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下午我在K房抽疯

泼墨同学曾经说,中年妇女喝着气泡酒在K房狂吼“原谅我这一生不羁放纵爱自由”感觉好极了,我当时以为可怕的是中年妇女,现在才知道致命的原来是“气泡酒”,气泡酒并不利害,但他们怎么能整个下午只提供气泡酒一种饮料!尤其是当中年妇女中午刚陪老豆喝过一杯白酒的情况下……所以两枚中年妇女基本上一下午都处于歇斯底里的状态,扮深情扮哀怨扮天真都不给劲儿了,曲目从张震岳和五月天开始,再到陈升和陈医生。以至于母们加菲谢老师哭着哀求我:“可以开始点女的唱的歌儿了么?”你以为,我模仿陈医生唱“反高潮”就是个容易事儿么!!!

基于各种歇斯底里,我真的认为唱K是件很私人的事儿。感谢跟我唱过K的那些人,有足够的力气陪我歇斯底里;也更感谢她们在没有男麦的情况下,每次都挺身而出扮演李宗盛、王杰、周杰伦配合我,我尤其想到泼墨同学舍身扮黄耀明跟我唱流氓歌曲“漩涡”那一回,你们也真是挺不容易的。

至于每次都有的MV观赏环节,我再次力荐了何韵诗和陈冠希出演的《劳斯莱丝》剧场版,我偶像黄伟文那样由衷地歌颂同性恋,“能成为密友大概总带着爱”,不论男女,誓将一切暧昧朋友关系一棒打死。而两个人是多么好看呀,劳斯与莱丝,都是花样男子。

13 thoughts on “那个下午我在K房抽疯

  1. 喜欢eason不代表粤语就好啊,就好像喜欢吃不代表自己就会做,晓得办公室生存法则,自己不一定做得到,不写稿子,就停止写东西呀。。。

    我发觉留言这件事就帮解决便秘一个道理啊,一通则顺,并且一发不可收拾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