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SAY NO

关于这个问题其实是有很多现成的套路的。都是不得罪人的油滑说法:你很好,但我们还小,现阶段还不想把精力放在恋爱上/你很好,是我配不上你/你很好,但我这个性格难免耽误你……相信的都是傻子,无非是想给对方一个台阶下。 

但这也只适用于双方都明白事理的情况下。如果对方是个二百五,这种暧昧不明的沟通将给你带来无穷无尽的烦恼。在职场上,回绝别人还需要各种让对方舒服的技巧,留有日后合作的余地。在男女关系上中,其实完全不需要这种客气,最重要的,是要把这个NO说得清清楚楚。

不要再说那些鬼都不信的好听话了,摸着心口问问自己,如果是吴彦祖来约,你会不会因为年底要去美国留学而拒绝跟他喝咖啡。是,你也许现在是不想谈恋爱,但是最主要的,还是不想和他谈恋爱。请务必要说清楚这一点:我不喜欢你这种类型、我们不合适、我对你没有感觉、我有其他喜欢的人了。态度温和,但一定要斩钉截铁。你怕得罪他什么呢?天涯何处无芳草,他至于往你脸上泼硫酸么?至于到处散播你的坏话么?

小姑娘们怕的倒不是这些,她们怕的是他真死了心,就再也收不到花、没法让他搬东西、委托他修电脑,甚至以上都没有,只是失去了他的关注,就已经很没趣了。被人追求,即便是被自己不喜欢的人追求,也是有莫名的幸福感和优越感的。甚至追求者“移情别恋”,找到正牌女朋友之后,她还会有失去了前男友的感觉呢。

所以归根到底,还是不想SAY NO。身体里的荷尔蒙,面对男孩散发过来的荷尔蒙,不听使唤地想前去交个手。对于年轻人来说,一切都没成型,一切都可以游戏。那么,也就不必勉强自己,毕竟身体很诚实。但是暧昧游戏虽然好玩,有时候也是挺危险的。既然给了人希望,就别怪人死缠烂打。 

不要说盛情的追求难以拒绝了,生活中不时还遇到一些被家暴的女人,被虐十年都不肯和对方分手。你以为是斯德哥尔摩症候群吗?其实也不是,女人对跟她有过感情的男人也学不会SAY NO,三哄两哄,又回到他怀里去了。毕竟在这个世界上,跟你有过深切关系的人并不多。适应新生活,总是更难些,何况还不一定有…… 

所以女孩子们首先要学的不是SAY NO,而是练就一身金刚不坏之躯。保证自己能够独立坚强地生活,学会一个人生活,享受一个人生活。那个时候,才能理直气壮地跟一切牛鬼蛇神说不。

下半身的奴隶

如何谈恋爱,属于那种绝不能跟前辈请教的事情之一。虽然男女关系是人类永恒的主题,但是时代发展之快,价值观变化之大,让几十年前的经验几乎完全没有用武之地。不要说爹妈辈儿的,就连单位里痴长几岁的同事,光看身材脸蛋,合影的时候还能伪装姐妹花呢,可一谈起男女之事,身体里住的那个大婶就忍不住跳将出来,震撼你的人生观。

如果光聊天不往心里去,那么不同价值观的碰撞还是挺有乐子的。但人家可不是来随便聊聊的,既然输出了价值观,就指望你能点头称赞,从善如流。像所有的事情一样,凡是过来人,都觉得自己的经验是放诸四海而皆准的。尤其是男女关系这种没有什么技术含量的事儿,但凡嫁了出去的,甭管过着什么样的生活,哪怕一辈子只谈过一次青梅竹马的恋爱,都认为自己随时可以开班授徒。 

有时候你会觉得不可思议,世情观念这个东西简直跟时尚一样,十年一个轮回。90年代的个性解放还没来得急开枝散叶呢,00年代就一猛子给复古回来了。又或者旧社会那种妾妇劲头儿一直也没有真正消退:女人嫁出去是一等要紧大事,20出头的时髦小姑娘没男友回家都得看老娘脸色;辖制男人是女人一生的事业,让男朋友/老公俯首帖耳是成功标志。也怪不得宫斗戏部部那么受欢迎,美其名曰影射职场攻略……别逗了,你们办公室都拿领导当皇上伺候着啊?宫斗戏的内核,就是在说明一个道理:权利貌似掌握在男人手里,但是哪个女人能用身体和手腕把男人玩儿得团团转,才是最有本事的大BOSS。而我们新时代的女性,竟然是从内心深处认可这种价值观的。

所以会有那么多人觉得管着老公的零花钱特别有意思;整个微博沸腾地讨论上哪儿找一个肯当街给自己系鞋带的男人;一边骂男人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一边用尽方法让他们的下半身失去控制……看到他们情不自禁地流露出兽性,就开心了。而且不是那种男女相悦的开心,是精疲力尽的欣慰,不用搞也在漫长的前戏中达到了高潮。

大家普遍认为我们这个时代开放,标志是婚前性行为的盛行和处女数量的急剧减少。这种判断方法是简单粗暴不科学的。古时候还三妻四妾13岁怀孕生子呢,照这个算法我们大大地后退了好不好。事实上,小姑娘虽然从十几岁开始过性生活,但仍然传统地把性当成控制男人的砝码。买套性感内衣穿是献给男朋友的礼物,生气了别想上老娘的床,立功了许以他梦寐以求的某种姿势……男人都是动物,所以他们再厉害,也得栽在我们手上。

其实男人……真的没有那么如饥似渴好吗?即便是青春期的死宅小男生,也有各种文学艺术作品作为宣泄的渠道,憋不死,真的憋不死。把男人都看做困兽的想法,才是性的奴隶。不仅是对女性极大的不尊重,而且也是对身体的不诚实。拿性和男人交换利益,把自己当成什么了?就跟干这事儿你有多大委屈似的。你没有快感吗?你没有需要吗?睡一觉能给男人多大甜头啊?按道理说这事分明是男人受累女人开心吧,怎么说都是他吃亏。当然,如果整个过程中你只管殚精竭虑想着怎么让他缴械投降,那确实也腾不出功夫来享受。

就算你一时半会接受不了女人也可以享受男人,或者偏要得了便宜卖乖。拿性来要挟男人,也是一个低端而原始的手段,最关键的是:它不好使。你心理其实也知道,现在的男人并没有那么苦,家里不做饭,外面有的吃。并不用什么非法渠道,满足自己并不是一件难事儿。有搞饥饿营销的,就有做有奖促销的。即便是坐怀不乱的老实男人,多少也有点自尊心啊,你又不是一代名妓李师师,凭什么一亲芳泽还得看脸色啊,闹个一次两次还算是闺房情趣,老这么干,爷长点志气不吃了成不成!

谁先说分手

一段感情的结束比开始更加复杂和劳心,甚至更加情绪化。虽然荷尔蒙水平刷刷往下掉,但是架不住怨气BIU BIU地在升腾。在这个时候,即使面前的人已然没有能力给你灌迷魂汤了,仍然没有办法回复理智。恼人处,恨不能立时三刻地断绝关系,永世不再见此人的面。无论是爱还是恨,感情冲动下做出的决定无一例外是错误的。分手是门大学问,如何做得大方漂亮,最主要的是,如何令自己不后悔,需要智商与定力。

好在普通人的情感纠葛,不需要昭告天下,无论多难看,影响的也不过是当事人,以及最亲密的朋友圈。当然,对有智慧的人来说,即便是公众人物,其实也只有一种高级的处理方法:不出声。这是要有多大仇、多想跟对方同归于尽,才会在媒体上发表单方面分手宣言。对平民百姓来说,说到底不过是拿捏一个最佳止损点:尽量让对方少受刺激,目的无非也是少给自己制造麻烦。既然这段感情要玩完,最重要的是让它死得干净利落,一不能成为将来生活的绊脚石,二不要成为回忆中的一只死苍蝇。

最蠢的是在分手的时候要面子。有的怨偶已经看对方不顺眼,不过是拉着弓箭步找下家,一不留神让对方抢先开了口,气得扎扎跳,捂着心口说:本该是我先提出来的——当初刚入港的时候,骨头轻得整个人都抛了出去,也没见你觉得害臊,这时候快成陌路人了,倒斤斤计较起谁先撤。就算是你甩了别人,又能有多大面儿啊,无非都是失败。只有找到更好更强的下家,才能扳回一城。由对方提出分手简直再好也没有,干脆利落地答应好了,既不用遗憾,也没有内疚。

况且有时候,你并不知道这是不是一时的感情低迷。严肃的男女关系,可不是稍觉乏味就拔脚逃跑。多少人像撕创可贴一样潇洒地处理了前情,然后在今后的20年内都没找到一个更靠谱的对象。最糟糕的是,也许你并不是对他还存在幻想,只是失去得太快。你知道,失去的都是最好的。与其让一份自以为是的感情幻觉像风湿一样,每到阴天下雨春花秋月或者跟生活低潮的时候都浮上心头骚扰你,还不如现在就让它淋漓尽致地错到底:除非有吴彦祖在门口等着你,一定要忍到忍无可忍再分手——当然,前提是确实有过真爱。

过敏

皮肤过敏有很多病因,真要细查起来,得去协和医院变态反应科(?!)扎上好几十针,测试各种花粉、食物、元素……我认识的人里只有执着的金牛座云小小同学去扎了个遍,但仍然像单恋一样没有结局。内分泌是最神秘的领域之一,过敏还可能是因为情绪紧张、沮丧……几乎是不治之症。

其实我的过敏症都好简单,不去扎针也知道,就是因为怕干,只要内外充足补水,就不会犯病。但不知为什么就是做不到。书赠自己一个“该”字的同时,也并没有后悔生长在北京这种不养人的地方,就像有些男人再坏,你也舍不得不爱他一样。

不过后来我也想,除了干燥气候,我其实也为很多事过敏,比如说肉麻,我很怀疑那层鸡皮疙瘩褪去之后,是不是还有什么毒素会在表皮层里留一阵儿。然而肉麻这事儿几乎无处不在,也绝不仅限于男女关系。但你永远没法抵制肉麻对么?因为大家已经习惯性地认为肉麻是因为真情流露。于是肉麻就大嗮了,任何对肉麻过敏的人就是理智大于情感的冷血动物。其实谁都分辨得出真心和演技,只不过有时生活太单调,只好拿肉麻当有趣。

又比如说自作多情,自恋是一回事儿,自以为别人都应该恋你又是一回事儿。如果能把女人意淫自己感情生活的本事都用在广告和营销上,人民恐怕早就被忽悠死了。不耽以最大的善意来推测别人的所作所为是对的,但谁说好意就都朝着性关系这条路走呢?我觉得,把男人都视作流氓和猛兽的心态本身就是种意淫心理,因为这么一想,可能性凭空就多了起来。如果你觉得别人要,多半是因为你自己想。

我想要私奔和我自己

刚刚写了封辞职信给报社编辑,作为专栏作家的兼职暂时要结束啦。开头的原因是最近工作太忙,为报纸和周刊写稿工作量还是有点大;后来是老板禁止我为某刊供稿……话说每期职场专栏被他老人家拿在手里看,还是有点心惊肉跳地。然后我就在想,这几年写专栏,看得人越来越多,但我几乎快失去了写字的快感了。我忽然就有点想念我这张大字报,想念我写“床上戏”系列和不靠谱八卦的放肆。

还有啊,我虽然写了职场软实力,但不表示我就是追求上进的职场精英啊。有些事你明白,但你不一定会去做。现在连出版社都糊涂了,把我记成专业HR。你才是职场专家呢,人家的强项是男女关系好不好,今年我还在跟小贪说,我简直应该改行开卦摊儿,从大学二年级开始,我对身边朋友男女关系的预估就没有出过错。(当然,不等于我没犯过错)AGAIN,有些事你明白,不代表你一定会去做。

所以,我基本上决定先暂停所有专栏了。编辑们也请先不要约稿,除非长短内容尺度不限……还愿意看我写字的盆友,可以看我的博客,我还将一如既往地不靠谱下去。MAYBE BUKAOPUER

您不靠谱的, Y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