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看电影的季节

圣诞档还没到,我已经开始频繁往戏院跑。平均一次看倆,基本上到了狗屎垃圾都看的地步。可悲的是,基本还都是狗屎垃圾……

《马达加斯加2》

在我看来《机器人瓦利》是今年最好看的动画片,而《马达加斯加2》就是今年最好笑的动画片。尤其是企鹅老板和猴工会头子谈判那一段。我完全不知道《功夫熊猫》好笑在哪里。

《分身乏术/四个圣诞》

这场是白饶的,明知道是傻电影,没啥可说的。威塞丝朋的小脸真是小啊,但是也太瓦刀了,所以她虽然娇小,实在不像甜心,倒像晚娘。还是怀念毫无心机的梅格瑞安。

《地球停转之日》

尽管我是keanu reeves的忠实影迷,我也不得不说,他当之无愧是世界上最英俊的机器人——实在没有比他表情再木的演员了。所以在《骇客帝国》里他架上付墨镜与电脑人对峙分外有型,导演真乃会用人的英才。

另外,我天朝真的日益成为在国际上受重视的国家了……连外星人往纽约派个卧底都要扮成华裔,基努大人那一嘴外星中文实在是太华丽了!

至于影片题材,我烦躁地说:您贫不贫哪,知道了知道了我们知道了,连倪震他爹都说了一万多遍了,人类不停糟蹋呢铺地球大祸啦!

《非常人贩3》

这吕克贝松你让我说他啥好呢?整部戏就只剩下Jason Statham的一身腱子肉可看了。他跟乌克兰女小姐谈情的表情,就像王朔说的“让武林高手攥住了裤裆”。那小姐一脸洋洋洒洒的雀斑再一次让我领略了中西方审美观点的差距。你想看清她的五官,简直就像验色盲时从医生那个彩色斑斓的小本本上读出数字一样难。

IMDB的留言板上还净有人说她sexy,番薯难过得直要别过脸去,而我这个以追求皮肤无暇为毕生目标之一的典型华女,恨不能扑上去为她遮瑕。演到一半她终于掏出小镜子来补妆了,却是添点唇彩,谢谢侬扑点粉儿好伐?

《模范贱兄弟》

卖票的煤球小兄弟郑重其事地嘱咐我:“这是特别特别好看的电影,望你看得开心……”我确实从头笑到了尾,但是怎么笑得那么难受呢?全本电影值得笑完又笑的只有丹尼在星巴克矫情的那一场:

丹尼: 来一“大杯”咖啡。
店员: 啥?
丹尼: “大杯”黑咖啡。
店员: 您是说venti吧?
丹尼: 不是,我要大杯。
店员: venti就是大杯。
丹尼: 不对,venti是venti,大杯是大杯。实际上“tall”就是英语“大”的意思,“grande”是西班牙语的“大”。只有venti倒不是大,venti是意大利语20的意思。恭喜你,荣获三种语言的白痴称号。
店员: venti就是大杯。
丹尼: 嗷?谁规定的?费里尼么?你们现在收里拉么?还是都改欧元啦!

丹尼以为自己很渊博,结果事后他的律师女朋友说:“就你精就你精!没错venti就是20的意思,所以才叫大杯,因为大杯是20盎司的!”星巴克除了在国内成了装逼的象征,在美国电影里也饱受揶揄,为其平民味道和故意用外国话抬高身价的企图。好好的大中小不用,非来什么grande和venti,一会西班牙一会意大利,非驴非马。在国内的时候,每次叫了“小杯拿铁”,店员还非得扯着脖子唱一声:“tall latte——”我一贯很不服气,凭什么小杯倒是tall?好像“大杯”是grande吧,呃……我也有点记不清了,哪为国内的朋友帮我去喝一下试试。

这个网站解释得很清楚,星巴克的最小杯是8盎司的”short”,但只供应非咖啡类热饮,而且不在价格单上,除非你指名道姓地要“short”,否则你要small,得到的就是tall。

这是一个看电影的季节》上有8条评论

  1. 看到地球停转之日里面说中文的那段直接笑场,而且还有几句愣是没听懂…还有这电影导演是奥巴马粉丝吧,每个人都满口change change的:)

  2. 瓦刀脸小姐倒是有个电影不错(很老了应该,在片中她还是个teenager),片头的一句画外音超级牛屄,大意如此:
    我很无聊,无聊到想做傻事,可是做了傻事后又后悔---因为以后无聊的时候,会连傻事都没得做.

  3. Pingback引用通告: 番薯仔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