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是金?沉默现在就是个屁吧

一位某外企高管跳槽去国内土豪公司,几个月后水土不服离开。回到原公司后,他洋洋洒洒写了几千字吐槽长文在网上疯转——也是看不太懂群众的G点,这样的故事不是十几年前就开始上演了吗?这么多年来累积的失败案例也没少在江湖上流传呀,还得用多少人的嘴来告诉你:民企的钱不是好挣的。难道真需要准备一个100页的PPT才能给你说明白么

这位高管说离开的主要原因是无法接受公私不分的企业文化。性本高洁,恕难响应公司号召,在微信朋友圈替公司歌功颂德、或者打鸡血表衷心。说实话,现在民营公司的工作环境已经很不错了,才轮得到大家吐槽这些细枝末节。十几年前,第一批先富起来的酒业公司、饮料公司,开始从外企高薪挖人,心笙摇动的中层经理们为了现金和TITLE毅然下水,又有哪个熬过一年了。那时的民企组织混乱、分工不明、连市场和销售都没分家。员工福利不完整,一星期上六天班,年假只有5天,要歇还得看人脸色。老板一人独大,堂堂总监,连50块钱的报销单都得呈给他老人家加签。私营公司的老板都是精神领袖,标语和格言贴了一天一地,员工都需背诵。比在朋友圈戏彩斑衣更尴尬的事多了,试问在刚成立的当当公司,有哪个下属没见过李国庆和俞渝互相扔东西?看微信还可以撇嘴,面对活报剧你的眼睛可瞧哪儿好。

这些事情,我不相信只有我一个人听说过。但是在巨大的金钱利益下,永远会有人不信这个邪。不管有多少前车之鉴,总觉得是别人太脆弱,换了是英明神武的他自己,一定能够屹立于潮头。就像那些自信满满的姑娘,总觉得浪子单单会为她改变,所以才毫不犹豫地冲向渣男的怀抱。

凭良心说,现在的民营大公司,尤其是互联网巨头,其实管理上已经很上轨道了。而所谓外企,也早不是20年前的外企。这一条土洋之间的界限,其实并没有那么分明。这么说吧,新光天地的售货员都别着Llinda/Teresa的名卡了,而外企里连个英文邮件都写不利索的也大有人在。你受不了某互联网公司每个员工都用网名工作,人家还受不了你连互联网都不会使呢。信不信由你,我就有同事曾经在开会的时候严正地跟我说:你们在页面上放的这个产品图,一定得是可以点的啊,点完了能去到一个页面介绍这个产品——不然呢?你以为我们是拉洋片的吗?

说到底,只不过是文化的差异。尺有所短,寸有所长,用不着居高临下地喷别人。这么多年也有猎头为民企的高职位找我,我的回答一直都是:做不来。猎头当然要游说:“民企管理是乱一点,但是……”我马上正色说:不要误会,民企的管理层都很有魄力,是我自己在跨国公司待惯了,恐怕不够能力适应。是不是真心话都好,我们北京人讲究个客气。既然不打算去,没必要唱衰人家。想去赚钱,看在钱的份子上,更不应该嫌弃对方。否则跟嫁了有钱老男人,一边用人家钱买车买楼,一边嫌弃人家肚子大头发少的拜金太太有什么区别呢?

再说了,人家真的衰吗?一无是处是怎么搞出那么大市值的?现在也有很多外企人在民企混得风生水起啊?真要是让明白人问到脸上来,也就很尴尬了。外企那么规范稳定高大上,假若不是真碰到了玻璃天花板,或者做夹心饼干做得走投无路,谁又会静极思动跑去民企捞一把呢。你可别说是下凡去支援人家的。

举凡一个人离开一个公司,或者是外面有了更好的机会,或者是在原有位置干得不爽。郭德纲说:离职的没有说原单位好的。外企不成文的规则是:咬碎银牙也不能说前东家的坏话,否则会令人看轻。若是真有一肚子委屈,跟朋友吃饭喝酒的时候发两句牢骚就好了,还真没必要满世界贴大字报。你又不是曹云金,公司又没克扣你工资,好离好散的倒不好?

前几天发生了更有趣的事情。坊间传出消息,高管的外企东家,即将被他的民企东家收购。大家震惊之下,不由得就想起,如果传言是真的,那这位网红高管情何以堪啊。即便事后辟了谣,每个煞有介事分析此事的公号都在说:民营企业炒作此新闻的原因之一,恐怕就是为了报复这位高管的檄文。

——这个分析恐怕也是扯淡,退一万步就算那公司没气量到这个地步吧。你以为你是陈圆圆呢,值得人家冲冠一怒,想多了。但读着这样的新闻,确不知道坐在外企的高管,又会被同事怎么看呢?

出来混,闭上尊嘴少说话,挽起袖子多做事。卑职腆为所谓职场专栏作家近10年,书也出了几本,援引事例无数,除了史蒂夫乔布斯之外,从未对任何一个公司或个人指名道姓,也不是不敢,觉得那么做姿势太难看。

不过也许,这就是我一直成不了网红的原因吧。

 

新书:去他的正能量

坊间流行两种职场秘籍:要么清鸡汤,要么厚黑学。后者纯粹是受迫害妄想症,用脚丫子想都知道,得爬多高才会有人绞尽脑汁陷害你,得长得多漂亮,才会被人争先恐后潜规则。这个世界残酷就残酷在,就算你豁出一个不要脸,也未必一定能把名利手到擒来。

给你熬鸡汤的人就更不厚道了,都是憋着骗你鞠躬尽瘁还分文不取的。这样给自己打鸡血,跟洗头妹在发廊门口跳广场舞喊口号是一个意思。傻逼还在其次,关键是它没有用。但你这么一喊,就给自己制造了一个幻觉,于是管理阶层的目的就达到了,不费真枪实弹地激励了员工。可你得到什么了呢?是升职了加薪了还是让自己心里舒服一点了?并没有,反而在每月看工资单的时候觉得自己更傻逼了。

为什么鸡汤有市场,是因为大多数人需要它们来欺骗自己。大多数人接受不了残酷的现实。有人问过我:理智清醒可以更快乐吗?当然不可以,但是它至少可以帮你解决一定的问题,规避一定的风险。看你了,反正要我说,被人当成大傻逼绝对更不快乐。

我在各行各业的外企混了好些年,算不上成功人士。看看我写的话,大抵不能帮你升官发财创业融资。那我能帮上什么忙呢?至少能让你有机会在像样的大公司当一个体面白领吧,对得起老板,也对得起自己。当然有些人活着为的也不是体面,那就没折了。

没出息不会死

最近又有外企白领英年早逝了。正如富士康员工跳楼80%的真实原因是情感纠纷,这次的知名广告公司职员也是因为心脏有疾。但全世界都知道中国人职场压力大,所以每次死白领,都一定会在网络上引起公愤,广告、公关、设计、四大、互联网……这几个领域的从业人员,尤其会觉得兔死狐悲,人人都忍不住跳出来摸着胸口回忆自己的峥嵘岁月、或者控诉自己狗一般的生活,振臂呼吁大家关爱自己的健康,不要前仆后继地走上死者的老路。然而口水喷完,还不是晚上加班两个小时,把白天刷微博这两个小时乖乖地补回来,然后捂着饿瘪的肚子回家去。什么?吃饭?已经是游泳衣季节了你还想见人吗?

就算是死一万个,也不会让我们下决心改变自己的生活方式。为什么?咱们中国人民太有上进心、太爱出人头地了。日本青少年研究所去年对美中韩三国学生做了一个调查, “不想出人头地”的学生比例分别为美国17.4%,中国9.2%,韩国27.0%,而日本,有高达53.8%的高中生“不想”或“不太想”将来出人头地。
谈及职业期望,日本学生最愿意从事的职业从高到低分别为公务员、小学和初高中教师,收入稳定的职业更受欢迎。而如果你问我们的大学生,估计会有30%想当企业高管、另一半挥舞着小拳头准备创业做下一个马云,就算有个把不爱念书的,也琢磨着上个超女快男星光大道什么的一鸣惊人。

其实中国白领并不穷,比起美国那种中下阶层打两份工才能养活自己的小白领活得滋润多了。但是跌宕起伏了5000年,中国人这股子出人头地情意结是胎里带来的。在这种强烈的安全感缺失之下,必须得功成名就才能对得起祖宗爹娘。所以你看我们的书店,卖得最好的除了各种升官发财速成秘籍、就是职场青春励志、社会实用厚黑学以及名人传记,每天就靠这些鸡血活着呢。累死累病的白领,比饿死穷死的民工都多。这根本不是钱的事儿,爹妈从4岁教你学钢琴7岁就让你说英语,可不是让你混吃等死的!

出人头地这种想法,怎么看都是很屌丝的。人人拼命工作,但一点也不喜欢自己的工作,于工作本身也没有什么好处。我以为,真心想干事业,累死也值;为了爬上枝头硬着头皮苦干,累死活该。

不讨厌上班的同事是碧池

大家都不喜欢爱抱怨的人。一桌子朋友高高兴兴吃饭聊天呢,就她愁眉苦脸絮絮叨叨地说工作有多累,生活有多苦……是有多扫兴!谁家没有点烦心事儿,谁上班是玩儿来着,就你苦大仇深。而且说出来是什么目的呢?你是指望谁搂着你安慰一顿,还是让大家凑钱赔你点加班费?省省吧,世道艰难,每个人都一脑门子官司,大家只关心自己的痛苦。

在办公室里尤其不能抱怨。公司花钱请你,再怎么不高兴,也不能端起碗吃饭,放下碗就骂娘啊。即便这些抱怨都情有可原,说多了也难让同事同仇敌忾。就你忙!难道我们都是吃干饭的么。

不过你要是活的太兴致勃勃也不合适。你见过那种人没有,跟打了鸡血似的,每天正能量爆棚,小拳头时刻握紧了放在肋下。逢人就说“我爱死这份工作了”,爱公司、爱同事、几天不上班浑身不得劲儿。我在微博上见过这种人,观察了很久也分辨不出她是真心还是假意。连一个周末都百无聊赖,好不容易熬到周一,简直像小学二年级的孩子渡过漫长的暑假终于开学了。这正常吗?就算是做了从五岁就梦想的工作,这么多年多少也该有点疲倦吧?容许你喜欢上班,但是到了不上班就活不下去的地步……我们就不得不拿小人之心怀疑你了。

首先,您上班都干嘛啊?我没赶上过在国营机关喝茶看报,只知道外企里工作量大,一般稍有点责任心的员工,光是体力上就只能撑5天。周末洗洗涮涮、探望父母、跑跑银行超市(咱还不算那些有孩子有狗的),两天几乎不够用。再看这位博主的生活,确实是挺欢乐的。每天至少有三条微薄是白描和同事打牙嗑嘴的故事,中午成群结伙吃饭时间平均约两个小时跋涉10公里,几点下班咱不清楚,偶见一条跟工作相关的微薄:加班完毕,回家!发送时间是当日6点30分。这样的工作难怪她喜欢,回家哪有这么多人陪她玩啊。

说真的我要是老板,看到“敬业爱岗”到这种地步的员工,我就开始担心工作效率了。同事恐怕也看不惯吧,你天天喊着爱上班,永远不放假才好呢,让正常人情何以堪?好像就你一个忠臣,我们都是没良心的货。喜欢工作,表现在行动上就可以了,何必嘴上嚷嚷呢?真在家闲的皮痒痒,可以随时打开笔记本电脑加班到深夜啊。又有谁拦着你了?

除了这种假高潮玩儿HIGH了的同事,大概还有一种人是特别爱上班的:就是那种坏得如鱼得水、每天以给别人制造麻烦为乐的同事。当然啦,办公室对他来说,简直就是个无往不利的游戏场。而他们,正是我们普通人不爱上班的原因啊。

职场暴发户

我有一个朋友要出差。去瑞士那么洋气的地方,乱七八糟的破烂儿塞了一箱子,鼓鼓囊囊一屁股坐上去使劲往下压都拉不上拉链。我好奇地翻开看看,竟然有半箱子小商品批发市场淘来的塑料车用脚垫。怎么现在外企的生活艰难到要跑单帮么?真相是:大老板家的保时捷,需要这半打20元一张的山寨脚垫。

最后知道真相的我眼泪掉下来:您在阿尔卑斯山都有度假屋了,您都开保时捷了,您至于的吗?本来是想用这事例研究一下高帅富的消费心理,没想到炸出了一堆关于老板公器私用的吐槽:助理每天要给老板刷杯子上茶垢的;做业务的人兼职给领导买机油、脱脂咖啡、健怡可乐、抱狗;秘书陪领导妈妈逛商场代排队的;人事部经理替老板家面试保姆的……而且这些琐事都是家常便饭,不做也得做,做得好也并没有胡萝卜赏给你,听完这些血泪史,你简直觉得陪老板睡觉还真不算什么坏差事。

大家都算打碎门牙和血吞的汉子,平时还真想不到,解放这么多年,新的剥削阶级居然又悄悄成长起来了。而且他们还不止坐在机关部委、国营公司、私人企业的领导岗位上,连一些信奉平等自由标榜人性化管理的外企也开始兴起这个范儿了,大概跟有教养素质高的外国人一到了中国就开始随地乱扔垃圾一样,也算入乡随俗吧。当然顶尖的那些跨国大企业还不至于这样,那是因为人家的大老板,都配有专职秘书,到了一定级别,行政部还专门有人负责打理高层的生活。级别不够的话,自己多赚点钱雇个保姆也是可以的。公司出一月上万块钱的薪水请一个人,真的不是给你做小厮用的。要知道,以前大户人家看到暴发户穷凶极恶地用专业仆人都会撇嘴,“就跟一辈子没使唤过人似的”,堂堂总监,拿中层经理当使唤丫头一点也不拉风不洋气好吗!

不知道这股土豪之风是如何在新世纪又再度雄起的……也许是《穿PRADE的恶魔》里梅丽尔斯特里普饰演的恶魔老板太有气场,暴虐骄横之余呢,又不乏高贵迷人,所以做了坏榜样?是啊,你无论多同情那可怜的小秘书,看到米兰达扬起那精致的下巴朝她劈头盖脸地扔手袋扔大衣的时候,还是会不由自主倾倒。米兰达的孩子在火车上沉静地读着未出版的哈利波特第六集的时候,是多么有贵族范儿啊……想到这里,我就能明白为什么有的领导会召集所有下属疯狂地帮她找黄河奔流的视频画面,就为给孩子交个课外作业,除了深沉的母爱,还有母仪天下的霸气啊!

改变三观难如登天,我们真没没法让领导意识到拿下属当佣人有多LOW,我们只能寄望于你,职场的生力军,a.k.a.受气的小媳妇们,等你们有一天熬成婆,千万不要扬眉吐气报仇雪恨,改变新中国职场暴发户气质的重任,就靠你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