧!即便是没实力、不好看、整过容、还没文化….然而只要有真性情,黑着黑着也就萌了起来。大幂幂不就是靠自黑成长起来的新一代带货巨星么!

只不过我们的明星人设玩儿的还是有点保守,除了贤妻就是女汉子、萌萌二货什么的,一排坐十几个老干部,闷得要死。你们知道什么叫老干部吗?一年在微博上发24个节气就行啦?付铭老人那才是真格的老干部呢。

可能是朝阳群众看管的太严了,谁也不敢有什么行差踏错,以致于稍微有一个缺心眼愣头青的大张伟,就从内心里百般珍惜地保护了起来,连抄袭都不想再追究下去了。又或者是因为明星本职业务能力太锉,只能靠德育项目加分。没法像Jonny Depp一样毁了公共财产揍了媳妇一样能担纲加勒比海盗,也没法跟霉霉一样换了二十几个男友还能出一张碟大卖一张。

微博上有一个帖子,叫“说一说你对哪个明星黑转粉”,怀着印证的心去看了看,果然85%的答案是黄子韬。今天留两个作业:

1. 选一个路人明星,不特别喜欢也不特别讨厌的,去B站搜一搜他的饭制视频,看完有没有觉得他更可爱了?

2. 选一个你讨厌的明星,也去B站捏着鼻子看一看他的饭制视频,一直看,测试一下多久能做到不讨厌。 

不要嫌我无聊,要记住这是为了印证Earned Media传播UGC的有效性。你要是非拿张杰来挑战自己,这就不是一个端正的学术态度了啊。

论马甲的必要性

今天等电梯的时候,我前面有个人欢腾地左摇右晃,几次撞到旁边人,手里还拿着一罐打开的可乐,分分钟有泼到人白衬衫上的危险。看上去也是衣冠楚楚一条汉子,没好当众喝斥他,但是忍不住板起正义嫌弃脸谴责地瞪了他几眼。上了电梯,经过二十几层的漫长里程……什么?他跟我在同一层下了电梯?走进了同一家公司?天啊我多么希望他是来找人或者送快递的。

忽然发现这种素质低人品差的极品是你的现任同事,除了惭愧、尴尬之外还有会感到惊悚。还好他不是跟我一个部门,还好他的职位没我高,否则将来在公司围着一张办公桌开会时会有多尴尬!

我的朋友也有过跟我类似的遭遇:他刚换了一份工作还没有正式去报道,有天走人行横道过路口,一脸宝马违规地从行人中挤过去,车上戴大墨镜的卷发女人还嚣张地打开车窗骂人,朋友实在气不过向她竖起了一个中指。事后突然觉得后怕:她是谁?会不会是我未来公司的同事?会不会是将来跟我坐在一个谈判桌上的客户?你千万别觉得我们杞人忧天,这种逆天的宿命是经常发生在我们身上的。

那个拿着公文包随地吐痰的可能是你的客户;那个从奥迪A6的车窗里扔出一把纸屑的人也许会成为你的同事;那个在电影院坐你旁边说了50分钟单口相声的人没准会调来当你的上司……一想到这些可能性,那些住在我们身体里的超级英雄和维护治安小战士就全都熄火儿了。谁对谁错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得罪得起他吗?现在仿佛瞬间明白了蝙蝠侠蜘蛛侠什么的出来执勤的时候都戴面具和眼罩,因为布鲁斯韦恩和彼得帕克在现实生活中还要混哪!

对于我们这种孱弱的普通人来说,未避免在职场上狭路相逢造成尴尬,最好还是低调忍耐少树敌。遇到坏人坏事,除了拦路抢劫的和抢钱包的(一般来说这些人成为你同事的机率较低),还是忍着点别替天行道,把那些不道德行为留给警察城管和老天爷吧。

喂,那位出门从不惹事,只爱在网上闲聊拍砖的朋友,也别怪我不提醒你,互联网只有比生活中更危险。“没有人知道你是一只狗”的时代早就过去,社交网络中你一定会留下电子的脚印儿,即便没有认证信息,也不难从共同的朋友圈里追溯到你姓甚名谁。你想没想过有一天,你脱发的老板忽然发现,原来你在微博上也经常嘲笑人秃头啊……于是无缘无故就被穿了小鞋,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所以如果可能,请尽量别让老板同事知道你的私人微博,如果他非要关注你:给他个马甲好了。

不骂街

番薯同学奇怪我为什么最近都不怎么认真写博客,我猜其他同学们也有这样的感觉吧。近半年来,我的更新频率低了,博客上净是给平媒的稿子。给杂志写稿,确实占用了我一些时间和话题,或者说写作额度。因为我不是纯文字工作者,分配给写作的时间就那么多,写完了稿子之后,有时就懒得再写什么了。

懒是一方面,其实更大的原因是我发现能写的东西越来越少。你们也知道我,又不喜欢暴个人隐私。连朋友跟我说心事之前,都先警告我:你可不许写到博客上去——你们忘了我是诸葛同学了么。哦,说到这里,插播一则笑话:

心友的老公让她去买一个蛋糕,蛋糕上写诸葛藏藏,我们都纳闷:诸葛藏藏是谁呀?心友说:就是为了多骗点奶油……

笑话完,接着说:不写生活日记,好,那么议论时事吧,侬也看到了,总是有很多人是不允许你持任何反对观点,歌星也好,电影也好,人生观也好,别人只要说点她不爱听的,就沦为弱智、庸俗、或者生活不幸。你理她不是,不理她也不是。我一想到有人看了我的博客气得睡不着觉,就觉得不安,倒好像我干了什么对不起她的事儿似的。何必呢,大家吃饱了喝足了找点高兴事儿干不成么。

中国的网络环境实在太差了。我说的可不是屏蔽或者审查,我说的是千千万万的有热血没脑筋的网民。中国网民上网的第一大去处是论坛,来到论坛的主要内容就是掐架。不管是为明星,为电影,还是新闻,都能血雨腥风地掐起来。我们都看到过玉米斗凉粉,章黑和章枪,前些日子三枪粉和围城粉互骂对方是收了钱的托儿,现在又开始为谷歌事件群情激动了,力挺谷歌的是愤青卖国贼洋奴才,支持政府的是被洗脑的愤青狗奴才,在这种情况下,除非保持沉默,否则说什么都像骂街。

像我这样一个天生的怀疑主义者,在任何观点面前都忍不住地想要看看反面意见。然而我在大家的言论里几乎看不到任何信息,连新闻都是带着强烈感情色彩的。我经常把几本时尚杂志对照着看,一本杂志很喜欢安吉丽娜朱莉,令一本喜欢安妮斯顿,同一件朱皮绯闻,被它们描述出来总是完全不同的故事。还有什么可说的呢,连狗仔队的镜头都没法用事实说话了。

让中国的互联网不成其为互联网的,不会是GOOGLE的撤离,而是不疯魔不成活的网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