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节大劫难

一年一度的春节,是全民休假的日子,是阖家团圆的日子,是所有单身/有男朋友未婚/已婚无孩女性灾难的日子。经过了和家人久别的兴奋、年夜饭的欢乐、大年初一的饺子……大约在差不多回家30个小时之后,漫长的拷问和淡淡的羞辱就开始了。陪审团由爹妈、表亲、以及八竿子打不着的家族朋友们组成,无论在主场还是客场,在家还是饭馆,闲聊几句之后,你就知道问题来了:有没有男朋友啊?什么时候结婚啊?为什么还不要小孩啊?
在对隐私有基本尊重的文明国度,这种问题本来是连半个字都不准说出口的。但在我们这儿啊,借“我是为你好”这个信念盖着脸,由这句话开场,后面还有十来个小炮弹等着你呢。没男朋友?可该找了啊再大就嫁不出去了。谈几年恋爱了还不结婚?别拖了啊再拖不定有什么变故。岁数大了算高龄产妇啊你隔壁二姨家的闺女比你小5岁孩子可都会打酱油了!
这些问题其实有多难回答啊,不过四个字:关、你、屁、事。怕的倒是回答出来得罪对方。奇就奇在,明明是你问了没脸的问题,倒要让我们不好意思。令人屈辱的是,咄咄逼人地问到你脸上的这些人,往往过得还都不如你。挣钱没你多、房子没你大、长得没有你漂亮,十来年没看过电影了,平时连下馆子都不敢点二十块以上的菜,硬是就比你多出一个老公、一个孩子。尽管这老公猥琐油腻还净在外面勾搭小姑娘,这熊孩子三天两头考试不及格。但是这两样东西就像东海龙王的定海神针,只要她有,就能稳占上风。
如果光是在你面前耀武扬威也就算了,还不许咱脸上赔笑心里冷笑么?更屈辱的是,最亲的那一两个表姐,还得拉着你面授机宜。从相亲守则教到怀孕几式。也不知是为什么,也不过是三十几岁的女人,一结婚就老气横秋,怀揣着跟共和国同龄人一样的价值观。她们认为凡是未婚女性,均没有见过男人,均没有正常社交、均没有性生活。其实穷她的一生也不过就是把一个男同学相继变为男友、丈夫、孩子她爹而已。别人的生活不知道比她精彩多少倍……那管什么用!谁叫你没结婚。
跟这些人是没有道理可讲的,即便她浑身痛处,咱也不能戳啊,她不懂事,咱不能跟着不懂事。不如干脆在她面前服软:没男朋友?是啊,过得好苦没有钱出门交朋友,给封个大红包呗?没钱买房子怎么结婚啊给封个大红包呗?没钱养孩子拿什么生啊给封个大红包呗?这下大家开、心、了、伐!

斩男利器

彩妆界现在有个新名词:斩男盘、斩男香。盘指的是多色眼影盘,香自然就是香水。所谓斩男,其实也就是俘获男人心的意思。现代人已经越来越简单粗暴了,过去还是意意思思地挑逗,希望你慢慢上钩,现在干脆迎风一刀斩,干脆利落秒杀你。

斩男香,是用了容易被男人称赞的甜美香水,一般来说是淡淡花香+桃子味;斩男(眼影)盘,是那种画了之后能让男生拜倒在裙下的招桃花眼影盘,一般都是以粉棕色系的丝光眼影配合小亮片来营造波光粼粼楚楚可怜的无辜感。另外还有斩男唇膏,通常来说一定是不太浓不太淡、娇艳粉嫩的草莓红。总之要通过妆容塑造一个天真娇弱、甜美可爱的形象,誓要一举拿下男人这种头脑简单的视觉动物。

妇解分子听了大概又要拍案而起了,这都把女性给物化到了什么地步了。男性要知道有这么一套生化武器专等着对付他们,估计也要吓得脊背发凉、裤裆发紧。其实没有必要那么认真,这些无非也都是化妆品公司为了卖货想出来的营销骗局。是的,骗局。你真以为男人分得清楚你化了40分钟的桃花、樱花、梅花眼妆和蚊子盯肿了有啥区别吗?

对多数男人来说,妆要落得很重手,才能让他看出你化过妆,然而妆过重,又会让他觉得你是妖怪。他们对美的平均鉴赏力真是很低级很低级的,打扮成讨男人喜欢的样子其实很容易。 男人喜欢什么,在斩男这个词被发明出来十几年前就已经被总结出来了(这里说的是男人心目中迷人的正经女人):他们喜欢黑长直的头发、白嫩的皮肤,针织紧身上衣、刚到膝盖的铅笔裙,细跟鞋配肉色或黑色丝袜。痛恨打底裤人字拖UGG马丁靴以及姨妈色唇膏。 但你真的甘心吗?很多妹子玩彩妆的手艺都快赶上专业化妆师了,你愿意让那一抽屉化妆品落着土,你每天就用一支粉底液和同一支桃色口红?

COS男人心目中的女神,只一天半天或者可以,天长日久演下去可真没劲。那么多的衣服等着我们去穿,那么多的化妆品等着我们买,我们活在这个世界上,对国民经济增长是有责任的!专向男人喜欢的形象靠拢,简直跟为了讨男人喜欢拉低自己的智商一样不值。别说这样做不一定能找到男朋友,就算找到了,又有什么意思呢?沙文主义男猪说:兄弟如手足,妻子如衣物。对我们新时代的女性来说,有时候(多数时候),男人还真不如衣物哩!

单身狗的选择

七夕一到,街上还未出现秀恩爱的情侣,网上就已经铺满了单身狗的段子。与过去不同的是,“单身狗”不必等别人来羞辱自己,纷纷防御性地开始了自嘲。嘴上说着什么“虐狗”,“虐成渣渣”,“请关爱”,实际上举重若轻,潇洒得不得了。一方面是在全社会的调侃中练出了铜皮铁脸,一方面恐怕他们也是真心地不在乎。只有旧社会的妇女才把结婚找对象列为人生头等大事。而现代生活中,最恐怖的事且轮不到单身呢,而比谈恋爱更有快感的事也不知凡几。比如找到一份位重薪高的工作,签成一份够吃一年的大合同,又或者八折买到一件限量版的大衣。

当然,以上这些事也未见得跟恋爱结婚冲突,必然有人生赢家游刃有余,什么都不耽误。就单抽出谈恋爱这件事来说吧,成双很好,可单身也不赖呀。绝大多数人最终总会结婚、生子、喂奶换尿片,组织20人的家庭大聚餐。单身的阶段,其实是人生中特别值得珍惜的日子。这段时间内,你不需要为别人考虑太多,理所当然地把自己当作生活的中心,尽可能地照顾自己的需要。说得更直白一点:也只有单身时期,你能说辞职就辞职、说旅行就旅行。毫无顾忌地玩到三更半夜,兴致所至随时呼朋唤友。这些是帝王都不换的特权啊!

除了这些生活上的自由,更使人兴奋的是未来无数的可能性。因为单身,你对伴侣,甚至生活,还拥有选择权。即便将来是个错误,你也还没有机会犯。这种自由简直是奢侈品。那些感情生活已落听的人,也许会获得安全感。但是……谁要安全感这种保底的基础套餐啊。钱、自立能力、甚至满满一冰箱的吃的,都能带来安全感的。

单身的好处,单身狗其实完全意识到了。那些选择的自由,希望脱离单身的人也应该意识到,也只有这样,才能提醒自己生活中除了爱情还有挺多有趣的东西,两人世界之外还有更大的宇宙,避免自己朝着“讨厌的已婚人”——“乏味的中年人”这条路滑下去。别太把自己那些手牵手脚对脚的暧昧照片当回事了,男朋友送得那些俗艳的花儿,老公给买的那些可怕的衣裳,你道人家真的羡慕吗?

你为什么没有男朋友

花样年华的女青年,为什么没有男朋友?这事儿要是在段子里,就是两个字:“你丑”;搁爹妈大婶大姐们嘴里,就是”眼角高、不现实”。姑娘们自己可不承认,现在统一的说法是:姐是个女汉子,不需要男友。姐已经爷们到没有男人敢要我了。

以上答案都不科学。据不完全统计,绝对是嫁出去的丑姑娘比单身的丑姑娘更多。希望自己未来的配偶不疤不麻不是五短身材的谢顶油腻胖子也谈不上眼角高吧,我还没见过哪个姑娘在择偶要求一栏填吴彦祖呢。至于女汉子之说……开开玩笑也就算了。凡这样标榜自己的女孩子哪个不是娇滴滴弱柳扶风的,你还真觉得亲自动手插上根网线、拧开个把矿泉水瓶子就成巾帼英雄啦。现在什么时代了,就连真的汉子,还可以找汉子做男朋友呢。

那么问题究竟出在哪里呢?其实你并不想找男朋友。或者说,你并不想给自己找一个男朋友。在现代社会,适龄而没有男朋友,与其说寂寞,倒不如说是一种耻辱感。你怕别人说你找不到男朋友,你受不了爹妈一星期三次打电话催你带人回家,所以你参看了各种文章,造访那些容易遇上单身男士的场合,结果你在健身房看到了孱弱肥胖得飞出下限的直男和体健貌端比你还拼的GAY,在豆瓣同城文艺活动中碰到了神经病似的幼稚男青年和GAY,在酒吧夜店碰到想找艳遇的已婚白领和…..GAY。

你交了几千块钱,屈尊降贵坐在婚介所里跟候选人见面,挂着比跟老板开会还忍耐的微笑决定给对方一次机会,可见面还没结束你肚子里已经打好了一篇吐槽贴的稿子。是的,表面上你已经投降了,但是心底里宁死不屈。你是在找一个结婚对象堵他们的嘴,你并不想要一个男朋友。有次我问一个朋友,相亲对象怎么样?朋友撇嘴说:“他连异形都没看过——”

美国单口相声大王宋飞有个段子说,人到了一定的年纪,交个新朋友是很难的。小时候你在我家门口玩,你就是我的朋友。你爱喝可乐?我也爱喝耶!行了那你就是我最好的朋友。而现在我们的生活中简直难以腾出一个空缺来给人。更何况是要与之昼夜相对的男朋友。你其实并没有渴慕一个人、与之肌肤相亲的强烈愿望,即使有,你又怎么把这些感觉描述给婚恋顾问?我有个朋友说,她的要求很简单:亲得下去。

亦舒老太婆曾经说过一句著名的台词:人们爱的是一些人,与之结婚生子的是另一些人。咱不必像她那么高冷矫情。但请不要按结婚标准来审核男朋友,下错了单,怎么可能买到对版的货啊。

一起放松或一起演戏

想必每个人刚遇到心仪的异性之际都有点不自然,或高谈阔论或柔声细语,或静如处子或动如脱兔,无非都是在落力展出自己最好那一面,或扮演成对方喜欢的样子。一切坏习惯都不翼而飞,说话几乎没开始用文言文。等两人真正成为恋人之后,却有两种姿态:一种人就长舒一口气,逐渐向对方露出了本来面目:妆面一丝不苟的美女可能会在家蓬头垢面一边摸脚一边上网,而成熟稳重风度翩翩的商业精英可能会喝啤酒骂街或者倒在怀里跟你耍赖撒娇。这些真面目有时可爱有时惊悚,真相逐渐揭幕之后你终究也会接受他,反而像是从天上走下人间,虽然没有那么完美,但两个人在一起相依为命的感觉更真实。每天在外面跟老板跟客户已经在兢兢业业地演戏,回家以后难道还不能卸妆下场吗?对很多人来说,找到真爱的定义就是俩人能够一起打嗝放屁说粗口,做一切不足为外人道的事情。

所以,另外一类人就遭到了大家的鄙视:那些人誓要把恋爱谈得像偶像剧,除了一年几次重要日子必须惊喜浪漫,平日里也都把姿态端得高高儿的,女孩子不化好妆不见人,男的无时不刻不表现出自己英明神武。这一对有时会装到令周遭人感到不适的地步。极品的例子是《欲望都市》里凯瑞和她的艺术家老男友。米兰达律师被他二人的活话剧雷得几次要崩溃:“还不光是他做作,她在他旁边也做作得不行,简直像换了一个人!”干嘛那么爱演呢?有可能是爱情小说中毒,或者极度没有安全感,一切都要做到最完美,才相信有可能天长地久。

有人说,当你交了一个男朋友以后,大家都跟你渐行渐远,多半你交的这个男朋友就是一个混蛋——可不一定都是他的错,很可能是你们谈恋爱的架势令人不忍围观。但是话说回来,恋爱终究也不是谈给外人看的,太在乎别人怎么看,本身就有演戏的成分了。有人故意大大咧咧,做一对游戏人间的神仙眷侣状,也是演技的一种。浪漫到不可救药又有什么错呢?就像喜欢粉红蕾丝的女孩子被人嘲笑恶品味一样,也不过是大家的一种歧视。你不许人家就ENJOY这种戏剧性,这种角色扮演啊?生活已经够无趣,难看的嘴脸很多,平凡蚁民没有惊心动魄的生活,只有恋爱时才能假装自己宇宙最大。

你现在又要说我:正反都让你说遍,到底哪一种姿态才对呢?朋友,床上都有24式,为什么恋爱要有一个正确套路呢?依我看哪一种都满有趣,你不用羡慕那些可以互穿对方衣服,趿着拖鞋一起去街市买菜的情侣,也不必为那些惺惺作态的情侣感到肉麻,谁是真心谁自己才可以分辨。PLUS,一起假装完美也没什么不好吧,也许努力装着装着,就真变得完美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