垃圾

前几天跟朋友吃饭,他跟人介绍我是“微薄上那个愤青儿”,他这么说大概也就是图省事,并没真的要给我贴个标签,但我疑心也许真就有人是这么看我的,就好像著名华人女作家黄佟佟说有人觉得我“女权”一样。有些事不管你乐意不乐意,也不管是否符合实际,都是硬要栽赃给你的。哪怕你其实什么都没干。

我是愤青儿?我连日本都不反,国事也不谈,每天除了吃就是穿要么就是听音乐看电影,还不看欧洲文艺片,毕生与之较劲的也不过就是乱扔垃圾的、公交上用山寨机放音乐的、在电影院聊天儿的。我还可以再无聊、再庸俗、再软蛋一些吗?难道就因为我没张罗着救猫救狗,没转点儿XX活佛慈爱基金的,就变成愤青儿啦?

其实我心里约莫知道是为什么。我厌恶很多人很多事,虽然没有说出来,但那种厌恶恐怕都不仅仅流露在眉梢眼角。在这个星球上我快走投无路了。这副对人类厌倦透顶的残躯上就是再生出两只触角来恐怕也难以和他们沟通了,所以才选择在大多数事情上闭嘴闭嘴闭嘴。我跟你们这些不肯讲逻辑的人咋说理呢?我特么跟你讲道理,你特么跟我谈感情,而且这感情还是拙劣地表演出来的。

我对任何观点都没有意见,只要有论据——甚至没有论据都成,你就跟个五岁小女孩似的坐地上乱蹬腿儿哭天抹泪:什么嘛,人家就要这样嘛~~~你拉下脸来不打算讲理了,也算是一种态度吧。但是你动不动庄严地摆出一堆论据,而这些论据一来不是事实(或不见得是,反正你也不关心),二来跟论点一点关系也没有,我可就不高兴了。咱们也念了那老些年书,有的都念成硕士博士了,还位高权重挺有社会影响力的,可不带这么丢人的了。

噢,说起随地乱扔垃圾的,他们有三种:一种人隐隐知道乱扔垃圾不对,但实在懒得去找垃圾桶又不愿意拿手攥着,偷偷摸摸扔了心还有点虚;第二种人素质低下全未开化,理直气壮认为这把纯天然的大鼻涕不甩在地上甩在哪儿?最后一种人懂文明讲卫生,捏着鼻子说我也分地方的,你看我们家也收拾得特干净,我就是瞧这儿脏我才扔的。

值最多大嘴巴的就是这第三种人。当然我只是在说扔垃圾。

四只鸡翅引发的无聊

我有时候也闹不清自己是真忙还是假忙,买对麦当劳的腐乳鸡翅吃都能有许多意见。莎士比亚说“最大的无聊就是为了无聊费尽辛劳”……好吧我承认我很无聊,但是看到这样不知所云的包装设计真的让人不吐不快啊。

首先请看正面。左边写着“大鹏展翅”右边一只石化的没翅膀秃鸡。且不管肯德基曾经做过“大鹏展翅、盐酥半翅”的广告,你到底想说什么啊麦计?是想证明这盒子里的两对翅是来自鸡而不是鸭么?“我就喜欢”的slogan成功注册了商标拜托你也别写在这里啊,找个固定角落stamp下去,R不用放那么老大个儿好伐拉?
e6ada3e99da21
再把盒子竖起来,熊猫很可爱。跟你有毛的关系?dreamwork授权你独家使用了是吧?唔该你create少少linkage出来好吗!如果只是为了吸人眼球,把打功夫的熊猫印在盒子正面好不好,你真以为所有消费者无聊到像我这样把盒子翻过来看。
e7868ae78cab1
左右两侧就更搞笑了,“盐焗鸡翅”:左边一袋”flour”,右边一只鸡……呃,你到现在还担心大家不知道鸡翅来自鸡身上,但你知道吗,并不是人人都识英文啊亲!即便我们都懂得”flour”是面粉,你的意思是想说:“我们的鸡翅是裹着面炸出来的”对吗?就算这是个白痴的看图示意,左边也应该放袋盐吧亲!
e4bea7e99da22
卖辣鸡翅倒是有个盐瓶子……个么麦辣鸡翅就不裹”flour”啦?逻辑呢??逻辑呢???e4bea7e99da21

麦计啊麦计,你的brand manager是哪位啊。小小四只鸡翅装纸盒,你究竟想传递多少个message?好吧,不是每个消费者都像我这么吹毛求疵。事实上,真的没有消费者会颠来倒去看你的包装盒。包装盒即使有四面,也不意味着必须将它填满。如果你真有那么多话想跟消费者说,拜托用点心,看看人家:配料表也能有春天!
e5b18fe5b995e5bfabe785a7-2011-06-19-e4b88be58d88041116

不可爱的人

彭羚小姐有首歌叫“不可爱的时候”,具体怎么说忘了,大意就是:我花枝招展温柔乖巧的时候您才待见我,但我也不能老端成这副样子呀,其实我不可爱的时候,往往才是加倍需要爱的时候。

这要求矫情不矫情先搁一边儿,我想说:彭小姐你已经好彩了,起码你还有可爱的时候。这个世界上根本还有很多永远就不会可爱的人嘛。你让人家情何以堪?

有一次大家在班车上议论公司一个天怒人怨的极品老女人,某甲迷惑地问:“你们说,她知道自己讨厌么?”某乙干脆地说:“一定不知道。她要知道自己讨厌,她就不讨厌了。”单听这话是超有逻辑的真理……但用实践一检验,就知真理是多么苍白——我就深深知道自己为何不可爱,但这要改谈何容易!

某同学怒极曾经说我:“只要你愿意,你可以讨好任何人。但你就不!”不错,大众的审美情趣其实相当简单,满足起来却又不像去拜见长辈换件颜色衣裳那么方便。我不知道做什么才能人见人爱,最起码也知道如何才能不让人扫兴—。但是有时,原谅我无论如何也做不到。

一个悲观主义者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受到欢迎的。一方面大概人人知道活着艰难,所以不遗余力地励志,时尚杂志连一条裙都能讲出女权来,意淫的励志电影无论多烂也可以卖座;另一方面又觉得没心没肺有辱斯文,必须隔三差五端起面孔感悟一下人生——于是您瞧,像我这样发誓玩笑过一生又不耐烦打鸡血的人,是注定要被鄙视的。

你知道怎样才能讨人喜欢吗?做一个积极向上的人,做一个听见什么都不会冷笑的人,做一个什么都肯相信的人,做一个不煞风景的人,做一个肯把自己剥皮儿给人看的人,做一个喝醉酒不摔瓶子、与人执手谆谆谈人生的人。

甚歉,我做不到。

YK和番薯私生活大起底

88574183

在人们刚知道性生活是怎么回事的那几天,看见谁都不由自主地联想到他们在床上的样子。特别是那些貌不惊人、老实木讷、平庸朴素的人,你甚至觉得他们在社会上的功能就剩下吃饭如厕和工作了,但是你又知道,他们回家也是要过性生的呀!

在人们知道婚姻是怎么回事儿以后,忍不住就开始琢磨别的夫妻是怎么过日子的,尤其是:他们吵架不吵架?越是看见那些恩恩爱爱,甜到冒泡的夫妻,你越是会想,他们也会吵架吗?他们吵起架来是什么样子?

是的,如果那些洗衣粉广告里的甜蜜夫妻都有可能吵架,像我和番薯这种老百姓又怎么可能不吵架呢?这简直是例行节目。不过吵架这种事,你不做给人看,你不跟人说,是没人会知道的。我和番薯都属于守隐私又爱面子的人,以前吵架是绝对不肯给人知道的。即便在家中斗鸡一样唇枪舌剑了两个小时,如果有人敲门,能马上在20秒内换上一副温和悠闲的脸谱去开门,跟人谈笑风生两个小时,送走客人再接着开始。

所以说有孩子的人还真是尴尬啊,即使关上门,还是有一个支不开的旁观者。据说我小时候有一阵子有幻想狂,总是口是心非,喜欢说一些惊人之语。我的父母是强烈的性格互补型,爸爸脾气暴,妈妈是老好人,她一辈子最生气的时候也不过是:“你这人怎么这样儿啊……”所以我父母就算闹别扭,也是没法“吵”起来的。但是有一次我爸的同事来访,他们刚好出去了,我从邻居家走出来跟他们聊天,人家很少见三岁就这么话多的小朋友,所以就一直跟我聊,逗我说:你爸爸妈妈平时打架么?我不假思索地说:打啊,打得可厉害了!

于是我爸爸妈妈就很尴尬,这件事你还没法解释,同事都笑得前仰后合得的。

吵架不是什么光彩事儿,一般人都不乐意让别人知道。即便是那种最爱在网上曝个人隐私的人,曝的也大都是跟老公调情二三事,或者情人节礼物二三事,以及降服老公二三事。真刀真枪打起来的时候,都默默地此处省略两万五千字。其实就连跟闺蜜抱怨老公也是有风险的,当然她可能很同情你,但同时她又会默默地想/跟别人说:XX的老公怎么是那样一个人啊,怎么对她那么不好啊……谁的生活都有阴暗面,把你私生活最丑陋的一面拿出来,也不见得那么令人羡慕。

我现在不怎么介意了,朋友如果问我:你们俩平时吵架吗?我又会用我三岁时候那种语气说:“吵啊吵啊!”对方都弄不懂我为什么那么兴奋。我倒不是因为岁数大就不要脸了,而是结婚时间长了,就有点皮了,好比你穿了一件新衣服出门,开始昂首挺胸的,走了一天走累了,也就开始含胸驼背地趿拉着走路了。而且朋友那么热切期待地看着我,我有责任诚实地告诉她真相,让她松一口气。

过去的老电影里经常有这样的台词:我跟他过了一辈子,从来都没红过脸……我不是不相信有不吵架的夫妻,只是以我的境界,实在难以想象他们的生活。不过有人说:不吵架的夫妻不是真夫妻,吵架说明感情好,我又不能同意了。那种越闹感情越好的,叫做耍花枪好不好。无论何种规模的吵架,过程都是挺丑恶的。而且夫妻间的吵架往往没有原则可言,导火索只是一件小事,不解释倒还罢了,越说就越搓火,有时候你都怀疑,两个瞧对方如此不顺眼的人究竟是怎么走到一起来的。吵到最后往往也都不是破涕为笑尽释前嫌,多半是为了把日子过下去或者赶着出去吃那顿定好的大餐而草草收场,各让一步,猥琐地很。

夫妻俩有架吵,并不直接证明你们还有话可说。唯一值得庆幸的是,至少你们还在同一个智力水平上,相信同一套逻辑思维。我自从看了博客的留言才知道,原来世界上有许多人你是没法跟她沟通的,更多的时候,你只能冏到无语。

我想起麦片跟我讲的一个笑话了,某女跟男同事说不通,生气了:“不跟你说了!简直是鸡同鸭讲。”

一只鸭子一只鸡,鸡叼着鸭子鸭子叼着鸡!

需求之层次

说起宗教来,好像我是对帝哥的理论有点逻辑上的不认同,也有人觉得我是主观意识太强而无法接受权威的洗脑,实际上这都不是主要原因。事实上你加入任何一个宗教,都不可能只是单纯的思想上的皈依,这意味着你自动成为一个社会组织的一分子。而这个组织,不管是党派、宗教、社团,甚至是兴趣小组,有时候可能会给你撑腰,另一些时候也必定要你承担责任。这种拉帮结伙的事儿,是我最不乐意干的。

别误会,我不是那种孤芳自赏独来独往的人,我无限赞成聚众吃饭、打牌、野营、篝火晚会……但是不必每回都是同一伙子人。合则来,不合则去,兴之所至,千万别弄成每周一次,跟过组织生活一样。我极之害怕这种“我是社团一份子”的归属感。

据说这种归属感可以满足人类尊重他人,和被他人尊重的需求,属于高层次的需求。而我呢,我不知道我是没发育好,还是发育得太好了,一直没有这方面的需要。我不需要待在一个群体里,一呼百应或者同声同气来证明自己的存在及价值。这个问题十分深奥,就像我对爱一向不饥渴,是因为我麻木不仁呢,还是因为我的人生中从来不缺乏爱?

能不能被人认同、夸奖,对我来说真的不算一件大事。或者我习惯了失望,觉得人生中还有其他更重要的东西。但是冏就冏在我的这些追求几乎还全都在低层次徘徊,比如我需要一个凌晨两点可以随时拉出来跟我喝酒的朋友。不,他不用懂得品酒,不用搞气氛,也不必跟我高山流水地谈心事,他只需要该喝的时候把酒喝下去就行了,我需要的是一种单纯又复杂的感官刺激。你觉得容易吗?这又算是哪一门子的需求呢,我甚至不是一个酒鬼,这种事很可能我半年才做一回,但它确实是我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环。

我想人的需求大抵也都分那几类,特例没可能发生在我身上,只是每个人满足需求的方式不一样。我记得有一次在车上,听同事和老板争执:……有的消费者就是有随时嚼东西的需求……老板打断他:米高,那不是需求,那是行为模式,是消费者满足需求的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