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要问这种送命题

 亲戚家的孩子最近谈恋爱了。经常在网上求救。卧槽我女票又在问我问题了! 在线求答案挺急的。我以为问的是“我和你妈同时掉在海里你救谁“这种无情无义无理取闹的千古矫情题,结果不过是问他”这双靴子好不好看“。

这种问题,如果是在闺蜜之间,那简直可以热火朝天地聊两个小时,最后以互换十个淘宝链接结束一个愉快的晚上。然而拿来问情商和审美双低的直男男友,这就是一道送命题。

傻子都知道,不好看是万万不能直接说的,然而说好看就对了吗?你还有没有点原则?

”这双啊,鞋头形状有点怪吧?“你懂什么,直男审美!

“你穿什么都好看。”你敷衍我啊?

“现在穿这个毛靴子有点热吧?冬天都快过去了。”我说要买了吗?花你钱吗你上来就DISS?

“买买买!”买你妹啊这是巴黎时装周新款,还没上市呢。

这种对方注定接不住的话题,原本无害,但是尬聊下去往往都是一肚子不痛快。往往就是女朋友截图发到微博,“分享一个奇葩宇直男友”。

现在好想特别流行这个,发十个近似色口红给男朋友,让他分辨色号;发一个新奇美容蛋的照片,让他猜有什么功效。故意看男友们出丑,然后聚在一起吐槽。

如果非要把这个举动往善意的一面想,可能这些女孩在骂男朋友是“宇直”的时候,戏谑中还是有一点小安心的。毕竟女孩子找对象谁也不希望对方是弯的。这种心理直接对应了对同性恋表露出莫大兴趣的“腐女”角色定位。是一种对两个群体都不怎么尊重的轻佻态度。

可能是近代女性被父权社会欺负得狠了,近年来女性主义觉醒抬头,在社会上虽然未能做到跟男性真正平起平坐、同工同酬,但是特别喜欢有意无意在气势上压男人一头,包括嘲笑他们和折磨他们。然而这对女性崛起真有帮助吗?并没有。你们整天谈论的,还不是男人。

抛开严肃的社会意义不谈,你们开心就好。但是这么做真的开心吗?扮靓、购物都是有趣的事情,有趣的事情,难道不是和志同道合的人一起做,才更有趣吗?跟闺蜜聊着一季新的时尚潮流,难道不比跟男朋友聊更靠谱?还是说自从你有了对象,你的宇宙里就只有他一个,万事万物只能与他一个人分享?说实话,你男朋友要是能火眼金睛分辨出南瓜色、焦糖色、脏橘色,对十种化妆刷的尺寸功用如数家珍,恐怕你也不是很开心吧。

男女天生兴趣点有所不同,这个很正常,不说明任何人心智有问题。在这一点上,不得不说男人还是比女人要拎得清,看球,找哥们;打游戏,找哥们;喝酒,冒着被女朋友削的生命危险找哥们儿。这种目标受众细分的方式再正确也没有了。而女朋友,还要骂人家渣男。每时每刻都陪着你就不是渣男了,你的安全感,还真的只有花生米那么大。

作死式养生

我在朋友圈发了张喝饮料的照片,隔天去找朋友剪头发。朋友说:“看你发那杯冰水的照片,可把我馋死了。”

下图是我喝冰水的日常:多半杯冰,小半杯冰水。

这位朋友是非常难得了。她最近因为在坚持一个健身项目,饮食上要求忌冰水。但她也没有谴责我喝冰水是作死要宫寒之类的。

你不知道这几十年来为了喝杯冰水,我都经历了些什么。

记得那年我怀孕的时候,因为端了一杯冰摇柠檬茶进会议室,被对方用三分之一会议时间进行批判,仿佛会议还没结束的我孩子就会从裤腿儿掉出来似的。

(没错我是女的并且生过孩子。这件事我现在不想讨论)

对于生活习惯,或者说一切不违法犯罪不损害道德的事,我基本上认为,大家尽量就不要互相规劝。每个成年人都有自己的选择,你不能假设别人是没经过思考就做了错误的选择(即便很多人可能是)。

比如我怀孕吃鱼生吃到撑,天天涂口红喝冰水,但是我也得接受你不吃螃蟹不吃小龙虾喝菊花茶搁枸杞。横竖你不喂我吃就行了。

活到这个年纪,婚也结了孩子也生了,渐渐也就没有很多人专门跑来和我较劲了。

但是大家对我普遍的印象应该都是“不太会养生,比较爱作死“的那种人。作到今天没有死,可能是因为身体底子还算好,也可能是运气好。但是岁数再大点儿,也就是落个腰酸腿疼百病丛生晚景凄凉。

但是很多事呢,也不是你看到的那么回事。其实我并不是一个放飞自我、没法自控的自由魂。我虽然喝冰水、不穿秋裤、熬夜、喝酒,但我仍然是一个非常自律、注意养生的仁波切呢。

今天就让不靠谱老师来给你揭秘一些作死式养生方法。

首先喝冰水这个事吧,它真是要看体质的。像我这样一个体表温度都比别人高半度、吃个红枣都要流鼻血的人,你让我天天开水泡枸杞,那么也是要常备几个丫鬟在旁边供我泄火了。但如果你冬天在被窝里睡了半夜还手脚冰凉,还是捧着保温杯比较好,至少也能捂捂手啊。

喝凉水VS喝热水,其实没有对错,贵在坚持。别说你们喝惯了热水怕凉,我喝惯了冰水,偶尔喝杯热饮还拉肚子呢,真的是练习了很久才能适应。

再说说我不穿秋裤这件事。不穿秋裤,并不是不怕冷。是北京的暖气太热。冬天穿的里三层外三层,一进商场办公楼就跳脱衣舞也不太好吧。最方便的方法就是穿单衣,外面罩一个过膝的长大衣。我最厚的羽绒服简直是床棉被,真可谓是穿多了怕热着穿少了怕冻着。可以说是非常疼爱自己了。

最后不免又说到了喝酒这件事。我朋友都认为我是个十恶不赦的酒鬼,每天大概很少有清醒的时候。她们关切地问我:你每天这么喝,身体受得了吗?

我不怪她们,毕竟平时我的朋友圈是这样的

而喝酒的时候天色一般都是这样的

但是你们也要知道,女明星举着一个大汉堡,拍完照后并不见得把它一口吞掉,而仁波切我拎着一瓶酒,也并不一定要把它喝光啊。

我也并不是每天喝酒,我甚至没有酒瘾。两个星期不喝酒我也可以啊,事实上我试过两年半的时间滴酒不沾。不过一天的任何时候都可以喝酒倒确实是我的才艺。

即便算上年轻不知天高地厚的时候,我喝醉大概也不会超过20次。已经有很久没真正醉过了,你以为是我酒量大吗?呵呵。这就是传说中的养生了:

大家刚刚欢聚一堂,空着肚子开始第一杯的时候,我已经吃了些垫肚的东西、喝下一瓶养胃的酸奶了;

每喝下一杯鸡尾酒,我都有灌下一大杯冰水,防止脱水和夜里口渴;

大家还在握着最后一杯小酌的时候,我已经开始冲花旗参茶醒酒了….宿醉?不存在的。毕竟明天还要喝呢。

当然你会说,干脆滴酒不沾,不是对身体更好吗?错是没有错,但你忘了生为人,我们脆弱的身心都需要照顾。在不开心、焦虑、愤怒、崩溃的时候,你是出去危害社会呢还是委屈自己呢?两权相害….取谁我都不忍心,不如一口泯恩仇。

最后送你一杯RAJ同款Grasshopper,祝你的每一天,都是一个开心的撩妹天。

酒入愁肠愁更愁……你一定是喝了顿假酒

​​​我在知乎上点选了可以回答“喝酒”相关的问题。然后看到他们问:怎样学习喝酒/在什么场合应该陪人喝酒?我一个字也回答不上来。

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人尊重身体的感受了么?

人为什么要喝酒?

那是因为酒好喝啊!好吃好喝的东西很多,然而酒跟它们不同的是,再肥美的大龙虾,也难以在咽下去之后还给身体带来那么大的快感。喝了酒,从喉咙到胸膛都暖洋洋,血液流速加快,神经松弛,放大快乐。

马尔代夫的生啤马尔代夫的生啤

酒是麻醉剂,使人反应变慢,所以烦恼又可以变得不那么尖锐。喝酒以前,这个世界有很多棱角,磨得人浑身不舒服,喝点酒以后,方的圆的三角的就都不那么重要了。酒入愁肠愁更愁?不科学。一定是喝了一顿假酒。

怎样学习喝酒?

我想起刚毕业的时候,带外国人去吃烤鸭,准备了一套攻略打算教人。鸭子端上来我问:你知道怎么吃吗?外国人灿然一笑:难道不是使嘴吃吗?

其实我大概知道,提问人是想了解酒都有哪些种类、在专家看来什么算做好酒,如何喝酒才叫做有品位。我知道世界上有“品酒”这么一回事,也有好酒和劣酒之分。酒的原料、酿造工艺、产地、储藏方法,都可能对酒的味道有影响。这些知识,了解一些总没有坏处。但是你不需要掌握它,才能喝酒。

便宜的不见得就没有好酒。贵价的,不一定都合你口味。好的酒就像美女,你碰到她的时候一定能认出来。

从一岁半的时候被亲爹用筷子蘸酒喂,也算是有好几十年酒龄。喝的很杂,种类繁多,从平到贵。几百块钱的香槟让我欲仙欲死,几块钱一瓶的二锅头也能喝得灵魂出窍。直到前两年认识了在洋酒公司工作的朋友大麦,才开始识label、分种类。学到一点知识,但仍然随着自己性子喝。大麦说,我最钟意喝的几种,恰巧都是好酒。

喝酒又像性生活,喝的多了,自然就知道自己适合什么想要什么,怎么造才最开心。你跟爱情小说学会了谈恋爱,跟AV学会了床上24式,跟杂志学吃饭穿衣,连如何与人说话都有攻略套路。喝酒无非是寻开心,还能不能有点赤子之心。

什么场合应该陪人喝酒?

喝酒是一个取悦自己身体的过程,严格说来和别人没什么关系。像我开心又喝,不开心又喝,都是渴望能跟自己的身体好好相处。当然如果是情投意合的酒友,大家一起喝可以更愉快。但是勉力相陪就算了吧,不要说让我陪你了。就是您上赶着来陪我,我还要挑酒品挑颜值挑酒量,量太浅扫了我的兴,强努着喝吐了还得我收拾,图的是个什么呢?至于那些干脆就为拿酒盖着脸调戏小姑娘的,你侮辱的不光是自己和小姑娘,还有酒。

长到这么大,包括在职场卑躬屈膝,可以说违心之言,但没陪过人喝委屈酒。刚毕业的时候,正值酒瘾和体力的巅峰,又是个孩子,出去吃饭有酒喝,简直开心。老板虽没什么坏心,也不排除“带个能喝的小姑娘活跃气氛”的想法,然而我哪想得了那么多,挽起袖子咕咚一声一杯白酒就喝下去了。对喝酒认真到这种地步,在座各位……也是打消了要调戏我的念头。

过了几年,才知道居然有人醉翁之意不在酒,就不肯喝了。有段时间需要见客户,小地方人特别喜欢斗酒,我一个还没结婚的人,大言不惭“准备要孩子”。就这样挡了两年,同事问我:“您可都准备两年了啊?”我答:“不孕不育行不行?” 公款吃过很多饭,自费喝了不知多少酒。酒吧喝破产了回家去喝,谁稀罕他们给我付酒账。

Vodka Martini, Shake, do not stir.

Vodka Martini, Shake, do not stir.

现在回想起来,这辈子最有情调的喝酒地,不是在80层楼上俯瞰CBD夜景,也不是在湖边小馆的Patio看帆船飘过,而是北京深夜里带着酒意吹风,偶尔有车开过更显寂寥的马路牙子。或者我怀念的只是那个黄金时代,可以肆意谈笑、酒后痛哭、随随便便坐在地上,也没人敢说我粗野或猥琐。年轻真是必杀技。

内装龙舌兰的小酒壶

内装龙舌兰的小酒壶

现在可好,光蹲下就不敢保证裤腰不勒肚子。所以为了喝酒也得买个顶层的房子,自带PATIO,每年4到到10月份,抱着冰桶赖在露台上,醉生梦死。

夏天就要到了,倾情给大家推荐几款我特别爱喝的葡萄酒,值得成箱购买 (特别遗憾真的不是广告):

HUGEL et Fils Gentil, Alsace, AOC | 雨果精选

雷司令和琼瑶浆混酿,所以比一般雷司令有浓郁的果香,但又不太甜,后味非常缱绻。第一次开瓶是和美丽的邻居初夏的深夜在郊区聊天,净饮,配上没男人的夏夜时光,别提多美好多消停了。

Fritz Haag Riesling Qba Dry Mosel | 海格雷司令

德国的雷司令,跟著名的Dr. Loosen比,不那么甜,有点烟熏的感觉,口味更清冽更纯粹。因为我比朋友们更爱这款,所以渐渐不拿出来给人喝了。

7 Cascine Treviso Prosecco | 意大利产量最高的起泡酒

这个不用说了,平民香槟。一个字“不太甜的起泡酒”,配烤串儿配大虾配沙拉配凉皮儿,夏天的味道,阳光的味道,托斯卡纳艳阳下和美少年鬼混的味道。搂不到美少年的我,一个夏天可以能喝两箱。

下次再说鸡尾酒——是的酒这个话题我可以说至天长地久。

​​​​

 

烂泥

再没有比初夏更让人糟心的玩意儿了。

春天不可怕,万物生长,花开得那么滥,空气中淡淡的火药味,谈不谈恋爱都能发情。这是科学。

初夏是一滩泥泞。明明还不够热,但是说不出地焦躁郁闷,欲望找不到出口。永恒地像那个等候高考放榜的夏天,从睡到软熟懊热的凉席上醒过来,知觉已经恢复了,整个人好像还靥在那里动弹不了,口干舌燥,晕眩,微微地有点犯恶心。

三伏天都比它痛快,坐在大排档喝冰冻啤酒吃烤串儿,汗流浃背。衣服像纸一样粘在后背上,你不在乎,早晚是这样,回去冲个靓凉,开了空调睡觉,一切总会过去的。

我一辈子大部分时间生活在北京,我不记得别处的夏天是怎么来的,北京的夏天永远是哐当一声砸我脚面上,即便提前仨月买好了夏天的衣裳也还是狼狈不堪。我没有准备好,没有足够的冰块、酒精、力气去和它打仗。它甚至不用准备一个好天气。雾蒙蒙、脏乱差、混乱仓促、黏糊糊地就把我打垮了。

春天,在天气好的下午,你想找一个美好的阳台,架上墨镜,伸长小腿喝酒,让小风在脸上乱摸。但是夏天的身体完全处于一种慌不择路的嗑粉状态,不喝,它会渴,会枯萎。以前我经常在午休时间到7仔,痴痴地站在酒架那儿,多看一会儿也是好的,根本不爱喝的酒也爱怜地摸两下。然后走私几罐去办公室,开会的时候都没忍住要掏出来。

初夏这滩泥泞,黏腻得足以让你想起一生的不如意。如果你活到我这个年纪,你肯定有很多不肯忘记的不如意。那些不该分的手、没好意思摔的脸色、身上无端多出的几十斤肥肉、以及总是在袍子下面露出来的那个给你栽面儿的小我。这怎么是我的生活呢我恼火地想,生活难道不应该是托斯卡纳的艳阳和无情无义的美少年么!不,它不是。单这一点就能让你充满负能量了。

说真的,我觉得世界上肯定有过得干净幸福洗衣粉一样雪白的小人儿,和像煎bacon一样吱吱冒油、汽水一样兹兹冒泡的正能量。不像她们平时说得那么恶心。只不过我没见到。但是也还好,我像一个自强不息的残疾人一样单腿蹦着活下来了。在我的这个泥塘里,我像SHREK一样找到了生态平衡,你想让我改邪归正么?I’d better not.

如果忘记生理卫生

最近好几个朋友去看了生理卫生话剧片儿《柔软》,郝蕾几乎是国内生理卫生片儿御用女主角。其实像我这种不太介意尺度的人,通常都不是特爱看生理卫生片儿,因为得不到那种听一句流氓台词就浑身一哆嗦的快感。不过我还是挺喜欢郝蕾的。喜欢上的原因很简单很淳朴:难得文艺女青年有胸,而且还是自食其力长出来的。

这孩子怎么说呢,身上总有一种即将受到伤害的危险。我不知道她想要什么,但她脸上老是充满着一种渴望,也许就是渴望受伤。你必须承认疼痛和失控是有快感的。我有时很敬佩她。每个人都应该趁年轻的时候挥霍自己,干点儿特别痛快特别二的事儿,美其名曰不让自己后悔……事实上,你干的那些事儿总是会让你后悔。像喝醉酒一样,当时很HIGH,还不用等到老,第二天早上醒过来就后悔了。不是每个人都能堂而皇之地把回忆意淫出一道亮闪闪的金边儿。那些又想活得过瘾又不愿意受伤害的人最猥琐了,就跟我在喝酒前给自己灌酸奶一样的猥琐。

郝蕾脸上就长着这么一副特别勇敢、特别二、特别明白又搞不清状况、特别倔强又特别沧桑的样子。一年她当十年过,所以明显的是比别的女明星老得快,在《白银时代》里,她就有点憔悴了,脸微微地肿,但还是好看,像开熟了的花,边缘上已经有点焦黄,但还是舍不得谢。挣扎着不想老去,就像已经困倦至死还贪玩舍不得去睡的孩子一样,有一种惊心动魄的妩媚和天真。

这种女人会让男人害怕,非但他们控制不了她,她自己也不能。我有时看到她的新闻都心惊肉跳的,不知道这次又出点儿什么事累人累己。You’re an accident waiting to happen ,You’re a piece of glass left in a beach

每次看见她感觉都很复杂,庆幸我的清醒让自己劫后余生,又为自己拳拳不到肉的人生自惭形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