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就想跟你们聊聊政*/&治$正确这件事了

⚠️警告:本文可能引起心理不适。

Brother East明尼苏达事件,从去年8月事发,到去年12月官宣不予起诉,再到今年4月底双方哐哐哐互砸视频,这个历时大半年的法制天地连续剧,就算剧情反转出十八弯,我也没什么兴趣追。

为什么?

因为没有真相可追。

整件事究竟是强jian还是仙人跳?Brother East和Sister Milk Tea到底是真爱还是互相利用?夫妻俩是不是已经离婚?

重要吗?这件事究竟谁是谁非,可能连明尼苏达州的检察官也没法真正弄清楚。在我看来,这件事唯一显示出的确凿真相就是:Brother East蠢。

身为几百亿美元市值上市公司的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Brother East是举足轻重的公众人物。一个人拥有了这种财富、社会地位和责任后,会觉得意气风发志得意满发出I am king of the world的呼喊吗?

不会的。人生走到这种地步,他能够得到的越来越少,而可能失去的却数不胜数负担不起。这种压力下他应该每天越发感觉殚精竭虑如履薄冰,很难完全相信别人,瞧谁都像是要害自己的。

这种情况下,别说主动喝醉酒去强jian别人了,就是现在把他绑起来弄个裸体女人按在他身上,都得以死相搏奋力挣扎以证清白。真想纵欲,也得在熟悉的地头,可控的渠道。

所以出了这种事,无论有没有阴谋、女方自愿的还是被迫的、有罪还是无罪….男主都应该回家找个没人的地方,扇自己一万四千多个大嘴巴。

可能是因为男主太蠢了,事件发生之后,嘲笑他的人居多。但是视频爆出来之后,同情女主的也少了。很多人的说法是:这个女的挺骚啊,那么亲热地挽着人胳膊进房间,怎么可能是受害者。

这种说法有逻辑问题。从法律上讲,“主动进人房间”,“双方有自愿肢体接触”,不代表不会发生性侵。

女权主义支持者听到这个言论格外愤怒,豆瓣上都有话题在讨论“进你房间,就等于要和你上床吗?”

当然不….全是。

跟你回房间,可能是一种放下戒备的性暗示。也可能只是想喝杯茶、看看装修、一起看个电影、打游戏。出去旅行住一个房间,可能是为了省酒店钱。

出于什么目的住一个房间,要看当事人双方的关系,也要看当时的情境。

我有一个女朋友,跟男性好友去马尔代夫这种地方度假,也鸡贼地住一个房间。单身男和单身女,什么都没有发生。

因为真的就是去潜水的啊,每天回来累得要死,然后大家这么熟的朋友,并没有任何罗曼蒂克的气氛。虽然共处一个房间,既没有音乐蜡烛暧昧渲染,也没有突然停电耗子毒蛇,忽然就无缘无故地扑上去了,也是有点过于饥渴吧?

但是如果双方没有这种朋友间的默契,而是初相识、暧昧期、互相试探有可能性的男女呢?答应住在一起,对方难免浮想联翩。当然这也不代表对方可以用强。别说住在一个屋子里,就算是躺到一张床上去了,你也是可以随时叫停的。但你还要求人家心里一点想法也没有,那就不现实了。

“我可以骚,你不能扰” Vs 自我保护

这让我想起前一阵微博上那个“我可以骚,不许你扰”的主张。起因是因为一起强jian案。事后分析案情的时候,发现受害人是个活泼奔放性感热情的少女,抽烟喝酒泡酒吧,遇害当天穿着热裤背心。有些网友嘴贱说:“这不是活该吗?穿成这样,不强jian你强jian谁?”

这么欠的毕竟是少数,大多数人其实在感叹:“女孩子为了保护自己,出门还是别穿得太性感。”

这个话呢,其实我觉得是好话。但是激进的女权主义者仍然会生气:这个社会可笑不可笑?出了这种事,居然要我们女孩子去反省自己。穿得性感是我们的错吗?穿吊带背心小短裙是我们的权利!

是是是,当然是你们的权利。别说你只是穿着清凉,未伤风化,就算是你光着身体出门,也不代表别人可以侵犯你。单单因为女孩子穿着性感、热情奔放就认为她们轻浮、可欺侮是错误的,但是现在的社会,确实有些人是这么想的,尤其是一些坏人。

在改变社会观念之前,首先要学会保护自己。趋利避害,难道不应该是人类的本能吗?对女孩子提出这样一个建议,又有什么不对呢?

她们又说了,翻出那些被侵犯的受害者照片,有些根本不漂亮,大多数衣着非常保守,看吧跟穿成什么样一点关系也没有,犯罪分子一样下手。

犯罪分子作案可能多种动机,有新手有老手,有预谋已久,也有临时起意。有清醒的坏人,也有疯狂的变态。魔爪可能伸向任何人,奔放性感看了让人动心,朴素羞怯的也许让他觉得好控制。没错,运气不好,可以是任何人。保护自己,当然也包括变得坚强、机警甚至彪悍。但是降低危险系数,是最简单的方法,我觉得没毛病。

比如去参加时尚party,去高尚餐厅,穿着性感小礼服完全没问题。独自下夜班路过治安不良街区,还非要穿得清凉诱惑,你是在试炼人性呢?还是在做犯罪心理学测试?如果碰到坏人侵犯, 你当然还是百分百占理,但生活不是《奇葩说》节目现场,你光靠讲理就能让对方辩友哭出来,遇上不肯讲理的人,吃亏的是自己。

但是这话还是不能说。因为这么说,涉嫌歧视妇女,政*/&治$不正确。

现在正处于史无前例的互联网文**化**大**革**命**时期,网友被群殴,最大罪状就是“政*/&治$不正确”。

“政*/治$正确”正确吗?

政*/&治$正确,是指态度公正,避免使用一些冒犯及歧视社会上的弱势群体的用词,或施行歧视弱势群体的政*/&治$正确措施。理念由来已久,运动兴旺于北美。

以前上学的时候,来自加拿大的老师给我们介绍了这个概念,范围非常宽泛,涉及种族、性别、性取向、身心障碍、宗教。我记得老师说,彼时加拿大被这个事搞得人人自危,发明了一系列委婉用语,以免开口误伤人。

比如老人那不能叫Old people,得叫Senior Citizen (长者。哎?);

所有后缀带-man的职业称呼,都要改成-person,以示男女平等,空姐(stewardess)空少(steward)都不能叫了,要改成Flight attendant (空乘);

绝对不可以说人家残废 (handicapped),一切残疾都是physically challenged(体能受限);

低能儿(imbecile)不可以,他们是intellectually challenged (智力受限);

侏儒不是dwarf,是vertically-challenged people;

黑人不是black people (那个喊nigga的你给我面壁去),是亲爱的非裔大熊弟(African American);

连恐怖分子都不能叫terrorist,人家叫极端主义者(extremist);

加拿大人为了力证自己是个多元文化的国家,连Chrismax都不敢过了,12月见面都亲切地问一句Happy Holiday (不知道您家过的什么节)。

我们那时候觉得已经矫枉过正,没想到还能发展到今天这种局面。

种族、性别、性取向,是政*/&治$正确白色恐怖泛滥的三个重灾区。稍有不慎言论就被喷得狗血淋头。

目前社会,少数族裔、女性、同性恋(以至变性人/性别流动)这些弱势群体,确实还被另眼相看,得不到应有的尊重和平等的权利。我们这些局外人,能做啥?

支持平权、做到事实上不歧视、心里不怀有恶意,对别人的生活方式和选择,即便不理解也不干涉。

做到这样也就很可以了。但这难道不是我们对待任何人的行事准则吗?你以为只有弱势群体会遭遇冷眼,这世界上的歧视链无处不在。苏南的人都瞧不起苏北的,前几年武汉一个单位招工,告示上明令写着:不招天蝎座,不招处女座。

即便地球是个村,你们村里也分三六九等。去过恒河畔,再去坐坐日内瓦湖边,你就知道,这世界上根本没有生而平等这回事。人心之间更是隔着很多座山,尽量怀着善意生活,尊重别人,已经是非常非常难的事。弱势群体需要的,不过是有朝一日能被当做普通人平等对待。而政*/&治$正确呢?它不过是另外一种高高在上的另眼相看。

因为本身心里存着偏见,并没有把对方当做正常人。所以才格外陪着小心,言谈话语之间故意显示自己的公允或支持,以得到自己心理上的满足感。这种姿态其实非常讨厌了。被特殊对待的群体会觉得舒适吗?黑人和同性恋我不清楚,身为女性,我表示相当不待见女性专列、安检通道、三八节当街拦住送我一朵花这种骚操作了。

“*政*/&治*正确“ vs “Common Sense”

美剧《24小时》第六季里有一个情节:恐怖袭击发生后,CTU(反恐办)空降一位刚愎自用态度恶劣的混球。这时候CTU发现内奸,混球建议从穆斯林小姑娘查起,这下可犯了美国人的大忌,大家群起痛斥他种族歧视。该混球说:“外面阿拉伯恐怖份子正在爆核弹,我们办公室出现内奸,先查穆斯林同事这不是Racist,这叫Common Sense。”

这是一个非常冷静、理智、干练以及政*/&治$不正确的做法。

如果你是恐怖分子,无论从价值观、宗教认知、归属感还是语言沟通上,你最可能找谁做内线?

危急时刻,不从穆斯林查起,难道公平、公正、公允地抓阄,轮到谁是谁,等着第二颗核弹爆炸吗?

美剧《硅谷》里有另外一个好笑的情节:创业公司出了一个小问题,被发现有一位外国员工没有合法工作签证。大家想都没想就认为是巴基斯坦裔的Dinesh,实际上却是加拿大程序员Gilfoyle。

这又是个“政*/&治$不正确”的笑话,看,你一副南亚面孔,没签证的一定是你啦。但这种情形之下,谁会猜到打黑工的是看上去跟美国人没啥区别,说英语也没口音的Gilfoyle呢?大家甚至都不知道他是加拿大人。

《生活大爆炸》里则有个同类型的反面笑话,就更讽刺了。一个办事人员彬彬有礼地问犹太裔的Howard和印度裔的Raj:“您二位谁是rajesh koothrappali?”Howard一脸匪夷所思地看着他:“你真的看不出我们俩谁是koothrappali?” 办事人员羞涩地说:“哎呀我觉得还是问一句合适。”

美国的电视剧里已经很多嘲笑“政*/&治$不正确”的梗了,我们刚学会这个词,特别热衷于在网上BATTLE。

成天喊政*/&治$正确,可你们知不知道Common Sense是什么东西?

Wiki上的解释:

Common sense is sound practical judgment concerning everyday matters, or a basic ability to perceive, understand, and judge that is shared by (“common to”) nearly all people.

常识是关于日常事务的合理的实践判断,或者是几乎所有人共享(“共同”)所共有的感知,理解和判断的基本能力。

划重点:合乎情理,以及大多数人。这就叫做“人之常情”。人之常情不仅应该被谅解,而且就是在法律的判定上,也经常可以成为考虑因素之一。

而我们在社交网络上,为了政*/&治$正确,是可以把人之常情一棒子打死的。

就拿黑人歧视这个事来说吧。我们中国人,穷一辈子精神致力改变西方人对我们的刻板印象还来不及呢,还要跟着美国掺和黑人白人之间的文化冲突。

美国人祖上干了不少欺负黑人的坏事,所以现在心虚地很,又是拍电影反思,又是喊各种高调。拍得屎一样的《黑豹》,就因为是史上第一部黑人超英片,吹彩虹屁还不够,强行给两个奥斯卡。(这个我就不想再吐槽了,可以翻我以前写的《黑豹:政*/&治$正确还是刻板印象》

而我们作为中国网友呢,不许觉得《黑豹》不好看。你说黑豹没意思,就说明你歧视黑人。你摸着良心说说我们歧视黑人吗?我们都连着拍三季《中国有嘻哈》了,梳脏辫儿的小朋友比锡纸烫都多,连重庆人见面都用黑人口音英语打招呼了我们还歧视黑人?

有个美剧叫做《西部世界》,里面有个黑人饰演的西部世界妓院老鸨Maeve。这个角色非常吃重。在剧中,这个任务的设定神秘、美丽、聪明。迷人。但是说实话,从典型亚洲审美的角度来看,演员Thandie Newton的颜值真是不太讨好。我们就很难理解,这样的长相,怎么就颠倒众生了呢?

而剧中另一个女主角Dolores,金发蓝眼白皮肤,瓷娃娃一样精致,当之无愧成为宅男最爱。但是你到微博上去大声说一句Dolores好看Maeve不好看试试。准保有人大骂你恶臭的审美,Maeve多么迷人就因为歧视黑人才觉得Maeve不好看。

我也觉得Maeve这个觉醒的机器人很酷啊!但我真的就是这种浅薄亚洲大众审美,因为我是普通亚洲大众一员啊,我连觉得谁好看的权利都不配有吗?你这么说,是不是有点歧视我们亚洲人。

没必要,您真没必要这样。

政*/&治$正确是个规矩套子,特别容易理解,甚至有词汇表供你学习,对我们考过托福、磕过雅思的中国人来说,掌握它不费吹灰之力。

然而Common Sense是一种能力,需要对社会有足够的接触,消化思考和整体判断,才能理解这个世界运作的规律,产生共情。

祸从口出,在全民拥有Common Sense之前,咱们在社交媒体上,还是能少说一句,就少说一句吧。

下半身的奴隶

如何谈恋爱,属于那种绝不能跟前辈请教的事情之一。虽然男女关系是人类永恒的主题,但是时代发展之快,价值观变化之大,让几十年前的经验几乎完全没有用武之地。不要说爹妈辈儿的,就连单位里痴长几岁的同事,光看身材脸蛋,合影的时候还能伪装姐妹花呢,可一谈起男女之事,身体里住的那个大婶就忍不住跳将出来,震撼你的人生观。

如果光聊天不往心里去,那么不同价值观的碰撞还是挺有乐子的。但人家可不是来随便聊聊的,既然输出了价值观,就指望你能点头称赞,从善如流。像所有的事情一样,凡是过来人,都觉得自己的经验是放诸四海而皆准的。尤其是男女关系这种没有什么技术含量的事儿,但凡嫁了出去的,甭管过着什么样的生活,哪怕一辈子只谈过一次青梅竹马的恋爱,都认为自己随时可以开班授徒。 

有时候你会觉得不可思议,世情观念这个东西简直跟时尚一样,十年一个轮回。90年代的个性解放还没来得急开枝散叶呢,00年代就一猛子给复古回来了。又或者旧社会那种妾妇劲头儿一直也没有真正消退:女人嫁出去是一等要紧大事,20出头的时髦小姑娘没男友回家都得看老娘脸色;辖制男人是女人一生的事业,让男朋友/老公俯首帖耳是成功标志。也怪不得宫斗戏部部那么受欢迎,美其名曰影射职场攻略……别逗了,你们办公室都拿领导当皇上伺候着啊?宫斗戏的内核,就是在说明一个道理:权利貌似掌握在男人手里,但是哪个女人能用身体和手腕把男人玩儿得团团转,才是最有本事的大BOSS。而我们新时代的女性,竟然是从内心深处认可这种价值观的。

所以会有那么多人觉得管着老公的零花钱特别有意思;整个微博沸腾地讨论上哪儿找一个肯当街给自己系鞋带的男人;一边骂男人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一边用尽方法让他们的下半身失去控制……看到他们情不自禁地流露出兽性,就开心了。而且不是那种男女相悦的开心,是精疲力尽的欣慰,不用搞也在漫长的前戏中达到了高潮。

大家普遍认为我们这个时代开放,标志是婚前性行为的盛行和处女数量的急剧减少。这种判断方法是简单粗暴不科学的。古时候还三妻四妾13岁怀孕生子呢,照这个算法我们大大地后退了好不好。事实上,小姑娘虽然从十几岁开始过性生活,但仍然传统地把性当成控制男人的砝码。买套性感内衣穿是献给男朋友的礼物,生气了别想上老娘的床,立功了许以他梦寐以求的某种姿势……男人都是动物,所以他们再厉害,也得栽在我们手上。

其实男人……真的没有那么如饥似渴好吗?即便是青春期的死宅小男生,也有各种文学艺术作品作为宣泄的渠道,憋不死,真的憋不死。把男人都看做困兽的想法,才是性的奴隶。不仅是对女性极大的不尊重,而且也是对身体的不诚实。拿性和男人交换利益,把自己当成什么了?就跟干这事儿你有多大委屈似的。你没有快感吗?你没有需要吗?睡一觉能给男人多大甜头啊?按道理说这事分明是男人受累女人开心吧,怎么说都是他吃亏。当然,如果整个过程中你只管殚精竭虑想着怎么让他缴械投降,那确实也腾不出功夫来享受。

就算你一时半会接受不了女人也可以享受男人,或者偏要得了便宜卖乖。拿性来要挟男人,也是一个低端而原始的手段,最关键的是:它不好使。你心理其实也知道,现在的男人并没有那么苦,家里不做饭,外面有的吃。并不用什么非法渠道,满足自己并不是一件难事儿。有搞饥饿营销的,就有做有奖促销的。即便是坐怀不乱的老实男人,多少也有点自尊心啊,你又不是一代名妓李师师,凭什么一亲芳泽还得看脸色啊,闹个一次两次还算是闺房情趣,老这么干,爷长点志气不吃了成不成!

垃圾

前几天跟朋友吃饭,他跟人介绍我是“微薄上那个愤青儿”,他这么说大概也就是图省事,并没真的要给我贴个标签,但我疑心也许真就有人是这么看我的,就好像著名华人女作家黄佟佟说有人觉得我“女权”一样。有些事不管你乐意不乐意,也不管是否符合实际,都是硬要栽赃给你的。哪怕你其实什么都没干。

我是愤青儿?我连日本都不反,国事也不谈,每天除了吃就是穿要么就是听音乐看电影,还不看欧洲文艺片,毕生与之较劲的也不过就是乱扔垃圾的、公交上用山寨机放音乐的、在电影院聊天儿的。我还可以再无聊、再庸俗、再软蛋一些吗?难道就因为我没张罗着救猫救狗,没转点儿XX活佛慈爱基金的,就变成愤青儿啦?

其实我心里约莫知道是为什么。我厌恶很多人很多事,虽然没有说出来,但那种厌恶恐怕都不仅仅流露在眉梢眼角。在这个星球上我快走投无路了。这副对人类厌倦透顶的残躯上就是再生出两只触角来恐怕也难以和他们沟通了,所以才选择在大多数事情上闭嘴闭嘴闭嘴。我跟你们这些不肯讲逻辑的人咋说理呢?我特么跟你讲道理,你特么跟我谈感情,而且这感情还是拙劣地表演出来的。

我对任何观点都没有意见,只要有论据——甚至没有论据都成,你就跟个五岁小女孩似的坐地上乱蹬腿儿哭天抹泪:什么嘛,人家就要这样嘛~~~你拉下脸来不打算讲理了,也算是一种态度吧。但是你动不动庄严地摆出一堆论据,而这些论据一来不是事实(或不见得是,反正你也不关心),二来跟论点一点关系也没有,我可就不高兴了。咱们也念了那老些年书,有的都念成硕士博士了,还位高权重挺有社会影响力的,可不带这么丢人的了。

噢,说起随地乱扔垃圾的,他们有三种:一种人隐隐知道乱扔垃圾不对,但实在懒得去找垃圾桶又不愿意拿手攥着,偷偷摸摸扔了心还有点虚;第二种人素质低下全未开化,理直气壮认为这把纯天然的大鼻涕不甩在地上甩在哪儿?最后一种人懂文明讲卫生,捏着鼻子说我也分地方的,你看我们家也收拾得特干净,我就是瞧这儿脏我才扔的。

值最多大嘴巴的就是这第三种人。当然我只是在说扔垃圾。

女权,或被女权主义者砸死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黄佟佟曾说过我“女权”。事实上,颇有一些人是这样认为的。大到意识形态,小到夫妻关系。其实我真正是那种该被女权主义者拿石头砸死的人类。然而大家总是在说我脾气不错人挺随和的同时,对我洗衣做饭深夜烫衣服这事儿瞠目结舌。而且即便在告诉对方十遍之后,下次她仍然张大眼睛问:“不会吧?!你还给他烫衣服?”怎么难道我长得很女权么?

好吧我只是想顺便哭诉一下我在这个封建社会形态的家庭中地位之低下,但还不至于狭隘到认为女权主义就是把男人踩在脚底下(不是吧?是么?)。挨尼卫,我不赞同女权主义,起码在现阶段。 就像生产关系一定要适应生产力的发展一样,男女的生理条件一日不能平等,社会属性就不可能平等。简言之,我亲爱的同胞么,等男性能生孩子的那天,再来与我谈男女平等吧。

连我没有生过孩子的人都知道,女性为了生养孩子要付出多大的精力。从身心的调整准备,到漫长的妊娠期、哺乳期,和婴幼儿时期的培育,光是时间就浪费了多少,且不提你为此要忍受的痛苦,和要割舍的快乐。而男性,至大牺牲不过是半年不能抽烟喝酒。优秀的女性当然可能获得和男性一样的机会和待遇,但是她们为了弥补这几年的损失,需要付出多少额外的努力啊。如果你认为这是平等,恕我不能赞同。

更无奈的是,生儿育女并不完全是男人和社会的要求,到了一定年龄,女性从内心里产生对家庭的眷恋,渴望做母亲……而她们之中有些人,生了孩子以后自动变成另外一种生物,以至于在市场调查当中,未婚和已婚无孩被划分为一组,已婚有孩成为单独的一组。你以为这是心理现象么?不,这是存在于我们身体内的GENETIC CODE,就像旅鼠集体自杀,大马哈鱼拼死产卵一样,不是喊几句口号就可以解决的。所以还是请科学家们让火箭升空之余,多探索人体的奥秘吧。

当然女性也应该有选择生活方式的权利,比如有人愿意在家相夫教子,有人喜欢搞搞文学艺术自娱自乐,有些人情愿做亏本买卖冲锋陷阵。我之所以反对女权主义,是因为她们并不旨在为女性提供更多可能性,而是逼得女人只剩一条独木桥可走,就是跟男性一决生死。你试试不上班在家养花种草,第一个跳出来跟你过不去的绝对不是男人,而是你的同性。

抛开政坛不算,目前亚洲的女性地位,恐怕已经要超过欧美了。我们可敬可爱的中国女性,都快强大到了男人都不好意思娶的地步了。还有不少欧洲女性仍然一星期上半个星期班,把另一半时间花在照料家庭上。但是,女性一窝蜂冲到职业市场上,增加劳动力的同时也抢走很多就业机会,使男性的劳动报酬也减少,直接的结果是:他们就是想养女人,也养不起了,于是退而求其次找个条件差一点的。优秀的女人不结婚,次一等的卵子大量繁殖,这不是直接影响人类种群素质嘛!我这个有责任感的地球人,真是看不过眼。

哪种方式更好?男人负责养女人,还是女人自己出去找生活?我觉得有选择才是更文明的社会。女权主义者的声音越大,普通女性的生活就越被动。我当然不希望番薯同学连碗茶都不自己倒,但是我愿意给他烫衬衫,谁也管不着。

看看这则新闻:乌克兰新内阁中清一色为男性,总理阿扎罗夫称:改革没女人的事。激怒了女权组织,她们号召新内阁成员的妻子、女友、和情人对他们实行性抵制。

这就是我反感女权主义者的原因:很多时候她们的存在简直就是在力证女性低人一等。女性之所以不受尊重,其根源就是被男人视为工具而非独立个体。还要大张旗鼓地对他们实行性抵制…..合着你们过性生活是为人民服务来着,那还进什么内阁啊,开窑子去得了。

女人最可怕就是把自己全身简化为一个性器官,男人表现好就让他免费使用一下,或者男人使高兴了就布施点财或物。你们自己愿意卖,然后还怪人家不尊重你?

况且这都是什么年代了,女性还拿上床当福利辖制男性,是不是也太OUT了点,你还真以为自己不在家做饭,外头就没饭馆了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