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要问这种送命题

 亲戚家的孩子最近谈恋爱了。经常在网上求救。卧槽我女票又在问我问题了! 在线求答案挺急的。我以为问的是“我和你妈同时掉在海里你救谁“这种无情无义无理取闹的千古矫情题,结果不过是问他”这双靴子好不好看“。

这种问题,如果是在闺蜜之间,那简直可以热火朝天地聊两个小时,最后以互换十个淘宝链接结束一个愉快的晚上。然而拿来问情商和审美双低的直男男友,这就是一道送命题。

傻子都知道,不好看是万万不能直接说的,然而说好看就对了吗?你还有没有点原则?

”这双啊,鞋头形状有点怪吧?“你懂什么,直男审美!

“你穿什么都好看。”你敷衍我啊?

“现在穿这个毛靴子有点热吧?冬天都快过去了。”我说要买了吗?花你钱吗你上来就DISS?

“买买买!”买你妹啊这是巴黎时装周新款,还没上市呢。

这种对方注定接不住的话题,原本无害,但是尬聊下去往往都是一肚子不痛快。往往就是女朋友截图发到微博,“分享一个奇葩宇直男友”。

现在好想特别流行这个,发十个近似色口红给男朋友,让他分辨色号;发一个新奇美容蛋的照片,让他猜有什么功效。故意看男友们出丑,然后聚在一起吐槽。

如果非要把这个举动往善意的一面想,可能这些女孩在骂男朋友是“宇直”的时候,戏谑中还是有一点小安心的。毕竟女孩子找对象谁也不希望对方是弯的。这种心理直接对应了对同性恋表露出莫大兴趣的“腐女”角色定位。是一种对两个群体都不怎么尊重的轻佻态度。

可能是近代女性被父权社会欺负得狠了,近年来女性主义觉醒抬头,在社会上虽然未能做到跟男性真正平起平坐、同工同酬,但是特别喜欢有意无意在气势上压男人一头,包括嘲笑他们和折磨他们。然而这对女性崛起真有帮助吗?并没有。你们整天谈论的,还不是男人。

抛开严肃的社会意义不谈,你们开心就好。但是这么做真的开心吗?扮靓、购物都是有趣的事情,有趣的事情,难道不是和志同道合的人一起做,才更有趣吗?跟闺蜜聊着一季新的时尚潮流,难道不比跟男朋友聊更靠谱?还是说自从你有了对象,你的宇宙里就只有他一个,万事万物只能与他一个人分享?说实话,你男朋友要是能火眼金睛分辨出南瓜色、焦糖色、脏橘色,对十种化妆刷的尺寸功用如数家珍,恐怕你也不是很开心吧。

男女天生兴趣点有所不同,这个很正常,不说明任何人心智有问题。在这一点上,不得不说男人还是比女人要拎得清,看球,找哥们;打游戏,找哥们;喝酒,冒着被女朋友削的生命危险找哥们儿。这种目标受众细分的方式再正确也没有了。而女朋友,还要骂人家渣男。每时每刻都陪着你就不是渣男了,你的安全感,还真的只有花生米那么大。

刷存在感的女同性恋

疑似女同星二代摇滚歌手窦靖童第一次在国内公开表演,网上就是一片赞美声。爸爸是摇滚传奇,妈妈是歌坛女王,来自基因的实力当然不容忽视。但是评论却大多集中在她的台风和形象,形容的词汇更不是给女性常用的:帅炸!酷极了,老娘已经被掰弯了好吗……

说良心话,窦靖童在容貌上并没有巧妙地继承父母的优点,没有母系标志性的大眼睛,却也正好没有父亲发胖前清秀的窄面孔。从小背着一个“遗传失败”的污点长大,一直到上大学,才凭弹琴唱歌一雪前耻。但除了才华之外,真正让她获得新一代兴趣和关注的,恐怕还是她中性化的打扮,和疑似同性恋的身份。

窦靖童曾经在社交媒体上毫不掩饰地发布自己和漂亮女朋友的亲密照片,她并没有明确说自己是同性恋,但是这种恣情随意的影像宣言强烈地传达着一种“什么同性异性只要开心就好了哎你真八卦和老土”的情绪。不管真相与否,大家反正更愿意她是个女同性恋。这样难道不是更有趣吗?如果她不是这样,就算她是王菲的闺女,各路公众大号儿也不至于那么兴奋。

坦白说,我国的同性恋文化还是挺落后和低级的。对同性恋的文明程度,不光体现在你作为同性恋被多少人排斥和歧视,更体现在被多少人关注和另眼相看。我国的现状是:老年人对这调调儿还是一万个看不上,而90后已经开始拿它当时髦的生活方式了。

做了个不完全采样,据说现在很多大城市的大学里,同性恋已相当普遍,而被采样的学校里,无一例外是女同性恋的比率更高。高调晒出自己性向的,往往是那些T (充当男性角色的一方)。她们留短发、穿中性衣服、粗声粗气、举止硬朗。而且都是一脸被别人欠了一万块钱的样子,绝对没有一个高高兴兴的——否则还怎么酷啊。

校园同性恋也许并不能当真。在青少年时期,女同性恋远比男同性恋更易被人接受。早在大家熟知同性恋这个词的时候,女孩子们就已经勾结搭背手拉手上厕所了,即使睡在一个被窝里,也不会让人瞧着别扭。而且男尊女卑的社会里,“假小子”“女汉子”一直是褒义词,而女性化的男孩子则是“娘娘腔”。所以即便真是花样弯男,也被迫于舆论装装汉子。

也许还有人认为,如果不是人见人爱的大美女,走到另外一个男性化的极端会是刷存在感的捷径。可惜她们不知道,做一个合格的帅T其实远比做一个可爱的美女难多了……首先你得高,身高160以下的就退下吧;然后你得瘦,100斤以上的请你休息;必须是平胸:如果出门还需要穿胸罩(不管什么尺寸),你就输了。除了这些,巴掌脸白皮肤浓眉削腮深轮廓一个都不能少。否则你还是做一个美图秀秀的少女吧!

爱从来都没赢过

2015年6月26日,美国最高法院做出裁决,联邦法律承认同性配偶的婚姻权利,意味着从此在美国所有的州(也许德克萨斯除外),同性恋婚姻合法了。

这是美国的一小步,人类的一大步。同性恋衷心为美国人民高兴,异性恋也得说点什么表态自己政治正确。法令通过当天,在中国的社交网站上,彩虹的密度竟然覆盖了绿光(同日中国股市大跌)。令人欣慰的是,除了极少数段子手还在恶搞,多数人都是带着“LOVE WINS” (爱赢了)的标签转发的。

一切都很好。我只是想问:爱和婚姻究竟有什么关系啊?也许同性间的恋爱最感人的地方就在于他们并没有目的。没有婚姻的要挟、没有世俗的承认,不用生孩子带回老家上坟去……还要在一起,那只能是为了爱啊(稳定的性也是爱的一种)。现在同性爱人之间也不免要出现这样的尴尬场面了:啊你不爱我,你不肯跟我结婚。你不过是想我跟你结婚!然后吵一架之后感情破裂了。

婚姻并不是爱的表证,也不是爱的必然结果。恰恰相反,大家是因为不够爱才结婚的。但是它也并不能保护爱,婚姻的价值无非就是:万一爱完蛋了,你多少还能得到点啥(或者失去点啥)。当大家还沉浸在庆祝同性恋婚姻的余韵里,结婚10年育有三子的本阿弗莱克和詹妮弗加纳离婚了——先别嚎哭“再也不相信爱情了”,这关爱情什么事啊,你应该不再相信婚姻才对啊。

可是看看你周围,并没有人不相信婚姻。即便是在最春光明媚云淡风清空气中都是糖粉的日子里,也没人想心无旁骛地谈一场恋爱。大家都只想结婚。一切不以结婚为目的的恋爱都是耍流氓。爱算是什么玩意,它谁都赢不了。

其实我们懂的,同性恋的婚姻合法化,除了在姿态上对同性恋群体是一个巨大支持,在实质上也是有很大福利的。因为美国以家庭为纳税单位,夫妻(尤其是有孩子的夫妻)比单身能享受更多退税的政策。同性恋婚姻合法化,会把一部分渴望组建家庭的同性恋人解救出来,获得物质和精神的双丰收。但是这真的就能让那些对同性恋的歧视和偏见稍减吗?我们现在连中国社会上已婚人士对单身人士的歧视还没有消除呢!

同性之爱,比异性恋更需要勇气,值得得到我们拥有的一切最美好的东西,而婚姻制度,可不算其中之一。

牺牲值多少

我认得一个在外企工作的漂亮女孩子,她留有一头齐腰长发,没烫过没染过,漆黑笔直。这么美的长发当然不愿意梳起来,她一身利落的短西装高跟鞋配飘逸长发简直就是办公室一道风景,别提多么潇洒与飘逸了。结果有一天,她要转去别的部门做咨询项目,老板跟她说:“你这头长发,不符合客户心目中专业咨询人士的形象,最好剪了它。”她左看右看,也没有看到什么更好的工作机会,于是就只好去理发店剪成了英姿飒爽的齐耳短发。

如果你是女孩子,你就知道这是多么大的牺牲。理发师告诉我,十个自愿来剪短发的长发妹,差不多有九个在第一剪狠狠落下的时候都忍不住会哭。男人尽管说什么头发长见识短,好像因为它不痛不痒就没有生命力,但养一把长头发是多么不容易的事啊,得花多少时间和金钱呵护它:洗发水、护发素、发膜……又洗又吹又梳,拉直、焗油、修剪,热风筒怕吹断了,睡觉怕压坏了,夏天怕热冬天怕风,洗头水广告上那迷人地轻轻一甩,背后是多少功夫,就为了一份工作,剪掉它?

留长发不仅为漂亮,它还可以是你的签名式。在这个讲求个性的时代,大家都练有一两下散手,David的黑色细胶框眼镜、Ellen的字母项链,Zoe的超大公文包,Lilian永恒的三寸高跟鞋,以及……长到腰际的黑发,是这些小小细节把我们从一个大厦里面目模糊的张三李四中区别开来,给紧张苦闷的职业生涯带来一点小小的乐趣,什么?每天上班脸上换上同一副温和礼貌的专业微笑还不够,现在他们连处理身体发肤这点尊严都要拿走?

可是没有办法呀,这种事不会写在员工手册上,也不属于歧视的范围。社会的法制系统发展越来越健全,男女不同工统筹可以抗议,妇女怀孕期间不得被解雇,但是这种无名肿痛永远无药可医。因为以貌取人是千百年来大家的偏见:艳若桃李的女人是花瓶,留长头发的女人生性柔弱,男人斯文干净讲究穿着是同性恋。你以为老老实实穿套西装就能混职场了?情况远比这个复杂,各行各业都有不同要求。越不修边幅的技术人员越让人觉得可靠,广告公司的男设计师最好光头或长发,就像导演经常留一把大胡子,否则就不像艺术家。有个著名的民营电脑公司,一向要求员工着装朴实低调,可是近年来设立一个新部门,专门研究竞争对手苹果公司的电脑。这新部门招收员工的首要条件就是特立独行有创意,除了人品精灵古怪之外,连着装都要求非常时尚。你当然也听过某时尚杂志的员工大白天都得穿着沙沙响的晚礼服办公,某奢侈品牌招一名店长,暗示猎头候选人至好是男同性恋。

想好,你总得扮演一个角色,这些牺牲都还算身外之物,看你肯牺牲多少,值不值。就从这个意义上来讲,也应该找一份自己喜欢做的工作。这并不是开玩笑,我有一个朋友已经做到唱片公司高层,他当初选择这一行,除了喜欢音乐,很大的原因是他们公司任何时候都可以穿短裤球鞋上班,并把脚搁在桌子上。

赶客五招

说起售货员的服务态度来,摔脸色强买强卖是职业道德问题,除此之外她们还有一些无心的陋习:

1.亦步亦趋地跟着顾客,我需要的时候有人招呼我就行了,采取人盯人战术,本意可能是要随时刺激我的冲动型购买,但是感觉倒像怕我顺手牵羊似的。

2.毫无原则的表扬——我知道她们的目的是为了促成交易,但是她们不是真认为我饥渴到了花钱买表扬的地步吧?

3. 罔顾客人的身材和特点,推荐本店最畅销款式:我们不要求售货员达到美指的水平,但是最低限度她可以询问一下客人的需求先,人家是想要休闲的正式的宽松的紧身的套头的开身儿的带尖儿的带刺儿的带刃儿的带锁链儿的还是带峨眉针儿的……

4. 卖内衣的坚持要进试衣间服侍你试身的……就为了能避免这些尴尬局面,我也盼着我国同性恋能早日合法化。

5. 认为自己是成衣零售界的张秉贵,瞧一眼客人就知道人家的尺寸,并且坚持到底:不,你不用穿大号的,你穿中号的就可以!

大佬,我也许不太了解您家衣服的版型,但我跟我的身体相依为命这些年,没有谁比我更了解它。为什么她们可以那么自信呢?“不可能!你多大腰?”难道您们家上半身最粗的地方是腰么?

我觉得除非客人没主意,否则最好让她自己做主,要多大号,就给她多大号。如果不合适,她又不傻,还不会换一件重新试过?

对成衣售货员来说,我简直只有这一个要求,只要不在尺寸上跟我较劲,态度差一点没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