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死式养生

我在朋友圈发了张喝饮料的照片,隔天去找朋友剪头发。朋友说:“看你发那杯冰水的照片,可把我馋死了。”

下图是我喝冰水的日常:多半杯冰,小半杯冰水。

这位朋友是非常难得了。她最近因为在坚持一个健身项目,饮食上要求忌冰水。但她也没有谴责我喝冰水是作死要宫寒之类的。

你不知道这几十年来为了喝杯冰水,我都经历了些什么。

记得那年我怀孕的时候,因为端了一杯冰摇柠檬茶进会议室,被对方用三分之一会议时间进行批判,仿佛会议还没结束的我孩子就会从裤腿儿掉出来似的。

(没错我是女的并且生过孩子。这件事我现在不想讨论)

对于生活习惯,或者说一切不违法犯罪不损害道德的事,我基本上认为,大家尽量就不要互相规劝。每个成年人都有自己的选择,你不能假设别人是没经过思考就做了错误的选择(即便很多人可能是)。

比如我怀孕吃鱼生吃到撑,天天涂口红喝冰水,但是我也得接受你不吃螃蟹不吃小龙虾喝菊花茶搁枸杞。横竖你不喂我吃就行了。

活到这个年纪,婚也结了孩子也生了,渐渐也就没有很多人专门跑来和我较劲了。

但是大家对我普遍的印象应该都是“不太会养生,比较爱作死“的那种人。作到今天没有死,可能是因为身体底子还算好,也可能是运气好。但是岁数再大点儿,也就是落个腰酸腿疼百病丛生晚景凄凉。

但是很多事呢,也不是你看到的那么回事。其实我并不是一个放飞自我、没法自控的自由魂。我虽然喝冰水、不穿秋裤、熬夜、喝酒,但我仍然是一个非常自律、注意养生的仁波切呢。

今天就让不靠谱老师来给你揭秘一些作死式养生方法。

首先喝冰水这个事吧,它真是要看体质的。像我这样一个体表温度都比别人高半度、吃个红枣都要流鼻血的人,你让我天天开水泡枸杞,那么也是要常备几个丫鬟在旁边供我泄火了。但如果你冬天在被窝里睡了半夜还手脚冰凉,还是捧着保温杯比较好,至少也能捂捂手啊。

喝凉水VS喝热水,其实没有对错,贵在坚持。别说你们喝惯了热水怕凉,我喝惯了冰水,偶尔喝杯热饮还拉肚子呢,真的是练习了很久才能适应。

再说说我不穿秋裤这件事。不穿秋裤,并不是不怕冷。是北京的暖气太热。冬天穿的里三层外三层,一进商场办公楼就跳脱衣舞也不太好吧。最方便的方法就是穿单衣,外面罩一个过膝的长大衣。我最厚的羽绒服简直是床棉被,真可谓是穿多了怕热着穿少了怕冻着。可以说是非常疼爱自己了。

最后不免又说到了喝酒这件事。我朋友都认为我是个十恶不赦的酒鬼,每天大概很少有清醒的时候。她们关切地问我:你每天这么喝,身体受得了吗?

我不怪她们,毕竟平时我的朋友圈是这样的

而喝酒的时候天色一般都是这样的

但是你们也要知道,女明星举着一个大汉堡,拍完照后并不见得把它一口吞掉,而仁波切我拎着一瓶酒,也并不一定要把它喝光啊。

我也并不是每天喝酒,我甚至没有酒瘾。两个星期不喝酒我也可以啊,事实上我试过两年半的时间滴酒不沾。不过一天的任何时候都可以喝酒倒确实是我的才艺。

即便算上年轻不知天高地厚的时候,我喝醉大概也不会超过20次。已经有很久没真正醉过了,你以为是我酒量大吗?呵呵。这就是传说中的养生了:

大家刚刚欢聚一堂,空着肚子开始第一杯的时候,我已经吃了些垫肚的东西、喝下一瓶养胃的酸奶了;

每喝下一杯鸡尾酒,我都有灌下一大杯冰水,防止脱水和夜里口渴;

大家还在握着最后一杯小酌的时候,我已经开始冲花旗参茶醒酒了….宿醉?不存在的。毕竟明天还要喝呢。

当然你会说,干脆滴酒不沾,不是对身体更好吗?错是没有错,但你忘了生为人,我们脆弱的身心都需要照顾。在不开心、焦虑、愤怒、崩溃的时候,你是出去危害社会呢还是委屈自己呢?两权相害….取谁我都不忍心,不如一口泯恩仇。

最后送你一杯RAJ同款Grasshopper,祝你的每一天,都是一个开心的撩妹天。

面斥不雅

昨天做梦和一个生过点嫌隙好久没联系的朋友碰见了,大街上,冤仇还不到装不认识的份儿上,只好聊了起来。也都不是什么有气节的人,东拉西扯几句气氛就和谐了,已经开始约着要一起吃饭了。然后道别的时候,这朋友握住我的双肩真诚地说:”咱们这可就算和好了啊!”

即便在梦里也能清晰地感觉到当时的尴尬、惊怒和羞愤……你一定要提吗你一定要红口白牙地当面说出来吗?比起任何具体的利益冲突、我坚持的原则,这才是真正会得罪我的事吧。为什么有些人是那么喜欢表达,他们的字典里没有难为情这三个字,无论是高兴、悲伤、爱或者恨,都可以冲口而出,美其名曰真性情。而我至今都没有想出一个妥当的方法暗示别人吃饭不要吧唧嘴。

这世界上所有的道理都可以事无巨细地签在合同上,而这世界上再细微的感觉也应该是心照不宣的,一旦需要加括号或者画外音注解,马上就不值钱。而且你怎么知道人家不明白?也许只是给你留着面子,何必一定要捅破这层窗户纸,双方难堪,可怎么下台。

有人说过我“早晚被死要面子害死”,是,要面子还是实惠?一般情况下当然是实惠,但是感情本来就不是论斤称的东西啊。这上头有什么实惠可言呢?每当听到那些本该是心理活动的话被赤裸裸地说出来,我简直想一拳把自己打晕过去免得手脚没有地方放。

现在仿佛特别兴事无不可对人言,二百五张嘴什么都说也成为一种大情大性。Sorry,我接受唔到。喜欢我,最好别红口白牙说出来,我该说“谢谢”还是“过奖”?也许最好用是郭德纲那句“太捧了” 。不喜欢,更加不必当面羞辱我,此生并没试过主动去粘谁好吗!我比任何人更知道自己的缺点,阁下又不是我老板,很不用您帮忙指出来。

你不知道你说的话会对别人有什么样的影响。我三四岁的时候,大我4岁的表姐到家里来玩。身为外貌协会的我,因为有个特别美的亲姐,所以皱着眉头认真问表姐:你怎么长得那么难看啊?小表姐傻呵呵笑貌似完全没往心里去。可是十几年之后,她去整容了你知道吗!且整得有七八分我亲姐的影子,没心没肺的熊孩子都有心理阴影,何况我们。

人各有志,我并没拦着别人快意恩仇,可是我喜欢那些和我一样,连微博小号都不敢吐槽熟人的怂人。不过是网上三言两语、互相关注的交情,生活中全无交集,这辈子也不见得有相见的日子,我也不知道我怕的是个什么。大概就这个性子,几十岁了,也不准备改。谁不合脾气,敬而远之。你要觉得我容易被得罪,就算我腌尖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